第92章 马疆

  • 侯女权宦
  • 起飞的猪蛋
  • 3249字
  • 2021-08-29 10:05:22

郑绪诚惊道:“你怎么知道云清和我…”

刑灵均也不藏着掖着:“那晚你和她说悄悄话的时候我就猜出来啦!你喜欢云姐姐不是?只可惜她可不想嫁你,要不也不会跟着林老板私奔了。”

郑绪诚默然,半晌才没好气地说道:“你怎知她是和姓林的私奔的。”

“她和林老板关系那么近,怎么可能不是私奔的么!”

郑绪诚手一紧,筷子断成两截。

刑灵均拍拍他的肩头,安慰道:“别难过啦,云姐姐喜欢林老板不喜欢你也是人之常情呀,谁让他长得比你好看,做事也没你这么畏畏缩缩的。你呀。”

她拿手指指郑绪诚,做个鬼脸:“你确实差远啦,要我我也不愿意喜欢你。”

郑绪诚把断了的筷子重重拍在桌子上,怒道:“那个姓林的,哼!你可知他,可知他是…”

眼前的小姑娘一脸天真无知,郑绪诚还是没能接着说下去。

“算了。”他叹道:“她不喜欢我也是事实,就像你也不喜欢我一样。”

这时小二过来上了酒。

“来来来,正好尝尝这边的米酒。”刑灵均说着,给郑绪诚倒了一杯。

郑绪诚急促地一口闷了,辛辣味呛得他连连咳嗽。

“你怎么像个大姑娘似的,连杯酒都不会喝。”刑灵均白了他一眼。

郑绪诚苦笑。想想自己确实是婆婆妈妈了一些,别说是性格刚强的云清,就算只是眼前这个懵懵懂懂的小姑娘,都比自己还要果断干脆些。自己这副样子,确实很难让女子喜欢。

明明才喝了一口酒,他的脸却已经有点热了。

“唉。”他一乜眼,叫身旁的刑灵均:“你要是不想嫁我,我回京城后就去退婚,绝不逼你。不过,你得和我一起回去,不能再在外面游荡。”

“外面不是你想的那样,你闯荡也闯不出些什么,反而还会被各种各样的奸人恶人给害了。你自己死了就算了,但让父母亲人都为你担心伤心,那就是大大的不孝。”

刑灵均一嘟嘴:“好啦,你们天天看着我,我再怎么也跑不了啊。”

她想了想,一扭头又道:“不过回家之前你也让我再玩几天,看看外面的风土人情,看够了享受足了,我就能老老实实回去再不想七想八的了!”

“呵。”郑绪诚嘲笑道:“只怕你到时更安不下心了。”

刑灵均失望地拿筷子尖尖抵着银牙。

郑绪诚撩起微醺发红的眼皮,抬手将她眼角上还挂着的一点泪花擦去,说道:“好啦,我再陪你逛逛便是,不过你不许乱跑。”

他给刑灵均面前的酒盅里倒满了酒,又转手给自己也倒满,释然般地说道:“来,我今日也舍命陪君子,我陪你喝!”

……

这几日高襄又约着林崇岩去喝了几次酒,这期间他们多是有一遭没一遭地聊些有的没的,偶尔提及丝绸生意的事,也只不过是在那次谈话的基础上再确认些细节。

林崇岩始终表现得不急不躁,对方不提种桑田的事,他就只会谈些自己在徽州的年少生活与年长之后外出经商的事情。云清有时会以婢女的身份跟在他们后面,听林崇岩侃侃而谈也觉得惊奇,他说的明明都是假话,偏偏就能作出信手拈来的样子让人信服。

她记得林崇岩说过他是南方人。

这日高襄说要带林崇岩去看看田庄。

和高襄一起的就是赵太保的孙子赵重帆,这人看起来比高襄年纪小一点,但长得远不如高襄端正,又黑又圆,乍一看还以为是个武夫。

之前云清听当地人说过,赵重帆手上几千亩地,靠着去年年底的两次灾荒又狠狠地兼并了几千亩地,家里的地一下子就翻了一倍。他负责买地上来,要是中途遇到平民百姓的阻挠,高襄这位朋友就负责带人过来抓人。

官官勾结,官商勾结,在杭州铺展了一张错综复杂的利益关系网,一直铺展延伸直到京城皇宫之内。

高襄的脚一踏上松软的土地,一群家仆就围在他两边护卫,只因远处几亩水稻地头上已有几个农民装扮的人抬头朝这边望来。

日光蒸烁,高襄抬起一只手挡在眉上,眯着眼睛向远处眺望。

林崇岩的身躯出现在他的余光中。

“你看看这片地界,都能改了种桑田?”高襄护着眼睛问道。

林崇岩答道:“这没问题,只要把地翻了重新播种,现在这个月份也还来得及。只是,现在这些地还不是你们的吧?要真要他们私人推了稻田种桑田,他们可不一定愿意。”

旁边的赵重帆一声轻呵,插话道:“这你放心,这地很快就会是咱们的了。”

林崇岩回头:“哦?怎么说?”

“地里的庄稼户都是年前赊了我们的账,现在能立马连本带利还上的人就没几个,早该拿地来抵了。他们也就是这两天能再拖一拖,等咱们的官兵一到,这些地可不都得一把收上来。”

林崇岩颔首,向后瞟了云清一眼。

说是赊账,其实就是放了高利贷连哄带骗地让困难的庄稼户签了抵押的协议。几个月过去利滚利,这些庄稼户就算能还的起本金,也还不起那比本金还高昂的利息。

高襄这伙人就是看准了这点,才放的贷。

云清与他自然心领神会,她对视他一下,把心思传递。

“走,咱们走那边看看。”赵重帆一挥手。

几匹马被牵过来,高襄和赵重帆都上了马,林崇岩看了一眼身后的云清,思考她该如何跟随。

高襄在那头笑道:“要是小姑娘也要跟着,不如就上我这匹马吧。”

他一拍马鞍,笑得更欢:“我这地儿大,姑娘这么瘦个人儿,正好能坐下。”

云清望着高襄特地向后挪了屁股腾出的地儿,心里一阵恶心。

她正准备开口说自己等在这儿,只听林崇岩说道:“我怕这丫头挤着公子,要不就让她上我这匹马吧,我带她。”

他一伸手,手掌伸到云清面前。

“上来吧,我带你正好在这边转转。”

云清没动作,抬眸瞧他。

高襄在马上笑道:“要是林兄要带她,那咱们只能退下了!”

之前林崇岩介绍云清是他管事的表妹,不算是正儿八经的奴婢,他便多留意了云清几眼。经过这几日的相处,他总觉得林老板对她有些不一般,心里便有了猜想,料想他二人互相有些情愫,是还未成的情侣。

这会儿林老板主动提出要带云清,高襄更肯定了心中的猜想,忍不住要上来调侃两句。

不过这调侃之中也有些遗憾。原本他就对云清有些好感,若她只是个买来的婢女,他便可以大大方方地向林老板提出要她,可如今看这两人的架势,他肯定是不能再提出这样的要求了,心里自然是有点可惜。

赵重帆虽不知高襄这边的弯弯绕,也咧嘴笑了附和。

林崇岩却不在意,淡淡一笑,主动握了云清的手来。

“你不会骑马,我正好护着点,别让你从马背上摔下来了。”他揶揄道。

云清将门之后,可是从小就在马背上踏过山河大地,怎么可能不会骑马?

云清快速瞪他一眼,手上一用力,把他的虎口握得深深凹陷下去。

“疼。”林崇岩笑着轻声说道。

他拉过云清,抱住她的腰身向上一抬,轻轻松松将她举起来,云清也作出一副确实不会骑马的样子来,任由他将她放到马背上。

林崇岩翻身上马,抱着云清坐在她身后,双手握了马疆牵引,调转了方向向前面那片稻田走去。

背部被大片紧紧贴着,脸颊上又袭来热热的气息,云清不由地把身子挪挪,想换个姿势。

“再蹭就要从马上摔下来了。”林崇岩道,回手把她的腰放正了些。

“摔不下来。”云清低头离开身后林崇岩凑上来的脸,说道:“我骑马功夫好得很,才不会从马上摔下来。”

林崇岩道:“我不是说你摔下来,我是说我自己,你把我蹭得身子痒。”

云清身子一动,左肩猛地撞上林崇岩的胸口,把对方撞得闷声一吭,她骂道:“被我撞一撞就不痒了!”

林崇岩笑道:“只要你控制点力道,别没收住把我直接从马上撞下来了。”

云清不说话了,只觉得身后林崇岩又把身子贴近了些,一双手把她的手握起来搭在马疆上。

“拿住了。”他道:“等会要是出了什么事惊了马匹,你得握住疆绳才不会被甩下来。”

“嗯。”云清应道,握紧了马疆,也手背上覆着林崇岩温暖的手掌。

现在正是播种的月份,田里刚刚种下去的秧苗还没长多高,在风里颤巍巍摇摆,娇弱又无力。

高襄一行人乘坐的白马、赤马向稻田行来,没有要绕行的架势。田里还在劳作的农民陆续直起身子,茫然又警惕地望着徐徐行来的这些人。

高襄走在林崇岩左边,转了脸来笑问道:“林兄,你猜猜这一片是有多少亩地?”

林崇岩道:“目测一百亩。”

高襄道:“林兄好眼力啊,这一片一百亩,那边还有一百亩,整个这个村算下来,也差不多能有三四百亩了。”

他数出几个指头:“那种了桑田,再产了生丝,能有这个数。”

林崇岩瞥一眼,淡然道:“高公子这是做了功课。”

“那是。”高襄得意一笑,又道:“只算数还不行,还得有实际的才能成事。我已经叫了官差来,要是这一波土地还收不上来,就得他们上了。”

云清心里一惊,这是要在他们面前展示官兵欺压百姓的一幕。身后林崇岩只沉沉呼出一口气扑在云清耳上,淡淡道:“那就等高公子的好消息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