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裙摆上的红梅
  • 侯女权宦
  • 起飞的猪蛋
  • 2583字
  • 2021-05-28 12:39:30

距离那晚已过去了半月,转眼间就快到一年一度的新年。连日来纷飞大雪,京城中虽无迎春之景,但红灯彩绸已渐渐点缀起来,满溢迎新之喜。

白天的教坊司似乎也受到城内喜乐祥和氛围的浸润,变得不再清冷肃杀。以往空空荡荡的回廊里总是来回跑着色彩亮丽的官妓,她们穿梭于庭院内外,身上的流苏铃铛碰撞发出清脆的声音,伴随少女们特有的娇吟声,在官坊中此起彼伏。一时间,就连常年夜行的教坊司也热闹起来了。

但守在官坊内的监工们却很清楚,年关将至,宫廷府邸各项宴席庆典催得更紧,正是需要官妓们勤工的时候。

仔细看看这些太监、嬷嬷们的装扮就能知道,鞭子从未放下,铁链从未松手。

云清蹲在井边洗了把脸,冬天的井水打在脸上,能把皮肤冻出一片红晕。

身旁一同梳洗的曲惜月歪头瞧着她,笑道:“红印总算消下去了。”

云清低头看着盆中倒映出的脸庞,那条长长的血印已经变得很淡了,也不再鼓起来,不仔细看几乎看不见。

曲惜月肩膀拱拱她的胳膊,含着笑:“第一次见你的时候,只注意到了这条红印。当时还想这姑娘这么悲惨,胎记长到了脸上,真是可惜了这双美目。现在看来,你倒不只有一双美目了。”

云清会心地笑笑:“我要是脸上真长了胎记倒也还好,那就不用出去接客了,留在官坊里做做苦力,说不定哪天就被放了出来。”

曲惜月收起了笑容,叹道:“现在的情形,你离被他们拉去府邸也不远了。但愿不用像我一样,受更大的苦痛。”

云清看到她若有所思,想出言抚慰,但她立马就扭过头抹了抹眼角,说道:“说这些干什么呢!走吧,咱们得紧着点去乐房。”

两人一路来到乐房,这里已站满和曲惜月一样打扮的女子,手中都拿着一样乐器,只有云清一个人粗布麻衣,做些擦地扫雪的活。

她们都要为工部侍郎刑持中父亲的寿宴做准备。一般这样的寿宴,是没有那种污垢之事的,办得好了,说不定还有额外的赏赐,给些银两餐食之类的东西,也能早早回来休息,算得上一份美差。

曲惜月出生书香门第,虽不说各样乐器十分精通,但从小受到家里熏陶也是弹的一手好琴,人又长得丰润标致,正因如此,才能选上做这次寿宴的乐女。

此时乐房中响起了乐曲。

云清站在角落里,侧耳倾听。除了每晚睡前的那一缕冥思,就只有在这种时候能得到片刻放松。

这几日来,云清每每白天如往常一样干活做事,只在晚上子时之后,悄悄走到空无一人的院中,对着井口反射出的月光,翻看那本古旧的秘籍。

秘籍上记载的都是实战之中的拳法与刀法,还有部分心法练功加以辅助。

常人若是练习起来,少说也需要三五年,但是她没这么多时间了。

她将匕首和秘籍藏在头顶的被褥下。匕首虽然小,拿在手上却沉甸甸的,是她将所有希望压在刀口,成为这重量来源。

“噗通”一声,打乱了她的思绪,也扰乱了屋内优美的和乐。

她抬眼望去,一缕淡粉薄纱向上飘扬,一个熟悉的身影倒在地上。

那是穿着乐女服的曲惜月,身边的人立刻散开了一个圈,惊恐地低头望着。

云清一把冲上前,把她拉起来放在怀里。

“惜月!你醒醒!”

乐师和看守的太监同时挤进人群,地上的曲惜月嘴唇发白,过了好一会才缓缓睁开眼睛。

“我这是怎么了?”曲惜月按着额头想坐起来。

“你突然晕倒了,现在还有哪里不舒服?”

曲惜月摇摇头。

太监说道:“那就是没事了?起来干活吧。”

云清感到不可思议:“她才刚刚晕倒,你现在就让她干活?至少让她休息一天,看看大夫吧!”

太监冷笑一声:“那要不要我再找个供桌供着?这么点小事就要休息,今个我允了,明个晕倒一个,后个再晕倒一个,那刑大人家太爷的寿宴还去不去了?”

云清还想理论,脸色好转了一些的曲惜月强撑着站起来,制止住了她。

曲惜月道:“我没事了,准是刚刚来的时候急了,有些头晕。”

太监道:“那就好,时间有限,都得紧着点排练才行。到时候上面赏赐下来,自然有你们的好处。”

云清拉着曲惜月,见到她一直向自己摇头,示意不要再争辩。

说来也奇怪,经过刚刚那一晕,她现在的脸上竟然很快又恢复了血色,只是细汗渗出额头,打湿了她的秀发。

她回到位置上,房里重新响起乐声。

五天后,就是刑持中家中的寿宴。傍晚乐女们就开始收拾准备出发。

“惜月人呢?”匆忙中一个乐女问道。

“我也不知道呢,上午才看到她说要回去躺一会,怎么到现在也没回来?”另一个乐女答道。

“莫不是睡过了?要是误了时辰,又得受他们打了。”

“我去找她。”云清帮她们收着东西,听到对话说道。

来到后院她们的住舍,天还没黑,屋里却是黑黢黢的,阳光常年照不进来。

一排长炕上,曲惜月正躺在正中的被褥里,被子蒙着头。

云清坐到炕上摇醒了她:“你怎么了?”

曲惜月的头钻出来,脸色又如那日乐房一般苍白,豆大的汗珠浸湿了被褥,这副场景把云清吓了一跳。

曲惜月微微抬起身子,虚弱地说道:“我不知怎么了,这几日一直发晕发昏,恶心作呕,今天更加严重了。我...我怕是去不了了。”

云清摸着她的头有些发烫,这么虚弱的样子是绝对去不了了。上次陈铭给的还有几两银子,拿来请大夫应该够了。

“你就在这休息,我去给他们请个假,回来就找大夫来看。”云清一面说,一面从桌上拿了茶壶茶碗倒了点水,递到曲惜月嘴边,让她艰难喝了几口。

门被一脚踢开,外面的阳光突然照射进来晃了屋里两人的眼睛。

一个身影堵在门框里,尖着嗓子叫道:“大小姐在这儿窝着呢!我还以为你死了准备着给你收尸呢!”

这个身影的面容背着光看不清楚,但他腰间挂着的一圈皮鞭却能让人一眼认出身份。

云清挡在曲惜月身前急忙回道:“余公公,她今天真的病了,求您允个假吧!”

她的话还没说完,那个身影像一座大山压迫过来,快步窜到了屋里,伸出一只手抓着她的身子一抬,云清整个人都倒在了炕下。曲惜月恐惧的面孔赫然呈现在余公公眼前。

“哎呦喂,大小姐病得不轻,得让我医治医治!”

鞭子迅速抽出,雨点般落下去,鞭子下只能传来微弱的呻吟声。

云清迅速爬起来扑到他身上,抓着他的胳膊想要制止。

“你不能打了!再打下去她就要死了,这个责任你担不起!”

余公公手上动不了,飞起一脚踹到炕上,正中曲惜月的肚子。

“少了个人,这责任我更是担不起!”

“啊!”曲惜月发出一声极其痛苦的惨叫。

云清红了眼,不知道哪来的力气,一个身子撞上去,直接撞飞了余公公,他一屁股坐在地上滑出了两尺,一时间没缓过神来。

曲惜月捂着肚子,再也没法坐起来。云清跳上炕,扶住她,低头看到她白色的裙摆上绽出一朵红梅。

这是什么?云清看着绽开花苞的红梅愣了神,一股凉意直窜到脑后。

余公公也呆住了,两条腿叉得老开瘫在地上,迟迟没有起身。半晌才结结巴巴地说出一句话:“流...流产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