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3章 桥头

  • 侯女权宦
  • 起飞的猪蛋
  • 3365字
  • 2021-08-13 07:55:09

徐锦州很会办事,带着程灵均大手一挥,就租了一间小宅子。

到了晚间,程灵均非要拉着徐锦州和云清出去逛逛。

拉云清是因为她也是个姑娘,逛夜市也有的聊,至于拉徐锦州,则是因为他早上跟了她一路,大包小包都是他拿着,身边有这么个跑腿的,任谁都乐意。

徐锦州早上已经被这丫头吵得头疼这次当然不愿意去,怎奈林崇岩咳了一声,他还是得硬着头皮跟着。

程灵均这会儿换了女装,拉着云清蹦蹦跳跳出了门,在杭州夜市上逛得不亦乐乎,宵夜更是一只手拿不过来。

到了西湖边上,程灵均看着桥头叫卖的枣糕,就非要排着队吃,云清倒没什么胃口,放了手随她去,自己则退到桥外,走近跟在后面的林崇岩和徐锦州。

徐锦州正满脸惊诧,不停地向林崇岩确认。

云清走近问道:“你们在说什么?”

徐锦州立马语塞,脸上尽是不满。

林崇岩淡然道:“让千户大人带带你,教你习武。”

“什么?”云清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千户大人教我?”

林崇岩点头:“你的功法太速成了,基础功不足,对很多东西的领悟力也不够,虽然有些能力但上限太低,需要有人带带。”

云清看着徐锦州的不情愿,疑惑问林崇岩:“大人为何突然想要教我了?”

林崇岩答道:“一路上总会遇到凶险,能多个得力帮手到底是不错的。”

云清想到那晚倭寇贼船上的情景,可能林崇岩确实需要个帮手,摆平后续的各种难以预料的凶险。

可是,她?他不怕她有朝一日能力强了,跑了吗?

“不愿意吗?”林崇岩歪着脑袋瞧见她深思。

“当然愿意,那就要有劳千户大人了。”云清一拱手,嫣然笑道:“哦,不,应该是师父拉。”

徐锦州无法,只能闷声应着。

林崇岩颔首,走上了桥。

云清回脸,正对上徐锦州一张愤懑却又无可奈何的脸。

他一直对云清没那么满意,觉得她的心思多脾气差,这会要教她,更是麻烦。

“云…”他刚开口想给她浇一盆冷水,却见她伸手从衣服里掏了掏,掏出一本书来。

他闭嘴。

这书他见过,或者说是有过模糊一瞥更为妥帖。那日庆国府上,他踏上房梁追击云清之时,从那屋外透进来的微弱的月光中,模糊地看到她从房梁上抽出的一本书来。

无封皮,泛黄的书边,褶皱的书页,只有薄薄的一本,夹着的一个银色事物闪了他的眼。

和现在云清手上的一样。

“我知道千户大人不乐意。”她说道,说得十分坦然,也胸有成竹:“不过若大人真心教我,我也愿意把这本书双手奉上,算是你来我往,或者算是我的拜师之礼。”

徐锦州半信半疑,手不由自主地想伸过去接,但嘴里还是质疑:“你家几代人的宝贝,就这么轻易给了我?”

云清笑笑,倒是豁达:“我家几代人,可现在还是落得个家族凋零,有这孤零零的一本书也没什么用。再者,林督主说得不错,没有基本功,就算照着上面学也只能学个皮毛,终究没有大成。我给了千户大人,也是希望千户大人能指导我,让我能早日有所成就。这件事,是双利。”

她一正身,双手奉上呈在徐锦州面前。

这下徐锦州反倒惊诧,更加狐疑道:“你真这么想有大成?你一个女娃娃,就算有了能力,又能如何?”

“我想不想有大成,和我是不是女娃娃没有关系。”她答道。

有了能力,未来就有更多选择,有了选择,就有自由。

这点,是她在这几个月的沉浮中悟得的。

徐锦州还是接过了书本,他按捺下想立马翻看的心,叹道:“督公这是给我派了个棘手事啊。”

他又正色道:“我可以教你,只是我这人脾气不好,对人也严厉,到时候骂了你打了你,你可别哭鼻子撂挑子。”

“我只知道训练锦衣卫的那套规矩,对你也只会按这套规矩来。”他补充道。

“那是自然。”云清莞尔一笑,转头上了桥头。

程灵均已经端了一碗热腾腾的枣糕过来,碗里腾出的热气扑到她的脸上,将她的嫣然笑脸上蒙了一层雾气。

“云姐姐,快尝尝!”

云清拿起一头尝了一口,滑溜溜的,在舌尖上都化开了,无声无息滑入喉咙。

“好吃。”她也笑眯了眼,忽觉这样的枣糕也得给林崇岩和徐锦州尝尝,于是又掏了几文钱让店家再切两份。

刀子落在软糯糯的枣糕上的时候,夜空中一声响亮的炮竹声突如其来,接着又一声,一连响了三四声,在夜空中也开出一阵阵烟花,越开越近。

桥上的人纷纷挤到桥边,伸长了脖子朝湖面观望。

湖面之上,一只极其华美的花船缓缓驶来,船头坐着几个男子几个女子,一对一对依偎在一起。其中一个男子手里拿着一只炮仗筒,一拉,一柱烟花腾空而起,绽放夜空。

一声炮竹声,一点烟火从筒里迸开,他怀里的女子就惊吓似地捂住耳朵,发出一声娇嗔,往他怀里更钻了钻。

接着,就是一阵嬉笑。

桥上的人看得不亦乐乎,人挤着人,都等着他下一次的拉炮仗。

“这是谁啊,这么大排场。”程灵均嘴里塞着枣糕,好奇地发问。

店家眼皮也不抬一下,就忙着给云清打包枣糕:“他呀,知府大人的公子。他几乎隔个一两天就会搞这么一出,咱们都见怪不怪了。这会估计又是和少保大人的孙子一起玩乐呢。”

云清奇道:“知府大人的公子和少保的孙子关系很好吗?”

“哎呀,有个词叫什么来着?什么狐狸什么狗的。”店家手指拽着下巴怎么想也想不起来,索性不想了:“反正他们家都是做官的,混在一起也很正常。”

“这公子天天就是坐花船放鞭炮?”程灵均咬了一口枣糕不解地问。

“何止呢。”一个路人听到她们聊的内容,插话道:“还会打庄稼地里的老农民呢!”

“怎么说?”程灵均来了兴趣。

于是那人就把早上绸缎店老板和云清说的又说了一遍,只不过这次加上了这位杭州知府的儿子,杭州知府与少保之孙一起做的土地兼并,已是杭州城内人人皆知的秘密。

程灵均听着听着一股热血就冲上天灵盖,不过说是热血,倒不如说是兴奋,她逃出闺阁一路南下,为的就是体会江湖的劫富济贫快意恩仇,如今有了这么个大恶人在前,可不正是她实现心中所想的最好机会?

她一拉悬挂腰间的长剑,就要冲到桥上跳到船上,把那几个人打得个人仰马翻。

怎奈人太多,她挤不上去。

无奈,她准备到岸边另找一条路。

“程姑娘!”云清跟在她后面,看着她挤过人群,踩着这人的脚,挤着那人的头,就要往桥下去。云清也跟着她,一路推搡,要拦着她做这种没头没脑的傻事。

挤着挤着,程灵均突然停了脚步,怔怔地站着任由两边的路人挤压她小小的身躯。

云清身子一横,从人堆里冲了出来一把拎住程灵均的后颈衣服。“你别冲动!”她喊道。

正要把她往回拉,但见她却率先回了身,一脸慌张地往云清的方向跑。

一跌,正好和云清撞在一块儿,两人同时踉跄,跌坐在地。

“怎么了?”云清问道。

“没什么,咱们快回去。”程灵均不带停歇就要起来。

两人这一跌正好在人海里跌出个缺口,两边的人纷纷回头看过来,一路延伸,一个人回过的脸进入云清的余光。

她身子一颤,那个人,她认识。

“快走,快走!”程灵均爬起来撒腿就跑,人太多也跑不出去只能又钻人群。

云清抬头,对上了那人的目光。那人的眼光一闪,透出惊诧,但很快又清醒过来,提步朝她走来。

云清起身正要朝他走,身后一个人突然拽住她的胳膊,把她往相反的方向带。

“跟我走。”林崇岩在她身后沉声说。

云清身子一斜,被林崇岩拉进人群。

“程姑娘不见了。”他面对她说道。

云清立刻四下张望,可人山人海,看到的都是人头,哪里还有程灵均的身影。

她瞥了一眼被人头遮住的桥那头,那个人的身影被遮住了,她只能再回头对上林崇岩凑近的目光,说道:“她往另一边去了。”

林崇岩拉住她往桥的另一头走,人还是很多,但他拉着她,却也走得顺利。

……

另一边的郑绪诚已经拨开人群追了上来,左看右看却看不到人,他突然看到刚刚和云清跌倒一起的那个姑娘,连忙跟上她。

“姑娘,姑娘。”他跑过来想叫住她,但那个姑娘见到他反而像见到鬼一样,越走越快。

“姑娘!”他一急,伸手按住她肩头。

程灵均“哇”地一声哭了。

郑绪诚立马懵了,他松开手,看着掌心,恨不得抽自己两巴掌。

他怎么能伸手去拽人家小姑娘?男女授受不亲,自己实在失礼!

“失礼,失礼!”他连忙抽了帕子想给她,转念又觉得这样更失礼,这下彻底说不清了。

程灵均张嘴哭着哭着,发现郑绪诚一脸着急懵怔,也有些困惑了。

他不认识自己?

虽然京城码头上见过他,但他却不认识自己。

她立马收了哭声,心里有了底。

“什么事?”她叉着腰问。

郑绪诚被她猝不及防的变脸弄得更懵了,半天才道:“我想问你有没有看见刚刚和你跌在一起的那个姑娘。”

“哦,她去那边了。”程灵均朝郑绪诚身后一指。

郑绪诚回头,这不就是自己来的那条路?云清朝着自己走?

他顿觉不可能,又回头,才发现茫茫人海,再不见程灵均的身影。

“公子!”身后一个仆人打扮的人钻了进来,叫道:“您怎么不拽住小姐啊!”

“谁?”郑绪诚不解。

“我家小姐,您的未婚妻啊!刚刚还在桥上呢。”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