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7章 添乱

  • 侯女权宦
  • 起飞的猪蛋
  • 2494字
  • 2021-08-05 09:18:28

地上横七竖八躺了十来个人,鲜血从一个强盗的面前顺着顶在他额前的刀上缓缓而下,滴落在他的鼻梁,又从他的鼻梁滴落在地。

他恶狠狠地翻眼瞪着这个拿刀指着他的人,面前这个人的脸上也沾了血,眼底的狠戾止不住,更有着对强盗的阴狠冷漠,也许下一刻,强盗的性命就会被这个人轻轻一挥斩于刀下。

“你们什么人?”林崇岩冷冷地问。

强盗没回答,往前走了两步,顶在额上的刀尖刺进肉里,他的血和刀上同伴的血混在一起。

林崇岩的刀还拿在手上分毫未离,只轻蔑地一句:“蠢货。”

耳边突然响起和程灵均听到的一样的轻微呻吟声,他转头,朝程灵均桌边的方向看去。

“你怎么样?”他问。

“还好。”云清扶住甲板沿壁,带血的匕首滑出指尖滑到了程灵均平躺的腰边,她撑了撑腰,却有些直不起来。

云清还想再一次直起身的时候,林崇岩已经过来扶住了她。

“哪里受了伤?”此时他的声音不再淡漠。

“应该是腿。”云清回答。

“坐下看看。”

“我没大碍,先去看看程灵均和其他姑娘怎么样了。”

林崇岩没再坚持,他把云清放到甲板上,接着转身准备去看程灵均。

转过来,看到那个强盗已经蹲下身拿起地上的利刀。

“蠢货。”

林崇岩的刀从手中飞出,刺穿了强盗的胸膛,他刚倒下,林崇岩已经查看了程灵均,又进了船舱看被挟持的人,鲜血随着衣摆舞动像流苏般掉落下摆,落到一片片木板上,直到上到最后一片才落完。

云清呼出一口气,她把程灵均敞开的衣服一件件合上,一个娇小的女子又很快变成了一个散发少年。

她再次坐下,用手试探着腿上的痛处,想要确认究竟是不是刀伤。刚刚太黑,她只觉得腿上一阵强烈的疼痛,是被砍了还是被踢了,她看不清。

好在没有流血,应该不严重。

她想支撑着站起来,还是不成功。

“坐着别动。”

林崇岩步行出来,止住云清的动作。

“她们怎么样了?”云清问。

“她们没事。”

云清刚刚点头,突然身子一轻,林崇岩走到她身边二话没说,弯下腰双臂环抱住了她,将她整个人从地上抱起来。

“你做什么?”云清没反应过来。

“看看你的伤势。”

“我没事。”

他还想抱着她进船舱,忽听远处马蹄声靠近,马上摇摇晃晃地坐着徐锦州,看样子他还受着迷烟的影响,虽然有意识跟过来,但还是四肢不完全受意识控制。

“废物一个。”林崇岩乜了一下,瞧不见多少喜色:“你去把她们松绑都看看有没有伤势,我带云清去看看伤。”

“督公…”徐锦州刚刚还迷离的眼一下睁大了,他盯着林崇岩身上的血迹吃惊地问道。

林崇岩沉声呵斥:“还不快去!”

“是。”徐锦州一拉缰绳从马上翻身下来,他还有点晕乎,直接跪倒在了地上,又爬起来几乎不带整理衣裳地就朝船上跑过去。

林崇岩带着云清进了船舱,从船头拿了灯笼进来,放在云清腿边照亮她身上的情况。

犹豫了一下,还是伸手去够她的裤腿。

“你受伤了吗?”云清没阻止,只是问道。

“没有。”

“可是你的衣摆上有血。”

林崇岩眼也不抬,只一点点帮她卷了裤腿:“那是别人的血。”

雪白的小腿裸露出来,露出一块淤青,淤青还在向上延伸,延伸到裤腿线的上面。

云清坐在床沿看不到腿上的情况,见到蹲下身的林崇岩眉头紧紧皱着,轻声问道:“是不是不太好?”

林崇岩的手指在那块露出一小片的淤青上小心翼翼地捻过试探受伤的情况,云清闷声哼了一下,忍住痛楚。他松开指腹,不敢再弄疼她了。

“只是瘀青了,还好没有伤着骨头。”

他转身从怀里掏出一瓶药膏,然后看着那片向上攀沿隐于裙中的伤势踟蹰忖度。

“还是我自己来吧。”云清不太好意思让他给自己上药,拉了拉裙子想把伤痕遮起来。

林崇岩瞥她:“你够得着吗?”

“哈?”云清朝前伸了伸手,好像有点吃力。

林崇岩把她的身子往前放了放,让她的腿能搭在自己的膝盖上:“我只是上个药,别想其他的,再说,你不是也帮我上过?”

他旋开药瓶:“算是扯平。”

卷起的裤脚压在云清腿肚子上,再往上就不好再卷了,会压着那块淤青。林崇岩短暂犹豫了一下,就拿了刀子把裤管划开一条口子。

淤青面积很大快要延伸到膝盖了,这样的伤势究竟是怎么弄的。

“为什么非要出来添乱?”林崇岩垂首望着那片青色的血瘀问道。

他明明让云清呆在外面,船上十几个人都带了刀一副凶神恶煞的模样,不是好惹的。就连他进门后,凭着十几年摸爬滚打学来的本事,也差点要命丧他们手上。

要不是云清及时的几刀,今天倒在地上的,就得是林崇岩自己了。

只是这也让剩下的人都把目标转移了过去,他还没从围击下缓过来,瘀青已经上了云清的身。

等他从恍惚中缓过来,感受到粘稠的血液在他脸上和身上肆意流淌时,他却看不见云清那头的情况,更不知道她差点被那群人杀了。

他只是在满身鲜血下杀红了眼。

待一切结束后,他才忆起这一切。他没想到是她过来救他,这一救和当初她父亲救他如此相似,只是她父亲的那一次,还算是千军万马举重若轻,救他,不过是顺便之事无心之举。而如今,她确实是孑然一身不顾性命地冲上来,虽然不全然是为了他这个人,换了别人她也许仍要照做,但仅仅这一个举动,就已经让他欠了太多。

正想着,停在鼻尖的一条血线就滑出皮肤,在云清脚踝上绽了一滴红梅,雪白肌肤的衬托着很刺眼。

他看着那滴处在白玉上的血失神,又想到,无论如何,他似乎早就欠了云家,只是这次,让这个亏欠更重了。

“什么东西?”云清感觉腿上滴了一滴温热的液体,她看不清。

“没什么。”林崇岩指腹捻过,把那朵红花在她看不见的地方抹去。

“为什么非要出来添乱?”他又问了一句。

云清笑道:“我不添乱你不死了吗?”

林崇岩嘴硬:“死不了。”说着,手指将隔开的裤管口子撑开了些。

云清喟叹道:“我原以为你不会上去的。”

“你以为我会就这么跑了?在你眼里我这么贪生怕死?”

林崇岩手上顿了顿,她有这样的猜测没错,毕竟他曾经可是跟着沈盛这些人做了不少恶。

“在我眼皮底下杀我的手下,如果我无动于衷,那还做什么提督?”

他说的很对,让人无法反驳。

云清抿抿唇,仍旧有些欣慰。她感到冰凉的药膏在她腿上一点点地推开,林崇岩不敢用力怕再伤到那块脆弱的皮肤。

她的腿搭在林崇岩的膝上,他始终蹲在床下低头用药膏很细致地上药,指腹滑过她的皮肤,让她觉得有点不自在。

不知道为什么,她竟然觉得这个场景和阿牛给妻子洗脚的那一幕很像。

云清打了个激灵,这么想有点怪怪的。

“动什么?”林崇岩按住她,责问道。

“你好了没有?”云清更加尴尬,想赶快结束算了。

“还没。”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