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5章 客栈

  • 侯女权宦
  • 起飞的猪蛋
  • 2770字
  • 2021-08-03 07:08:53

“喂!林...林老板!”云清在后面一路小跑,追着走在前头的林崇岩的步伐。

“干什么?”林崇岩停下脚步,又差点让云清一个不留神撞了上来。

“你为什么又走这么快?我跟不上你了。”

“云小姐步履如此缓慢,还是得练练脚力才行。”

“你是不是不高兴?”她仰起脸问道。

“何出此言?”

云清垂了眼犹犹豫豫地说:“就是感觉。”

“云小姐一向快人快语,怎么现在这么婆婆妈妈了?”林崇岩侧目嘲讽道:“你是不是以为我看到他们夫妻恩爱,想到自己的身份,心里难受?”

云清道:“如果不是就好。”

林崇岩嗤道:“我还没这么脆弱。就算不能娶妻生子至少还能有个相好,也差不了太多。”

他突然抬手捏了捏云清的脸颊,在她脸上捏出一个小丘。

“别动手动脚!我不是你的相好!”云清又是一挥手拍落了他的指尖,她有些羞恼,虽然知道林崇岩就是这个意思还是要出言否认。

林崇岩的话让她莫名窝火,他非要留着她在身边,和宫里强拉宫女做对食有什么区别?教坊司的姑娘们闲聊的时候说过,净了身的太监没了求欢的能力,找了对食也不过是名义上的夫妻。好一点的还能相敬如宾,要是差的,碰上那种心里扭曲的,只怕还要在夜深人静的时候折磨枕边的女子。

她蓦地生出些许绝望,林崇岩一时兴起把她抓回来满足自己求而不得的私欲,可是于她而言又是什么?

这样的境遇,简直比单纯地做个猫狗宠物还要不如。

想着想着鼻子有些发酸,眼底的红晕比脸颊上被捏的那一片颜色还要更深。

林崇岩看见她眼角闪出的一点点星光,意识到她情绪的变化,收敛了脸上原本的淡淡笑容。

他想说什么,但又不知道该如何表述,喉结上下滚动了动,终究把剩下的话停在嘴边。

可能说了也没用,她看不上自己,甚至还恨自己过去的所为,说了也只会恶心她,让她更加难受。

他的脸色又沉下去:“我只是让你跟着我,没亏待过你,更没对你怎么样,你又委屈什么?别忘了,你家人还在我手上。”

“你滚吧。”云清的恨意又起,甩开他径直朝前走去。

“我说的话你没听见?”林崇岩停在她身后阴恻恻地发问。

云清一言不发地大步朝前向客栈走去,并不想理睬身后那个混蛋。

只是刚走到客栈门口,她就察觉里面的场景有了异常。

客栈的大堂里站着几个带着头巾身穿清凉布衣的人,他们的腰间都挂着一把短刀,面对着大堂中央跪倒在地的客栈老板和小二站立。

身后的脚步声愈近,云清伸直了胳膊止住了林崇岩的步伐。

“有危险。”她低声说。

林崇岩立刻警觉,拉过云清把她护在自己身后。

客栈里那几个挎刀的人好像在低声叽里咕噜地说着什么,随后一个人踢翻了身前的板凳,凳子掀到老板头上砸出一个大大的包来。

哇的一声,那个老板的头上赫然多出一块血包,鲜血从额角缓缓流下,不一会儿就爬满了半张脸。他捂着脸直叫,痛得在地上打滚。

“不许出声!”一个强盗照着他身上就是一脚,用着奇怪的口音粗暴地喝道。

老板连忙闭了嘴,忍痛哼哼唧唧地低声哭泣。

“把银子都拿出来。”强盗的头发话了,口音更加别扭。

小二忙不迭地站起来,小跑到柜台后面,抓了一大把碎银两和铜钱放在桌上,紧接着又是一把,最后还嫌动作不够快害怕强盗等得急了劈死自己,直接把抽屉从柜子里抽了出来,翻倒在柜台上,堆积的钱财从柜面上溢出来,散落满地。

为首的强盗满意地眯了眼,给了个眼神,柜台前的一个手下立马抽刀,刀光在堂内一闪,人头落地,小二光秃秃的身子还立在原地抽了两下才软了下去。

鲜血喷射满面白墙,将那堆积成山的铜钱都铺上了一层血渍。

老板彻底懵了,还没出声,第二道刀光滑过半空,他的头也斜斜地飞到了墙上,在白墙上飞出一块流星扫尾般的血迹。

眼前的景象全被林崇岩看在眼里,他本能地右手转过腰间,摸到空空如也的腰身,才回过神来意识到自己这一行并未携带护身的兵器,他朝二楼瞟了一眼,徐锦州的毫无动静让他心生疑惑。

“出什么事了?”云清在他身后听到声响想要上前,林崇岩回身拦下她,手掌捂在她微张的口上。

“危险。”他的脸紧贴在手掌上,聚拢的眉心将客栈形势的险峻传递给云清。云清明了地点点头,不再出声了。

客栈内又传来脚踩木阶的吱呀响声,林崇岩一只手臂绕到云清身后,将她的身体揽在怀里,抱着她回身看去。

二楼上下来一个歹徒,背上扛着一个麻袋,走到人群中时操着奇怪的口音和头领说了几句。随后那群歹人一齐从后门退了出去。

脚步声交叠,随着他们的离开渐远渐轻,林崇岩的眼睛不由自主地半眯了一瞬,在紧锁的眉头下方落下沉郁冥思的印记。他掌内的温热愈重,低头看到云清拨开了他的手掌。

这次云清没直接冲出去,而是扬起面庞看向他,黑夜里她的眼睛尤其明亮,闪着问询又肯定的亮光,紧紧盯着林崇岩。

“等着别动。”他说道。

几乎是两步并作一步,林崇岩迅速绕过地上的层层血迹冲上二楼。他哪儿也没观望,直接一脚踢开徐锦州的房门,查看他的境况。

徐锦州整个人趴在地上毫无知觉,但脊背的起伏还能让人看出是活着。背上重重一脚,昏迷初醒的他缓缓抬起头,迷离着双目朝前望去。

青古色的长衫衣摆,玄色云纹面的靴,是徐锦州第一眼看到的画面,他还有些迷糊,突然后颈一紧,瘫着的半个身子已经被一只手拽了起来。

“谁放倒的你们。”林崇岩冷峻的面容映入徐锦州的眼帘。

徐锦州的眼睛仍在假寐状态,嘴唇动了动,发不出声音。

“程灵均人呢。”林崇岩又问。

徐锦州还是说不出话。

林崇岩的脸色愈发阴沉:“被偷袭一点反应都没有,你这个锦衣卫也做到头了。”

他手一松,徐锦州抬起的半个身子“噗通”一声磕在地上。

林崇岩走出厢房,刚站到楼梯上,就看到云清的身子立在客栈中央,两具无头尸体躺倒两边,与他们的头颅都隔着一段距离。云清立在他们之间,一动不动仿佛失了魂魄。

“我不是让你呆着别动!”

林崇岩飞身下楼,地上血太多,他觉得几乎是趟着血过来的。

云清再怎么样都只是个十七岁出头的小姑娘,这种血腥的场景自然是没有见过的,这时她低着头一动不动,估计不是被吓傻了就是被恶心傻了。

果然,云清的身子倏地颤栗一下,一只手捂住口鼻似乎是要抵住那阵生理上的不适。

他一把扶住她怕她立刻要倒了,低声说道:“先出去。”

“等等…”她松开捂着的手,抓住林崇岩的袖口,说道:“程灵均被他们带走了。”

她一指血泊里的一块帕子:“那是他的。”

林崇岩想到了那伙歹人临走时扛着的麻袋,他略有犹豫,还是说:“他们还没走远,我去追。”

“我跟你一起。”

林崇岩语气很坚决:“你在这呆着。”

话音刚落,客栈外交叠的脚步声又起,是那群人从后门绕了过来,从前面的街道一路奔向南方。

林崇岩一把拉过云清,护着她到了一边,躲过奔走者的视线,黑夜里借着有限的月光,他数了一下人数。

“至少有十个人。”云清在他怀里低声说:“看样子是往南边,而且他们中的几个人带着斗笠披着蓑衣,应该是从水路上来的,现在要回河道…”

她还没说完,林崇岩又伸了手掌捂住她,待那伙人的身影走远后,他才松开。

“我没瞎,能看得出来。”林崇岩道。

云清在他怀里仰起脸:“咱们得赶在他们开船之前,他们人多势众你不能一个人去。”她把语气放得郑重:“我绝不给你添乱。”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