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2章 我不吃牛肉

  • 侯女权宦
  • 起飞的猪蛋
  • 2892字
  • 2021-07-29 09:12:11

这里是远离京城的郊野,离得不远是一座小城,三人上了岸,就步行前往城里,准备找一家客栈歇歇脚。

“老爷,您的伤还没完全好,走这么远的路没事吧?”徐锦州跟在林崇岩身后,凑近他低声问。

林崇岩瞥了一下侧身后的云清,看到云清也注意到了徐锦州的询问,往他这边看过来,他沉着声音回应徐锦州:“这点伤不碍事。”

云清见到林崇岩刚刚侧过的小半边脸很快又转了回去,刚刚露出的鼻梁又立刻隐于身前,就连一个眼神也不再给到自己,她也同样扭过脸,面无表情地看着远处的树林。

“哎呀!”

程灵均突然尖声叫了一下。

走在前面的三个人都回过头朝他看来,但见程灵均的脚踩在一个坑里,身子一歪,栽倒在一棵枯树旁,就那么一下子,他湿漉漉的身体又在土地里击出一阵土来,沾得满身都是。

云清一个箭步上前把他拉起来,关切道:“没事吧?”

“没事,没事。”程灵均站起身,有点嫌恶地拍着身上的泥土,拍着拍着,他觉得眼前那棵枯树下有个东西有点奇怪。

好像。

好像是个人。

他定睛一看,电流瞬间触遍全身,让他彻底僵在原地。

“怎么了?”云清瞧见他的呆怔,询问道。

程灵均颤巍巍地伸出一根手指,指尖对着树下黑乎乎的那个人影,颤栗着声音说道:“有...有死人!”

三人顺着他的指尖转头看去,黑色的枯树之下,裸露的交错树根之上,赫然坐卧着一具已经发黑腐烂的尸体。尸体斜斜地歪倒在凸起的树根上,因为腐烂看不清五官长相,只能从黑黄破烂的衣物上隐约看出个人样来。

这具尸体很瘦、很干瘪,瘪到几乎要与他身后的枯木融为一体,他身子蜷缩着,看起来就像一只刚刚从胎盘的包膜中脱离出来的羔羊。

这是云清第二次这么近距离地接触一具腐败的尸体,第一次见到李音儿尸身时的触目惊心之感再次涌上心头,让她的每一根神经都狠狠颤了一颤。

她震惊的目光还停留在尸体身上,胳膊就被人用力拽了拽,耳边程灵均战栗的声音传过来:“我害怕,我害怕...”

林崇岩仍旧很淡定,淡然说道:“没什么好害怕的,就是一个被冻死的平头百姓。”

云清挪开目光看向林崇岩,问道:“你怎么知道他是被冻死的?”

林崇岩回答:“你瞧他死时蜷缩的姿势,再瞧他身上单薄的衣物,想想几个月前的寒冬,就能猜到了。”

“你是说…他死了好几个月了?”程灵均把头缩在云清臂膀后,小声问道。

“反正死的时间不会短。”

云清还有些恍惚,低喃道:“没想到一个人的尸体就这么风吹日晒几个月,也没人收拾。”

林崇岩沉吟道:“由南到北都有不同程度的灾荒,难民四处逃窜,死在荒郊野外几个月没人收尸都是常有的事,估计前面还会碰到更多。”他上前走了两步,用指背碰了碰云清的衣袖,说道:“走吧,天色暗了。”

程灵均虽然心里害怕,但也于心不忍:“咱们是不是给他找个地方埋了?”

林崇岩语气中没有一点波动:“人死万事休,你埋了他他也不能复生,但你这一路上恐怕不单单会见到这一个死人,要是每个都埋,只怕一辈子也埋不完。”

说完他便转身迈出步子,只是刚走出一步就发现云清和程灵均仍停在那儿发呆,他回过头,从左到右扫了一遍两人脸上凝滞的复杂神情,又将目光停留在云清颦起的眉心上。

“云小姐是被吓得走不动路了,还是觉得我说话太冷漠,怪我没有人情味?”他问道。

他心里早就有预判,云清估计又会对他的做派不满。毕竟,他不是个好人,也没什么好人的善心。

“没有。”云清回过神,把眉头放低了些,没有注意林崇岩投来的目光,只是低声说道:“我只是没见过这样子的死人,一时间有点触动。”

她伸手握了握死死抓在自己胳膊上的程灵均的双手,安慰道:“林老板说得没错,这一路上只怕还会有更多的尸体,人死万事休,即使埋了他们也活不过来,还是先赶路。”

林崇岩不禁抬了抬眼皮,对云清的这番话倒有点吃惊,他没想到她居然还有赞同自己的时候。

几个人再次出发,穿过郊野的时候,确实能远远地看到零零散散的几个拄着拐杖,衣衫褴褛的佝偻身影,正朝靠近城门的一处赈灾施粥棚赶去,就想赶上今日的最后一轮施粥。而那施粥棚外早已排起长队,男女老少,所有灾民的脸上都充满着对食物的渴求。

程灵均总是善心大发,一路上给了好几个灾民银两,又把身上的玉佩戒指都拿去施舍了出去,有些不够的,云清也给了他一些,随他布施出去。不到一会儿,他身上带的银两已消失了一半。

林崇岩和徐锦州脚下从未停留在过,一直朝城里走,对程灵均的走走停停毫不在意,很快就甩了他们一大截。

几人好不容易进了城,在城里找了一家客栈暂住下来,外面有家露天的餐馆可供路人吃饭歇脚。

“店家,四碗牛肉面!”

徐锦州把行囊往桌上一扔,双手激动地揉搓着在位子上坐下来。

“得要上等的黄牛肉!”程灵均接着补充一句。

“什么上等黄牛肉?”徐锦州挑了眉。

程灵均一本正经地说道:“就是那种贡到宫里的黄牛肉啊,比普通的牛肉要软嫩得多,我在家从来都是吃这个的,要是别的牛肉,我可不乐意吃。”

云清和徐锦州对视了一眼,都觉得这个少年真是有些娇生惯养。

店家端了四碗面过来,赔罪道:“哎呦,客官可不好意思了,咱们这儿地界小,没你说的那种上等玩意儿,您将就将就,就勉为其难尝尝咱们这儿的普通牛肉吧。”

程灵均“啊”了一声,悻悻地嘟嘴丧了劲头。

四碗冒着热气的牛肉面放在四人面前,徐锦州早就饿瘪了,也不管烫不烫了,直接端过碗就把头埋了进去。

徐锦州吸面的吸溜声回荡在对面的三人之间,云清从筷筒里拿筷子的间隙,一对夹着牛肉切片的筷尖进入眼底,在她面前的碗里松了筷,将肉片摆在了面上。

云清抬眸,看到林崇岩一言不发地将自己碗中的牛肉一片一片地挑出来,然后不紧不慢地一片片放进她的碗中。

“你做什么?”她问道。

“我不吃牛肉。”林崇岩淡淡说着,又从面里挑出一片来。

“你觉得这肉不好吃吗?”云清不解,以为是他和程灵均一样,在京里锦衣玉食惯了,受不了外面的食物。

“我只是单纯不吃牛肉,一直的习惯。”

看着碗里逐渐增高的牛肉小山,云清忍不住用筷子一下子夹住了林崇岩又要伸过来的筷尖,说道:“你别给我夹了,我吃不完。”

“对啊对啊,她一个小姑娘吃不了,我吃好了!”徐锦州刚塞了一口面,面条还挂在嘴外面,他顾不得把面咽下去,立马就向云清碗里伸了筷子,把那个堆起来的小山丘轰然推倒。

林崇岩朝他瞥过威胁般的一眼,徐锦州刚要再挑肉的动作瞬间顿在那里,一吸溜,挂在嘴外的面条就被吸溜进了嘴里。

云清解围道:“我真的吃不了,就给表哥吧。”

林崇岩坚持:“你太清瘦,赶路辛苦,应该多吃一点。”

说着,又给她夹了一片。

“放心,这筷子我还没动过。”林崇岩似是怕她因为厌恶自己而拒绝,紧接着又补充了一句。

夹完肉,他终于低头夹起面条吃起来。

这是云清第一次瞧见他吃饭的样子,赶了一天的路居然还能吃得这么慢条斯理,好像一点都不饿一样。她不由自主地瞥了一眼他旁边还在狼吞虎咽的徐锦州,这对比,简直不要太强烈。

只是碗中重新堆起的小山丘确实让她感觉力不从心,她转头看向身旁的程灵均,想把自己的牛肉分给他一点。

但程灵均此时却动也不动,低头怔怔地望着面前的面碗,眼神中的恐惧,好像是在看一具可怖的尸体。

“程少侠,你怎么了?”云清用胳膊肘戳戳他,问道。

程灵均好像没听见云清的问话一般,仍旧两眼怔怔地盯着面上的一片片黑色的牛肉以及浮在汤面上的肉沫星子。久久地,他眼中的恐惧越来越强烈,一股前所未有的恶心感涌上喉咙。

“哇!”

他一下子吐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