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章 别哭啦

  • 侯女权宦
  • 起飞的猪蛋
  • 2555字
  • 2021-07-26 09:10:07

两人正在逐渐走近,他们左顾右盼时不时停步询问岸上路人,看样子是在寻人。林崇岩淡定地站在岸上,双手背后,也不回避,就等着他们过来。

“咱们不走吗?他们会把我们认出来的。”云清小声询问他。

“无妨。”他答道。

两人越走越近,郑绪诚率先认出了林崇岩,脚下一顿,停止了脚步。

“林督主?”他眼中充满了惊诧和困惑。

紧接着刑持中也看到了他,停步与郑绪诚并排站立,脸上也是困惑不已。

林崇岩泰然自若:“刑大人,这么急急忙忙的,是在找些什么?”

刑持中还是一脸狐疑,早就听说圣上派林崇岩南下福建督办赈灾事宜,钦差的船只也早在两日前启程,按理说林崇岩应该早就走了。那现在,这个林崇岩又是哪冒出来的?

他上下打量了一遍,发现林崇岩身上未穿宫服,而是普通人的装扮,心中更加奇怪。

“哦,找个人。”刑持中警觉地模糊作答。

林崇岩故意提高了点声音,慢条斯理地说道:“听闻刑大人家的独女前几日离家出走了,似乎是不太愿意与郑公子成婚,难不成两位是为了找寻邢小姐?这事也怪我,我本来想促成一桩良缘,却没想到乱点了鸳鸯谱。”

本是大家闺秀,却突然逃婚远离家庭,这样的事情,自然一传十十传百,很快成了京城中人茶余饭后的谈资。这不是什么光彩事,此时被林崇岩轻描淡写地说出来,话中的嘲讽之意更是不言自明。

“你...”刑持中的脸上立即有点挂不住了。

旁边的郑绪诚也有点窘迫,但很快就注意到了站在林崇岩身边的白纱女子。虽然有白纱罩面,但他怎么看怎么觉得眼熟。

白纱下的云清心下立刻觉得不好,她本来就想回避,但林崇岩偏要她留在自己身边,这下必然要被眼前两人认出来,到时候其中缘由又不好明说,只能是尴尬收场。

“那林督主您又是去做什么?”刑持中瞪着眼,怒冲冲地询问。

林崇岩回答:“我么,自然是禀了圣旨,有要事要办。”

刑持中疑惑起来:“林督主奉旨南下福建的事大家都知道了,可如今您又这么掩人耳目地出行,难不成除了这个还有什么其他的要事?”

林崇岩意味深长地瞧着刑持中:“那就和刑大人没关系了。”他的唇角微扬:“说来,还要恭喜刑老太爷官复原职,再入内阁,日后同在朝中,还望相互扶持共侍君主。”

刑持中立马顿在那里,沈盛官复原职之后,刑老太爷又立刻被重新调入内阁恢复内阁首辅之职,其中的运作,少不了林崇岩的参与。他这一句,不是想在自己面前邀功求和,就是想警告自己不要给他使绊子。

林崇岩说道:“刑大人要是没什么别的事了,在下就告辞了,不耽误刑大人和郑公子找邢小姐。”

又是一句嘲讽,刑持中的脸上更挂不住了。

林崇岩拉过云清的手,提步准备上船。

“等等!”

就在他拉过云清的同一时刻,郑绪诚突然就意识到了这个白纱女子是谁,心中大惊,立刻出声拦住他们。

林崇岩并不惊慌,反而带着一丝高高在上的得意笑意问道:“郑公子还有什么事?”

郑绪诚两眼死死盯着云清,看到白纱后隐隐透出的女子面庞,那双桃花目确实是云清的。

“云小姐....为什么在你手上?”

此话一出,刑持中也惊了一下,朝云清看去。

“什么叫在我手上?”林崇岩说道:“是云小姐与我出去办点事情。”

说着,他又想提步离开。

“云清!”郑绪诚冲上前一把拽住云清的袖子,手刚拽上,一股强劲的力道就冲上他的手腕,一阵酸麻袭来,他只能松了手。

云清立刻停步朝举着刀柄的徐锦州喝道:“千户大人!这是巡抚的公子,你怎可动粗?”

“没事...”郑绪诚捂着被打得酸痛的手腕,摇摇头吃力地说道。

“弱不禁风的,哪里像个男人。”徐锦州不屑地嘟囔了一声。

郑绪诚听到这句,心中的少年血气立刻被激起来,放下手直起身子,肃穆着神情面向林崇岩。

“请林督主放过云小姐,她绝不能就这么跟你走了。”

林崇岩也直面郑绪诚,目光没有任何闪躲,坚决地回答:“不行。”

“林督主,你怎可随意扣押官妓任你享乐?更何况她还是庆国侯的女儿。”刑持中的心中也有一股正气,此时听到林崇岩独断专行式的回答,也沉着声音说道。

林崇岩毫不动摇地微笑道:“要是你们能带走她,我倒是可以考虑,只可惜你们没这个能力。”

说着,他把手往前一递,松开了手,让云清自己选择。

云清一把拉开笠帽上的白纱,露出一张严肃的面容。

她朝刑郑二人曲膝行礼,随后说道:“我确实和林督主有事情要办,并不是他挟持我,请二位不用担心。”

郑绪诚一脸不可置信:“他是不是拿捏了什么?你不用害怕,刑大人会为你做主。”

刑持中点头:“不错,你不用害怕。”

云清朝林崇岩瞟了一眼,看见他仍然微微笑着胸有成竹的模样,在心里轻轻一叹,回过脸说道:“没有,确实是我要跟他走的。”

“云清...”郑绪诚彻底不知道说什么了。

林崇岩走上来帮云清放下了白纱,饶有兴趣地看着郑绪诚脸上的黯淡,冲着他说道:“怎么样?我说了你没能力带她走。还是好好找你的未婚妻吧。”

他一挑眉,又道:“但愿你的未婚妻还愿意跟着你回来。”

“妈...”刑持中听不下去了,刚想骂人又想到这个人还是东厂提督,更何况自己父亲的职位也是他运作上来的,便只能住了嘴。

林崇岩拉了云清准备转身离开,刑持中又叫住了云清。

“云小姐,我原本以为你真的如你当初所言,一腔热血只为沉冤得雪铲除奸佞,但如今,你却要与害你父亲的人同流合污,真是可悲可叹。”他沉沉地说道。

云清的身子一颤,一下子止住了步伐。

林崇岩看了一眼略颤动的白纱,又回头带着怒意看向刑持中。

“刑大人,注意你的言辞!我是奸佞不假,也算有害过云家人,但云清不是什么同流合污。刑大人有这闲工夫乱加指责,不如反省反省当初为何要拉她下水,不告诉她真相!”

刑持中被林崇岩突如其来的怒气冲得一愣,也没有明白过来他说的是什么,呆在了那里。

“哦~”林崇岩的怒意舒缓下来,转换成轻蔑和嘲弄:“我忘了刑大人没有您父亲那样的头脑,连这些都还不知道,看来刑大人还得在朝廷里历练历练,也许有朝一日能有机会濯升内阁。”

刑持中被他说的更恼了,刚想往前走就被郑绪诚拦住。

林崇岩哼地一笑,重新快步走上了船头。

“多说无益,走吧。”郑绪诚摇摇头,拉着刑持中离开。

看着他们二人走远的身影,林崇岩这才回头看向云清,白纱罩着她的脸,看不见她的神情。

他抬手想把她的白纱拨开,云清猛地一挥手,把他的手腕击开。

“别碰我!”

她站起身走出船舱到了船头,拿下笠帽,低下头,背影身体微微颤动。

林崇岩也站起来准备走近云清,突然船头激起一阵水花,一个身影出现在船头站在云清身前,歪着脑袋好奇地看着她。

林崇岩看到那个一直躲在船身后的少年伸出胳膊把手搭在云清肩头,安慰说道:

“别哭啦。”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