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章 猜年龄

  • 侯女权宦
  • 起飞的猪蛋
  • 2358字
  • 2021-07-24 10:40:53

“云姑娘,麻烦你回去,好好呆着,不要到前院来。”

云清刚出房门就被徐锦州拦在门外,他一脸严肃,显然是提督府内出了什么重要的事。

“怎么了?”她问。

“沈盛来了。”

云清一窒,这个时候他居然来了,想必这会他已经被官复原职,之前的那些事情仿佛和他再无关系。

“他来做什么?”云清惊讶又谨慎地询问。

“自然是过来哭诉了。”

两人之外,林崇岩的声音传过来,徐锦州即刻回身下了门口的阶梯,转身迎接缓步上来的林崇岩。

林崇岩仍旧和前两日一样,肩头搭着一件黑色大氅,步子稳健但也比往日缓慢了不少,脸色红润了很多不再有受伤那晚的疲态,看起来伤势好得差不多了。

他走上来摆了摆手,对徐锦州吩咐道:“准备一辆马车在门口候着。”

徐锦州应了一声就疾步离开,林崇岩停在云清身前,瞧着她。

这几日他们未再说过话,林崇岩白天几乎都在东厂,或者就是回宫,偶尔晚上回府,也不会来后院。云清自然也就在自己的厢房里呆着,时常想着自己的妹妹和大嫂现在到底如何了,长久没见到自己是否会安心等等。想着想着,她的思绪又会被带到见到皇帝的那个晚上,那个让她翻案之心碎成渣子的夜晚。

林崇岩问道:“你不想问问沈盛和我聊了些什么吗?”

云清回过神,回答:“大人若是想说,自己便会说,我无需问。”

林崇岩言道:“沈盛过来一把鼻涕一把泪,还以为杜盛才的供述是被汪静逼供之下招认的,求我向皇上参汪静一本。只是我告诉他,我要南下去福建一趟了,督察福建赈灾事宜,顺便盯着福建巡抚郑同光,没空管他的事。”

“哈?”云清好奇道:“你不准备大张旗鼓地去?还要掩藏此行的目的地?”

“那是当然,难道要让他看出来我是要去他的地盘上吗?”

“那你准备乔装打扮悄悄地去?”

林崇岩颌首:“要不就扮成个商人吧,带你和徐锦州两个人就够了。”他朝云清微微扬了唇角:“路途遥远,又要跟随客船南下没有钦差出行的待遇,还望云小姐能够接受才好。”

云清没回答,双目炯炯盯着他的微笑,等着他的下一句。

果然,林崇岩说了她一直期待的话:“我答应过你带你见见你的家人让你安心,现在就去吧。”

…...

门口的马车带着他们一路奔走,一路上林崇岩都坐在云清旁边,让她不能拉开帘幔看看外面到底是什么道路,她只能坐着,坐了好久,两个人都沉默着,气氛莫名有些尴尬。

突然车外传来一阵骚动声,似乎是有大车经过,云清趁机拉开帘幔的一角望向窗外,顺便看看所经路口。

一辆囚车绕过眼前,囚车之上站着一个人,从囚车上面的空挡里伸出个头,蓬头垢面,只能隐隐看出个人的相貌来。

“杜盛才?”云清睁大了眼睛。

她刚刚意识到是杜盛才,眼前突然一黑,林崇岩靠到她背后把帘幔一角从她手里夺过来,迅猛地一拉又把她的视野从车外抢夺回来。

“别让人看到了你。”云清耳后一阵温热,林崇岩平静的声音在她右耳耳膜那里震了一震。

她一回头,额头差点磕到林崇岩鼻子上,林崇岩的头稍稍一后仰,鼻梁才逃过一劫。

“毛手毛脚的。”他缩回手摸摸差点遭殃的鼻尖,悻悻说道。

“抱歉。”云清说完又好奇地询问:“刚刚过去的真是杜盛才?”

林崇岩肯定道:“是,他被判了斩立决。”

云清点点头,又若有所思起来。

林崇岩讪讪道:“怎么?同情他了?”

“没有,他是罪有应得。”云清望着靠过来的林崇岩,请求道:“教坊司本就是藏污纳垢之地,姑娘们平日里日子很苦,现在杜盛才砍了头,大人又安排了您手下的人掌管教坊司,还请大人吩咐手下善待姑娘们吧。”

林崇岩的确安排了个新的人接替杜盛才,只不过是为了看着云清,照看教坊司其他姑娘的事他没想过,也不愿意管这些事。不过听到云清这么说,联想到自己往日冷眼旁观沈盛那帮人对官妓为非作歹的场景,他还是答应了下来。

“可以。”

毕竟他接触这些缺德事也接触够了。

“多谢。”

云清道谢完,想把身体挪动挪动,但林崇岩还靠着她,把胸膛压在她肩头,一点没动。

云清想抬抬肩把他给推开,但又怕碰到他胸口的烧伤,只能挑高了眉头戒备地问道:“你做什么?”

“我在想。”他说得十分坦然:“要是你随我去外地,得用个什么身份,要是扮作我夫人的话,一路上我们两个人可不能这么疏远让人怀疑。”

他视线下移把目光移到云清脸上,慢悠悠地说道:“所以你不应该推开我。”

云清的脸上先是有点恼怒,又有点泛红,接着很快变得神色自若,她故意说道:“那估计不行。”

“哪里不行?”

“你年纪太大了,当我丈夫太不像了,要不扮我叔叔伯伯吧。”

林崇岩稍稍一怔,过了一刻才发问:“你以为我多大?”

云清笑着回答:“至少也有三十五六了吧,要不四十一二?”

林崇岩又是一窒,他没想到云清居然把他认得这么老。

“你第一次见我也觉得我有三十好几了?”他疑惑问道。

“没有。”云清摇摇头,想到第一次见面他给自己留下的那个风度翩翩的印象,看起来是个年轻有为气度不凡的青年,虽然也有些深沉的气质,但绝对不是那种老成阴沉的感觉。她当时,甚至以为他是哪个王府公府里的王爷世子来着。

他那时候也就二十来岁的样子。

当时的场景尤在眼前,云清望着林崇岩,故作真诚地回答:“那时候看你也就三十一二吧,没有三十好几。”

林崇岩闷声一哼,忽地退开身子靠在靠背上,直直地看向车厢前的帘幔,板着脸说道:“云清,你故意的是吧。”

云清稍稍憋着笑:“我觉得你天天拉着张臭脸,看起来老一点也很正常啊。”她拿手指在下巴尖一捏,灵机一动说道:“不如这样吧,我和千户大人扮夫妻,当你的侄子侄媳,那样的话,就比较合适了。”

林崇岩的脸拉得更长:“云清,你把我说得比徐锦州还老,故意想惹恼我是吗?”

云清坐正了一些,继续笑道:“我说真话你不愿意听,那我还是说假话吧,大人您看起来年轻得很,还不到二十的样子,和我凑一对倒是正正好。”

林崇岩听着她的调侃,两只手一左一右搭在膝盖上,拉着脸不去看她。

“那如你所愿,就让你和徐锦州凑一对吧。”他讪讪说道。

马车一路行驶,到了天快黑的时候停下,车夫一声“到了”,林崇岩即刻起身走了出去。

车外他沉沉的声音传进来:“自己下来。”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