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章 人心隔肚皮

  • 侯女权宦
  • 起飞的猪蛋
  • 2755字
  • 2021-07-23 09:30:09

早上陈铭就拿到提督府送来的消息,说是林崇岩身体已经恢复了一些没有大碍,他只放心了一刻就又担忧起来,好不容易等到酉时,宫里各处都有值守,他才出了宫。

提督府内,陈铭站在院子里等着,远远地看到林崇岩走向他,双手交叠身后,步伐虽然缓慢倒也稳健,脸上恢复了些血色,昨晚那种脆弱感一瞬而逝,再让人想不起来在他身上的样子。

林崇岩走到这边,只使了个眼神就踏步进了书房,陈铭跟在身后也跟了进去。

“姓云的。”

徐锦州的声音中气十足,充满了严厉。

云清的步子停在小厨房门口,烦恼地叹了一声转过身。

她刚转身,徐锦州一张挂满络腮胡的大方脸就凑在她眼前,占满了她全部视野,虎视眈眈地瞪着她,感觉要把她一口吞了。

“你别以为督公喜欢你就能乱撒野!这次督公伤成这样,我暂且不和你计较,但是我会一直盯着你,再发现你造次,哼哼....”

云清差点就要觉得自己的耳膜要被他喊破了,她把头往后仰了仰,无可奈何地皱眉。

“你这么关心他,要不直接娶他算了,正好他也缺个人陪。”她咕囔说道。

“啥?”徐锦州被她说的一愣,凶神恶煞的面孔瞬间懵了一下。

云清莞尔一笑,说道:“我说着玩的,不过就算我想造次,见着大人在旁边,也没这个能力了啊。”

“哼哼。”徐锦州的脸色放缓了点,上下打量她一遍,又道:“说起来我倒是很好奇,你一个弱女子到底是怎么拖家带口从教坊司逃出去的,还打伤了几个守卫的太监。胆子不小,武力也不小。”

他一直好奇,云清从庆国府拿到的那本云家秘籍真的记载了什么高深功夫吗?云家三代武将,征战沙场战力不容小觑,一把祖传的云起刀更是运用得出神入化让敌人闻风散胆,这样的底子,能积累出一部高深功法也不是不可能。可是看云清也不像是武功非常高强的样子,和他比起来只怕还弱了不止一点,这秘籍到底有没有什么神奇内容,他真是猜不透。

他对这个问题已经想了好久了。

徐锦州好奇急躁的样子在云清面前展露无遗,她有心要吊着这个大嗓门,便故作神秘地说:“自然是多亏了咱们的云家功法,只是我资历太浅书里很多内容不能理解,学不到精髓去,要不。”她笑道:“要不得空拿过来请大人看看,指导一二?”

徐锦州立刻来了兴趣,但表面上还得保持点架子:“哦,你下次拿过来,我有空看看。”

“有劳大人了。”云清笑着屈膝行了个礼,转身要进小厨房。

“你干什么去?”徐锦州刚刚松弛的面孔又板起来,他总觉得这个女孩一肚子坏水,心比石头还硬,不知道鬼鬼祟祟的想干什么。

云清提裙淡定道:“没见到你家督公进书房办公了吗?我给他端点茶去,免得他渴死。”

“你个小妮子...”徐锦州吹胡子瞪眼想骂,一转眼云清就从他眼前消失。

一声瓷器碎裂的声音传进云清耳中,听起来是从书房传出来的,云清竖起耳朵,朝那头的书房瞧了瞧。

随后她听见那头陈铭哆哆嗦嗦的声音传来,似乎十分惶恐。

云清心里慌了一下,莫不是林崇岩受伤没好又出了什么事了吧?她的脑海中浮现出他昨晚的样子,那种如水中浮萍,如风中枯叶般的样子。

这人真是麻烦。

她一路跑到书房的侧门口,推开门走了进去。

“林....”

她刚说了一个字就住了嘴,因为眼前林崇岩好端端地坐在书桌后,肩上松松垮垮地搭了一件大氅,身子懒洋洋地靠在椅背上,双臂搭在扶手上,两条腿叉开放在地上。看起来好得不得了,一点事都没有。

反而是桌前的陈铭身子歪斜,几乎是跪倒在地,身旁还散落打碎的瓷瓶。

陈铭的脸上满是惊慌,手足无措地望着满地碎片,更加慌张地说道:“属下一时腿软碰碎了您的东西,实在是罪该万死!”

林崇岩轻轻瞥了一眼前来的云清,面无表情地对着陈铭说道:“就一件瓷器而已不值什么钱,再说。”

他照样懒洋洋地,声音却听起来有些瘆人:“我很快就不是你的上级了,陈公公,恭喜了。”

陈铭的脸色更加难堪,说道:“属下只是为督公代理东厂而已,属下怎么敢...怎么敢僭越。”

林崇岩嘴角扬了一个弧度,眼里还是没有喜色:“那就请陈公公好好代理东厂了,要是我没死在外地,回来一定好好答谢公公。”

陈铭面如死灰,怔怔地看着林崇岩,又望向站在门口的云清。

“陈铭。”林崇岩把他的眼神从云清的身上收回来:“听着,这位子你如果要坐拿去便是,只是能坐多久,看你的本事。”

陈铭的身体彻底软下来,屁股坐在了腿上,一张脸上再看不到任何挣扎的迹象。

林崇岩的头朝椅背上一仰,把后颈靠在圈椅的圈边上,望着屋顶,说道:“不送。”

陈铭深深叹了一口气,垂头丧气地站起来,拖着疲惫的身子走出了书房。

随着房门的合拢,林崇岩望向屋顶的双目朝云清斜了一下,冷淡地说道:“你来做什么?”

“来看看你为什么喜怒无常。”云清转身走了出去。

林崇岩把目光放回了屋顶,无言地望着。

过了一会,他听到云清的脚步声再次响起来,他偏过头,看到她拿了一只扫帚和簸箕,走到墙边把碎瓷扫起来。

“你倒是很看得上陈铭。”林崇岩悻悻说道。

“大人的联想能力真是让人佩服。”云清说道:“我只是觉得,陈公公好像什么都没做,对你也是忠心耿耿,却无端受了你的怀疑。”

“忠心耿耿?”林崇岩挑了眉:“这世上最难测的是人心,所谓的忠心很可能不过是当前的情境还没有给他不忠心的条件。”

他又正过头闭目养神:“世上的道路大多是人踩着人,今天你踩我,明天我踩你,他今天能在我面前表忠心,明天就能暗中捅刀子。云小姐,你把他想得太好了,不要轻易相信一个人的善良。”

他等着云清的回话,也许她会反驳,也许会怼他,也许会说些大道理,但他等了许久,只听见一件件瓷片进入簸箕的声音,然后听见她离开书房的脚步声。

“吱呀”一声,书房门被带上了。

......

恍恍惚惚地,不知道怎地,从提督府出来,陈铭径直去了林崇岩常去的那家勾栏院。

这个时辰人头攒动,陈铭上楼的脚步都放缓了很多,好不容易上了二楼,争吵和哭泣声就传入耳中。

啪!啪!

连续几个耳光狠狠地打在姑娘的右脸上,红印立即显现出来,雪白的脸颊凸起了手掌五指的形状。

凄厉的哭声响起来,姑娘捂着脸想躲,那个圆滚滚的大汉还想冲上前打她,突然大汉后腰一痛,身子直接歪倒下去。

“哎呦!”

他从楼上滚到了楼下,冲散了源源不断上楼的人群,众人退开,眼睁睁地看着这人像个球一样滚了一路。

那姑娘满眼惊恐,手还捂在右脸上,半天没反应过来。她的手上一暖,抬眼看去,才注意到陈铭站到面前,抓住了她的小手。

“流莺,你没事吧?”陈铭关切地问。

流莺慢慢反应过来,这段时间的相处观察,她也意识到陈铭必定是个有权有势的官老爷。刚刚陈铭一拳打倒了想欺负自己的客人,她不害怕他会受到报复,放下戒备满脸委屈地趴在了他怀里哭了起来。

“行了,别哭了。”陈铭拍拍她的云鬓,安慰道:“以后再没人欺负你。”

流莺抬起清泪盈眶的杏仁眼,又惊讶又欣喜地望他,但见他的面庞有些灰暗憔悴,不似自己原以为的那种英雄救美后的神采飞扬,流莺眨眨眼,轻声询问:“你怎么啦?”

陈铭的脑中回忆起今日林崇岩的怀疑,忠心耿耿的这么多年,仍旧不能让他的多疑消解。

陈铭半阖眼仰面闷闷地叹息,又低头拉住流莺的手:“进屋说吧,拿点酒。”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