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章 丧家之犬

  • 侯女权宦
  • 起飞的猪蛋
  • 2157字
  • 2021-07-21 08:07:19

书房的门打开,皇帝的仪驾离开了提督府。

“督公!督公!”

守在门边的陈铭几乎是跑着去追掉头就走的林崇岩,但是林崇岩走得好快,陈铭从没见过督主这么行色匆匆的样子,他腿都要跑断了也没追上他。

陈铭气喘吁吁,停在墙角捋顺气息。徐锦州从后面跟了过来,就想越过陈铭去追督主。

“慢着。”陈铭一把拉住徐锦州,喘着粗气摇头道:“让督公去吧,咱们拦不住他。”

徐锦州还没明白过来:“他是去干嘛啦?”

陈铭扬起惆怅的脸孔,叹道:“做咱们这行的,肮脏事干的多了,瞒是瞒不住的,等到人前脱得光溜溜的时候,总还想挽留一下。”

他悲哀摇首:“可是有多少人能接受咱干的这档子肮脏事呢?”

徐锦州还是一副五大三粗的粗心模样,急道:“什么这个那个的,陈公公,你能不能说点人话?”

陈铭也不解释,头也不回地转身,顺便挎上徐锦州的胳膊,把他往回拖。

“唉,唉!你拖我干啥!”

林崇岩一步不停地疾步走回提督府内,一间又一间屋子找过去,前院和后院都走了一遍,却怎么也找不到云清的身影。

他渐渐感到纱帽下的细汗越积越多流淌下来,打湿了乌黑的鬓角。院中灯影绰约,在他眼前变得有些模糊。

他一只手扶住院子中央的石桌,支持着身子吃力地坐到石凳上,有气无力地拿下头上的纱帽,额上源源不断渗出的冷汗顺势滑落进他浓黑的眉里。

垂头丧气,怅然若失。

他哑然失笑,如今这样子,哪里还有一点一人之下万人之上权宦的样子,说是丧家之犬也不为过。

迎着月光,凝视投在地上长长的影子,他意识到,自己终究不过孤家寡人一个。

不过,这又能怪谁呢?

“林崇岩?”

身后传来轻柔的声音让他无力弓着的身躯颤了一颤,他没立马回头,而是重新直起背,略略侧过身子。

“你去哪了?”林崇岩抬起眼看向走过来的云清。

云清的脸上并没有他意料中的愤恨和失望,而是十分平静,平静得让他困惑,又让他隐隐担忧。

“我去小厨房呆了一会。”云清回答。

“哦。”林崇岩点点头,这动作他做得吃力,却仍不肯在外表上显露出一星半点。“你为什么还在这?”他问。

“我为什么不能在这?”

“那你是来杀我的?”他笑了笑。

云清凝视他,凝视他额角上的那滴汗珠缓缓滑到他的鬓发里,苍白的脸庞上亮晶晶的,都是失血之后出的冷汗。

“不是。”她的嘴唇微微颤动吐出两个字,简洁、肯定。

林崇岩拿着纱帽的手垂在膝上,帽缨垂在地上,他望着脚下的帽缨,低垂着头再没了力气。

脸庞隐没在黑暗中,云清看不见他此时的神色。

云清开口询问,语调仍然很平静:“那些百姓非死不可吗?”

眼前低垂的头颅传出话语,强作无所谓的样子:“嗯,我下令杀的,怎么了?”

云清说道:“好好说话。”

“什么意思?”林崇岩的头稍稍抬了一点。

云清回答:“我就想问问如果你不下令杀他们,他们会怎么样?你好好说,我信你。”

“你信我?”林崇岩偏过头苦笑:“那我说如果我不杀他们,皇帝也会派人全城搜捕,然后我这个东厂提督也会被一脚踢开,你信吗?”

“信。”

林崇岩的苦笑僵住。

云清又道:“那还有什么补救方法吗?”

人都死了,哪里还有补救方法。

只是林崇岩想了一下回答:“我可以保证他们的家人不受牵连。”

“好。我替他们先谢过你。”

林崇岩以为自己听错了,他想回忆刚刚云清的话再确认一遍内容,还没来得及,臂弯就被一只手扶住。

“我扶你回屋,跪了这么久,伤口应该又绷开了。”云清边说边扶着他起来。

“你......”林崇岩想说什么。

“闭嘴。”云清一句话把他的话头止在那儿:“不想失血而死就少说两句。”

她搀着他一点点挪动步子朝屋子走去,林崇岩高大身体的重量压了一半在她身上,但她仍能带得动他。

“等等,去书房。”林崇岩意识到他们走的方向是自己的卧房,想停下来。

云清拉着他不允许他停步:“大人这么扭扭捏捏的以为自己是个小姑娘呢?什么时候了还破讲究!”

她一路把他搀到卧房里,让他坐在床沿上,然后伸手去解他的衣衫。外衫敞开,里衫上果然有了一片血迹。

她还想去解,林崇岩伸手拍了一下她的手腕,他没了力气用的力道很轻,但还是让云清止了手。

“我自己来。”

“行。”云清顺手拿起床头的一瓶止血的药,扔到了林崇岩怀里。

“你弄好了叫我。”云清一转头,走到了屏风那头。

这一系列的举动行云流水又不带任何情绪,好像没有同情也没有怨恨。

林崇岩伸手解了衣带,把腹上的布条挪开,在渗血的伤口上洒了药,又慢慢取了新的纱布覆上去。

他一抬头,看到了铜镜里映出自己的面孔。

惊诧。

不是因为脸上的毫无血色,而是因为他发现,这张脸上原本的阴鸷深沉竟然变成了如今的柔弱无助。

不过就受个伤,怎会如此?

“好了没有?”屏风那头云清问道。

林崇岩合上衣服,倚靠着床柱半躺下,说道:“你出来吧。”

云清从屏风后走了出来,站到床前,神情凝重地注视林崇岩。

林崇岩问道:“你不杀我是因为我手上还有你家人?”

“不知道。”

“什么?”

“我说不知道。”

“你什么意思?你觉得我狠毒,让你们云家永世不得翻身,让无辜百姓惨死,这些都是你想杀我的理由,我也觉得很正常。可你现在说不知道?”

云清平静地回答:“因为我知道有些事你不想做但又不得不做。今晚上发生了很多事,我不能完全理清楚,也不知道有些仇怨到底要归咎给谁。虽然诸般可能在我心中演练了上百遍,但真到谜底揭晓的那一刻我还是会无所适从。既然当下还不能完全想清楚,就只能回答不知道,既然不知道,那我就不能眼睁睁看你流血而死,毕竟你这一刀是我刺的。”

她坐到了床沿上望着他:“林崇岩,我暂时不会走,你休息一会吧,我在旁边陪你。”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