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章 不能牵扯的人

  • 侯女权宦
  • 起飞的猪蛋
  • 2618字
  • 2021-07-20 07:43:56

“林崇岩。”皇帝垂眼一动不动地凝视茶盏上氤氲起的雾气,声调平稳地说道:“火灾已经扑灭了,烧毁的那几处宫殿你准备怎么办?”

“回主子,奴才已经和内阁各部打了招呼,让他们即刻上疏奏请重修宫殿。”

皇帝很满意,但似乎还不放心:“他们真的会奏请吗?”

林崇岩稳稳回答:“主子可放心,此事关乎主子的住行,关乎皇家颜面,六部九卿的各级官员自然不会放任宫殿被毁主子无处可住。”

这回皇帝更加满意了,微微颌首:“那这重修宫殿的费用,就要麻烦户部出钱了。你算过需要多少银两吗?”

“烧毁的宫殿一共五处,算下来大概三百万两。”

“这么多钱啊。”皇帝抬高了些脸庞,陷入思索:“户部能拨出来吗?”

这次林崇岩没有即刻回答,这个问题他有点心虚,但斗争了片刻后还是不得不答:“为了主子的住行便利,户部就算再怎么样都会拿出这些钱的。”

“嗯。”皇帝捋了一下胡须,心满意足地喝完了茶盏中的茶水,搁回桌上,用指尖点了点桌面,示意云清满上。

云清加满之后,不由自主地瞥了一眼跪在地上的林崇岩,不知他是不是感受到了这一瞥,一直低垂的头也微微抬起,抬眼看了一眼云清。

纱帘两侧,林崇岩眼中闪出的担忧目光照进了云清眼里。

云清知道他还受着伤,但此时他仍能稳稳地跪在坚硬的青砖地面上,一定是强忍痛楚。

她有些担心,但她不能打断他和皇帝的对话。

皇帝又问话了,不知怎地,他刚刚的心满意足现在又有了些忧虑:“你说,户部现在哪里能有这么多银两?”

还没等林崇岩回话,他又道:“户部现在,应该还有不少受过贵妃恩惠的人吧...”

云清的心揪了一下,她很快明白过来皇帝的忧虑,也随即想到接下来的事情走向。

“是。”林崇岩声音淡然,似乎这事和他没关系一样。

皇帝双手搭在椅子两侧,默然了一会,才耐人寻味地问道:“户部有表态,这次重修宫殿的奏请什么时候上吗?”他的脸色暗沉了些:“我要你明确回我,不要那些虚的。”

云清从皇帝的脸上,看到了前所未有的阴翳。这副神情,让她的后背一凉。

“还没具体说。”林崇岩不慌不忙地回答。

“哼。”皇帝猛地朝椅背一靠,发出不屑的轻哼。他抓起茶盏一口喝了下去,又急促地点点桌面示意满上。

“既然这样。”他的脸色阴沉着,声调却有意放得温了:“那就给沈盛官复原职吧。”

云清正在倒茶的手一颤,茶水洒了点出来落在桌面。她心里一惊,用袖口轻轻擦去了茶水。

皇帝的眼珠转向桌面的水渍,脸色更加难看。

“林崇岩。”他朝林崇岩发话了:“这个事情,你做的不好,一个小小的教坊司官妓失踪案,就想把沈盛弄下来。这事,你没好好想过。这一点,你不如你的手下陈铭做事细致。”

果然,云清猜的没错,这果然是皇帝的意思!可是他为什么要这么做?因为他不喜欢贵妃了?还是因为他忌惮贵妃的人在朝中的势力?

面对皇帝的责难,林崇岩仍然非常平静,安之若素得如事先已经预料到了一般:“是奴才想的不够多,奴才资质愚钝还请主子指点。”

听到林崇岩担责,皇帝的脸色稍稍好了些,眼底甚至攀上一抹得意之色:“说到底,还得朕给你指一条明路不是?”

他捋着胡须慢声说道:“杭州出了民变,闹得有点凶,浙江那帮人官官勾结,给朕的奏折里写的都是说刁民惹事,朕当然知道是杭州知府和乡绅逼民太甚!那个杭州知府,和沈家是同乡。朕看,就派你去杭州,替朕好好看看,究竟是哪些个刁民,又是怎么个惹事法。”

“是!”林崇岩想都没想就立刻应答,随后又说:“陈铭为人聪慧,做事果断,可以在这段时间内补奴才的空缺。”

“好。”皇帝答应下来。

他半阖眼:“到时候,记得把他们的家抄了,浙江富庶,官员自然也少不了剥削,民脂民膏估计也有上百万两。”

“是。”

皇帝颌首,陷入了自己的冥想中,眼前展开一幅画卷,画上白花花的银子堆积如山,一车车官船运到京城,转眼间,巍峨宫殿拔地而起。

他嘴角上扬,习惯性地用指尖点点桌面,示意倒茶,云清在旁轻声说道:“茶已经满了。”

皇帝睁开眼瞥了瞥云清,在她脸庞上停留了一下。没想到,林崇岩的府上,还有个这么清丽的奴婢。

只是她的眼睛,让他突然想到一个人。

哦,还有这件事。

他启唇:“记着,无论之后沈家怎么样,都不要把云如归的那件案子带出来,他的罪名得坐实了,不要给人落下什么话柄。”

这句话像一把剑,刺中云清的心脏。她蓦地抬起头看向皇帝,又看向纱帘后的林崇岩。

“主子放心,绝不会牵扯到这件事。”林崇岩没有抬眼看她,反而把头压得低低的,紧盯脚下的青砖。

“很好。”皇帝餍足似的把身子往椅子下滑了滑,随手拿起桌上的茶盏喝了一口,给云清使了个眼色,命令道:“下去吧。”

云清端起茶盘向外走去,只是此时她的脚底有些发软,头脑更是昏昏沉沉,走到纱帘前时,脚底踩到了纱帘绕起的一个漩涡处,一个踉跄险些摔倒。茶盏相碰,从茶盘中发出叮当声音。

“嗯?”皇帝的眉头挑高了些,对奴婢的毛手毛脚不太高兴。

几乎是同一时间,林崇岩也一个箭步站起来,隔着纱帘扶住了云清,用力握了握她的手臂,紧接着提高了音量故意责骂道:“还不跪下请圣上赎罪!”

云清会意,顺势绕过纱帘走到林崇岩那一侧,跟着林崇岩一起跪倒在地砖上,叩首道:“请圣上恕罪。”

她的头叩在地砖之上,衣领低垂到地面,只一眼就望到了夹在胸口的匕首,银光在她的衣衫内闪现,她只要轻轻一掏,就能掏出来。

她盯着那点银光,微微失神。

纱帘那头皇帝放柔了声音:“起来吧,第一次见到朕,难免。”

“谢圣上。”

林崇岩的叩谢声在耳边回响,云清用余光瞟见他已经半直起身子,在等着她也起身。

但是云清还盯着匕首,心跳越来越快。

突然,她的手腕被死死扣住,林崇岩俯下身子把脸凑近她,几乎是在恳求:“快起来。”

她回过神,这是在做什么?屋外就是守兵,难道她不要命了吗?

她放下那个不可思议的念头,随林崇岩站了起来,随后退了出去。

就在她退出去的这当口,皇帝有意询问林崇岩:“昨天百姓是怎么议论这场火灾的?”

“已经有人妄议天灾了。”林崇岩回答得很干脆。

“妄议天灾!”皇帝倏地站了起来,把身后的椅子撞了一下,刚刚的那种天子威仪一瞬间倾塌,成了心虚的恼怒:“究竟怎么妄议的,他们说朕什么?说这是天谴是不是?朕旰食宵衣勤勉政务不敢有一日荒废,他们就敢这么对朕!”

震怒之下,他随手抄起桌上的那本林崇岩读了无数遍的《左传》,朝前方重重地砸过去,转眼间书籍就像张开了大口,吐出的纸屑漫天飞舞。

“刁民!都是刁民!”

皇帝在书桌后来回踱步,他转头望向林崇岩,阴沉着声音:“林崇岩,朕钦点的东厂提督大人,你准备怎么处理?”

话音刚落,云清合上了两扇门之间最后一道缝隙。

“咯吱”一声之后,门里林崇岩不带情绪的声音传到了她的耳中:“已经全部处死。”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