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章 止血

  • 侯女权宦
  • 起飞的猪蛋
  • 2038字
  • 2021-07-17 09:53:53

云清从裙摆撕了一条布条下来。

林崇岩更加无奈了:“你这外裙托在地上这么脏,用来给我包扎伤口,只怕我还没流血而死,先要高烧而死。”他叹了一下:“看来云小姐真的是恨极了我,巴不得我换着花样去死。”

云清无法反驳,只能转过身子稍稍敞开衣襟,从内衣里撕了一条出来。

这次林崇岩没再出言讥讽。

云清拿着布条,停在原地问道:“先告诉我你把她们带到哪儿了?”

林崇岩回答:“她们被带到郊野的一处宅院里去了,那里依山傍水环境很好,你家人住着一定会很舒适,这你不用担心。至于具体去了哪儿,你不用问,你也知道我不会说。”

林崇岩说的没错,就算她真的用他的性命威胁,他也不会松口的。

“那多谢大人照顾我家人了。”她冷冷说道,手上仍然拿着布条没有动弹。

林崇岩接着道:“其实这宅院我一早便让下面的人买了,本想之后找个由头把你云家女子接出来安置,还你云家的情,没想到你却要铁了心要抢先一步出逃。”

云清一怔,难道那日他说的两全其美就是这个?把云家人接出教坊司,然后把自己控制在他手上?

她心中的谜团越来越大,林崇岩到底为什么,非要她陪着他?

就因为他觉得她好玩?能当个偶尔咬人的小猫小狗?

她不觉得自己身上有任何能让他觉得好玩的地方,她的脾气,她的性情,都不像是能让这个东厂大太监喜欢的。

她兀自想着,林崇岩出言打断了她:“云小姐,你再犹豫,我就真要失血而亡了。”

云清回过神,伸手把林崇岩的外衣敞开,露出里面的衣服,她还想敞开里衫,却发现里衫的两侧在靠近腰身的地方打了个结,需要把结解开,才能露出受伤的地方。

她问道:“你能自己解开吗?”

林崇岩尝试着抬了抬手,却因为失血过多没了力气,他彻底瘫靠在舱壁上,瘦窄的脸上没了血色,将那对浓重乌黑的剑眉衬得十分显眼。

云清叹了一声,无奈,只能伸手想要从他的腰窝上把系带解开。

林崇岩说道:“把眼睛蒙起来。”

云清一脸无语:“什么时候了你还来这套?你一个大男人还怕我看吗?”

林崇岩的头靠着歪在一边,笑了笑:“云小姐可真说错了,我不算个大男人。”他垂眼示意了一下腰下,说道:“你要是解开了,下面的里裤就要露出来,我想你不会想看一个太监和普通男人有什么不同吧?”

云清脸上一红,以前就听说太监都是挨过一刀,再不能娶妻生子的人。来到教坊司一段时间了,耳濡目染,她也听过一些关于男女之事的只言片语,对生儿育女的过程有些连蒙带猜的了解。这一刀是怎么弄的,她自然也知道一二。

他这么一句话说得没什么毛病,却叫她听得局促窘迫。

林崇岩瞧见她脸上的红晕,努力扯了扯嘴角,笑道:“我忘了云小姐还是个黄花姑娘,不如这样,下次带你去青楼见识见识你就知道了。”

云清脸上更红,生出恼怒,把布条揉成一团摔在林崇岩脸上,骂道:“你真的有病!再说这种混账话我就弄死你!”

林崇岩继续笑着,突然眉头一皱,被腰间的疼痛阻断了脸上的笑意。

云清最终还是收起怒气,从林崇岩的里衫边角扯了一条布条,蒙住了眼睛。

黑暗中,她伸手解下系带,把林崇岩的里衫敞开,然后去够他腰间的伤痕。

不知道碰到哪里,她只觉得指尖传来纱布的质感,好像是他的胸膛受了伤,也用一块纱布进行了包扎。

林崇岩无奈的话语传来:“你乱摸什么?”

云清有点慌乱又有点窘迫地说了声“抱歉”,把手往下走了走,借着衣服的方位推断伤痕的位置,然后一点点挪过去。

云清的手上突然触到了黏糊糊的东西,随之听到林崇岩“嘶”了一声。

“是这儿吗?”

“嗯。”林崇岩确认了方位。

云清拿起布条,覆在伤口上,伤口比较低,她伸手拽住他的裤子边沿,想用裤带压住止血的布条。

她拽了拽,好像拽不动。

只能身子凑近上来,再把手往里面伸了伸,拽住更多边沿。

她觉得自己离林崇岩好近,近到甚至能隔着蒙眼布条感到他的鼻息拂上她的眼角。

突然,她觉得气息更近了一些,紧接着嘴唇上被一个软软的东西压了一下,在唇角上留下温热的、湿润的触感。

她几乎是下意识地伸出舌头舔了一下唇角,想把那阵轻柔的温热压下去。但是刚舐完,她意识到了什么,一个巴掌就打上去,重重拍在林崇岩脸上。

“你做什么!”

她回手就要把覆在眼上的布条扯下来。

林崇岩淡淡地回了一句:“我现在敞着衣服,露着里裤,你真的要看?”

行,你厉害。

她住了手,威胁道:“再对我动手动脚,我就会看。”

林崇岩语气里透着得逞式的笑意:“我不相信云小姐会这么不要脸。”

云清忿忿扭过脸,用力把裤沿拽上来,压住伤口,又把他的衣衫一件件重新合好,这才扯下蒙眼布条。

眼前的林崇岩脸上还是没有血色,不过他腰间的血已经不再源源不断地渗出,看样子不会有大碍。

她还是气不过,又搓了个布团摔在林崇岩半阖着眼的脸上,让他缓缓睁开眼睛。

“嗯?”他微笑。

云清叉着腰:“你到底怎么知道我跑到这儿了?”

“昨天有个锦衣卫撞见你驾车往城外赶,他之前跟着徐锦州当差,见过你,就把你认了出来。”

“然后汇报给你,你就不动声色地派人跟着我,又悄无声息地把我的家人抓走?”

林崇岩摇摇头:“不算抓,我是请你的家人去过安稳日子。你们逃得了一时,逃不了一世,与其以后提心吊胆过日子,不如跟着我清清白白做人。”

云清挑眉:“你什么意思?为什么我们清清白白做人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