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章 玩物

  • 侯女权宦
  • 起飞的猪蛋
  • 2416字
  • 2021-07-08 07:09:00

她抬步走上斜坡,这次放慢了脚步和林崇岩并排。

她说道:“我是因为您把郑绪诚拉进这摊浑水里,他无官无职,只是巡抚的公子,不应该被平白扯到这件事里。”

山坡上的土地明显松软很多,云清没走两步鞋尖就陷在泥里,湿润的泥土沾上鞋底衣裙。她无奈,只能低头提了裙摆把那块变得污黑的裙底提离地面。

林崇岩打着伞,低头看见她的衣裙脏了一截,皱起眉头。

“那赐婚的事呢?云小姐怎么看?”他边看边问。

云清道:“这不是很明显吗?”

林崇岩的眉头皱得更紧,很好奇她的想法。

云清笑道:“明明进京只是为了给父亲求得一些援助,却被直接赐了婚,这就罢了,赐婚的对象又偏偏是前任内阁首辅家的小姐。这意图难道不明显吗?

大人既想控制住福建的郑大人,又想巴结一下清流们,好在沈盛下去之后留一条后路。”

她手指用力握了握林崇岩,歪着头讪笑道:“我猜得对不对?”

“算是吧。”林崇岩答道。

他本来是想问云清的态度,不过她这么回答也没错。

看到她从泥里把脚抬起来,湿泥溅到自己的黑色衣摆上,林崇岩有些不悦,手上一用力把她整个人从那块湿泥里拽过来了一些,让她靠在他的臂膀上。

林崇岩凝视被自己拉过来凑近怀里的云清,又想起了三年前她从自己怀里跌跌撞撞红着脸出来时的画面,那个时候,她的脸蛋比现在多些婴儿肥,多了几分懵懂可爱,还没经历过风雨的侵扰。

那时候他不敢有什么妄想,和福建巡抚的公子成婚,珠联璧合一对佳偶,谁又能忍心拆散呢?

更何况,他也不配。

谁知道三年之后,他就变了想法。

要不是云家被抄,云清沦落教坊司,又一次又一次地想要反抗,非要出现在他面前,他也不会建议皇帝给郑绪诚赐婚。

现在,他不想许诺给她永久的安宁,让她能够远离自己安心留在教坊司了,但也不会就纵容她翻案,想着和自己作对。

既然她不愿安心留在教坊司,那就得呆在自己身边,就这么安安静静地呆着。

他有这个手段。

他低头凑在她耳边,放柔了声音:“这件事算是我欠你的,以后我会补偿给你。”

呵。

云清呵笑一声。

“为什么是欠我的?我和郑公子早就没有婚约。如果这都能算是欠我的,那你给我爹按上的罪名又算什么?你又准备拿什么来还?”

林崇岩握着她的手在手心里攥了攥:“以后你会知道的。不过,你不能就这么跑了。”

“你想说什么?”云清乜着他。

林崇岩意味深长说道:“你还想着要自己逃出去是不是?想离开京城,想离开我?”

他的掌心攥得更紧,脸垂着几乎要埋在她的云鬓里:“这可不行,你得好好呆着,我答应给你的补偿,自然会给到你。否则,我可得派人把你给逮回来。”

云清斜过身子远离了一点凑近过来的林崇岩,抬脚踩在林崇岩面前的一块裸露的岩石上,弯腰随手拍拍弄脏的裙摆,将因为淤泥粘在一起的折角拆开来,把裙摆重新展开。

胸口因为弯身直接靠在了膝盖上,离在脚踝边整理衣裙的左手很近。

她停下动作,回手放在了膝盖上,凑近了胸口微垂的衣襟。

“大人与其担心我是不是要逃出去,倒不如担心担心自己的性命。”

云清瞥了瞥那条刚刚走上来的山坡小路,路上空荡荡的,整个山上只有她和林崇岩两人。

“现在你身边没有锦衣卫,也没带着防身的武器,就这么孑然带我来这空无人烟的隐秘山林,难道不怕我会随时杀了你?”

手指与匕首之间,仅有衣衫相隔。

林崇岩望着云清蓄势待发明示他的动作,坦然笑笑:“你觉得你一个弱女子能杀的了我吗?”

“我没试过大人您的武功。”云清的手指凑得衣襟更近:“大人也没试过我的武功。我倒是很想知道,如果真的要打起来,我是会杀了你,还是被你所杀。”

她偏头一笑:“不如现在试试?”

“你不会这么做的。”林崇岩自信得出奇:“山脚下那么多人都看到我带你上了山,你把我杀了,你觉得他们会追不到你的头上?到时候满门抄斩,这个后果你担不起。”

云清唇角撇了撇,手指还搭在衣襟上,只是没有再进一步去够里面的匕首。

她是真的很想用那一招封喉的招式。

不过林崇岩说的确实是事实。如果她孑然一身孤身一人活在这个世上,那她不会有这么多犹豫。只是她并非一个人。

林崇岩轻轻甩开油纸伞,让它飘然落在旁边的岩石上。他走近了些,把云清落在衣襟前停滞的手挪开了,然后帮她整理衣口。

“你承诺过在沈盛倒台之前不会给我使绊子,现在沈盛的事还没有结果,不用心急找我报仇。”

云清问道:“这事什么时候会有结果?”

“很快。不要心急。”

林崇岩给她理好了衣襟,转而又把她的披帛往胳膊肘里面掖了掖。

披帛被转过来,他才发现上面也积了雨水和污泥,变得和裙摆一样脏了。

他皱皱眉,说道:“下次给云小姐换一身衣裳,天气转暖了,也该有些春衣了。”

“我是你的玩物了吗?”云清偏着脸眨眼问道。

“什么?”

“你不杀我,还对我这么好,又送我琴,又送我衣裳的,更不许我离开京城离开你,到底因为什么呢?”

她很早就在考虑,林崇岩的目的到底是什么。

她直起身子更近一步:“大人到底是不是有些喜欢我,还是单纯想看看,一个侯门小姐沦落了风尘,给宦官玩弄成为玩物之后,到底要如何自处?”

林崇岩低声道:“你就这么看我?觉得我是在玩弄你?”

“我不想和你玩虚的。”云清一把抢过披帛放回自己臂弯:“是就是是,不是就是不是,痛痛快快不好吗?难道我非要假装什么都不知道,什么都意识不到,跟着你的步骤走,甚至讨好你勾引你,那样才行?”

林崇岩倒是对这突如其来的质问无可奈何,她总是这样,软下来没一会儿,就又会刚硬回去。

“云小姐不用自作多情。”他捡起伞,还是没有说出心里的话:“我只是因为第一次见你的时候,把你的步摇撞坏了,想着要送你些不值钱的衣物补偿一下而已。”

他瞥了一眼她头上的发簪,是一只劣质的铜制簪子,上面仅仅点缀了些有的没的红色珠花,看上去并不算精巧。

“顺便把云小姐的首饰也换换吧,我回头找人去做。”

他给云清打了伞,想带她下山。

“你自己下去吧。我想先在山上走走。”云清忿忿言道,她看不懂眼前这个人,也不满他总是顾左右而言他,故作深沉不愿意把话说开。

她不知道他脑子里是不是藏着什么惊天秘密,又或者有些什么别的筹谋。

这回林崇岩没拦着她,只是把伞放倒她手上,说道:“我晚点回来接你。”

正好,他等会要去做的,也不是什么好事。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