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章 挟持的就是你

  • 侯女权宦
  • 起飞的猪蛋
  • 2209字
  • 2021-06-27 10:36:53

杜盛才什么人也没有带,径直往外面跑,准备穿过后门去往那条巷道。

他脑中的猜想越来越清晰,车里的,又是需要让他处理掉的尸体,多少次了,这些脏活都是他来干,这会东窗事发的关头,就更要让他来做这个替罪羊。

但是他别无办法,眼下都察院里的汪静是个难缠的长官,就算用这件事扳不倒高高在上的沈盛,也不会放过自己这个打下手办坏事的九品芝麻官。这会子,他能做的,就是尽力帮沈盛把这条口子堵上,在汪静还没查出确凿的证据之前,把人处理干净。

而且,这次也不能再那么兴师动众了,知道的人越少越好。他怀疑,汪静还派人在教坊司周围监视着。

他越跑心里越恨,凭什么坏事都让自己做尽了,灾祸还得自己担着!明明就是个买官捐出来的九品,好不容易弄了个京官当当,在这遍地权贵的地方无权无势,天天得被上面的人呼来喝去不说,如今还要为他们掉脑袋。

他跑着跑着眼泪就差点流下来,他突然想起来家里的那块长得不好看的木头,不不不,不应该叫她木头,至少她还算个贤妻良母,能把家里照顾得井井有条。还有家里的两个孩子,家里的猫啊,狗啊....

草!早知道就不买这顶乌纱帽了!如今油水没捞着,脑袋还得掉,当初还不如留在家里安心过自己的恬淡日子。

“大人!”云清一直跟在他后面,此时跑得也有些气喘吁吁,这是她第一次知道天天作威作福啥事不干的杜盛才还能跑得这么快。

但是杜盛才就像完全没听见似的,直接跑出了后门。后门所在的巷道通往那条云清所说的死胡同,中间还有一条通路横穿,东厂派来的马车就是从这条横向道路上进来的。

转眼之间,两人已到了那条横路附近,远远地看到了停在胡同中的马车,马车上没有任何装饰,走在路上,只会让人以为是普通人家的代步车辆。

杜盛才的脚步放缓了缓,他把头上的官帽摘下来放到云清手上:“拿着。”

这官帽,估计也戴不了多久了。

云清手上拿着他的这顶乌纱帽,有点湿,是他跑了这一路又惊又慌出的汗。

“她妈的!”

远远地,传来这一声喝骂。

这个声音...云清的后背一张凉意。

杜盛才还没注意到这声熟悉的喝骂,仍然在擦着头上的汗水,脸上还是那般愤恨苦恼。

云清回头寻声,只能看见后巷那头,教坊司正门开启的方向上,出现了一匹黑色骏马,马上沈盛的缎面衣裳极尽华丽,在日光下反射亮光。

人和马的身影一闪,就消失在了巷道尽头。随后,又是几匹高马驮着沈盛的跟班穿行而过。

这个时候,沈盛居然在这个时候来了!

云清做梦也没想到,沈盛会突然跑出来打断计划。

“人呢!人都死哪去了?”

沈盛的嗓门很大,声音远远地传过来居然还能让人听得清楚,听起来,他是又喝了酒,耍起了酒疯。

这回杜盛才是真真切切听到了沈盛的喊声,他先是惊疑,又立马恍然大悟,转向恼怒。

“你这个小妮子你...”他怒不可遏指着云清。

云清放眼越过杜盛才气恼的脸,见到他身后的马车上的布幔挑开,两个男的钻出来,他们颌面干净,看起来是东厂的人乔装打扮。

杜盛才也感受到了身后的动静,来不及回头,立刻迈开步子就要往前面跑去。

“救...”

他伸出手正要叫喊,云清已经奋力飞起一脚,正踢在他的要害,杜盛疼得弓下身子,还没喊疼,嘴巴就被云清一把捂住。

身后两个太监也跑了过来,一左一右二话不说抓住杜盛才的两臂,就要把他往胡同里拖。

“人死哪去了?老爷我过来消遣了,都没人迎接?”沈盛的酒后叫骂还在源源不断传来。

杜盛才的眼睛猛地一瞪,也使出了浑身力气,跳起来用力一挣身体,竟然把身后两人的手挣脱开了。

“救命!”杜盛才这回喊出声,又往云清的方向撞上来。

不能让他见到沈盛,不然这事就泡汤了!

云清也来不及细想,看着杜盛才人高马大的身形猛冲上来,她也直接一侧身,硬生生地撞向他。

“小心!”胡同那头传来一句压低声音的低吼。

杜盛才身后的两个太监愣在那里,刚想上前去抓杜盛才,就看到身前两具身体相撞。后面那具如此高大,显得前面那具十分瘦弱。

他们瞪大了眼睛,以为眼前就要上演一幕血肉模糊的惨状,前面那个瘦弱的女子如何能抵挡得了这么猛然一击?

砰!两人狠狠地撞在了一起。

巷道里的几人都瞪大眼睛惊讶非常。

一撞之下任何一方居然都没被撞飞,杜盛才和云清的身体几乎是同一时间朝相反的方向倒了一下,像不倒翁一样,两人踉跄一下又很快站定。

只是这次杜盛才已然有些懵了,没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只觉得身上有点隐隐作痛。

他刚要理清思路,眼前已经多了一把银光耀眼的匕首,刀刃横在他的脖颈,攥在云清的手上。

“你再动一下我就杀了你!”

“你他妈知道我是官吗?”杜盛才的呆滞退去,又变得愤恼。

“知道。”杜盛才的肩头一沉,被一只手搭住了。

他回头,看到了一张满脸络腮胡,孔武威严的方脸。

“千户大人!”杜盛才的脸上绽开欣喜:“救救下官,这妮子公然挟持朝廷官员!”

徐锦州瞟了云清一眼,又看向他,嘴上扬起得意的笑容:“不错,挟持的就是你!”

“什...什么?”杜盛才的笑容凝固了,不过他马上也怒喝不出来了。徐锦州的手上用力,让杜盛才痛得直张嘴,他的嘴刚一张开,就被塞进一个布团满满当当。

“带走。”徐锦州把人交给两个太监。

这次杜盛才只能老老实实被绑到了车上。

徐锦州回过脸看着云清,上下打量了两遍,阴恻恻地说道:“你力气倒是不小!难道不疼?”

“不疼?”云清揉着自己的胳膊,嫣然笑道:“我都差点散架了!”

徐锦州鼻子里“嗤”了一声,脸上已有笑意,他又打量了云清两下,心中更是有些惊叹。

这姑娘,力气不是一般的大。

教坊司门外,沈盛的脸上浮着绯红的醉晕。

“刚刚听见什么声音了?”他问身后的几人。

“什么声音?”几人面面相觑。

“没有?哦。”沈盛挠挠脑袋。

教坊司的大门敞开,王管事探出个头。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