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藏污纳垢

  • 侯女权宦
  • 起飞的猪蛋
  • 2431字
  • 2021-06-07 20:12:24

这两个女孩?在场的人脸上不约而同地起了变化。教坊司是培养官妓供人取乐的风月之地不假,但也不曾培养过銮同。女孩子终究是要等到十五六岁,长开了,才会出去接客。

在这大明朝的官方妓院里都没有的事,居然会被这几个人模狗样的洋人堂而皇之地提出来?

陈公公不置可否地笑了一笑,这事他不好直接表态。虽然心中有些恶心,但得罪了洋人,买卖没了着落,国库没了来源,难保宫里不会怪罪下来。

毕竟,才抄了庆国府,也没抄出来多少财产,宫里想要填补亏空的企图,落空了。

这件事情,必须林崇岩拍板。

林崇岩脸上倒没什么起伏,只是冷淡又简短地一锤定音:“这两个女孩还太小了。我们没有这样的规矩。”

不行?

带头的西洋客商傲慢地耸了耸肩,推开官妓一把靠在了椅背上,身旁的同伴操着非常不熟练的汉语一字一顿地说:“五十..万..个布,十万..个..茶叶。”

陈公公的眉头瞬间舒展开来,又望向林崇岩。

林崇岩还是淡淡地回应:“不错。”

说完了这句,缓缓端起茶盏品起茶来。

房里的人都停在原地,这样的表态和没表态无异。到底是同意不同意?他没说。

客商们看着眼前的情景都感到十分疑惑,不知道是自己刚刚没说清楚还是他们没听明白。

茶盏放回案几上,林崇岩转头瞥了一眼陈公公:“愣着什么?没听客人们允诺了五十万匹布,十万斤茶叶吗?”

“属下一时没晃过神来。来人!把刚刚的数量记上,单子拿过来!”陈公公立马接过话:“既然几位都表态了,要定五十万匹布,十万斤茶叶,那明个就能直接签单子了。”

他展出更灿烂的笑容,感叹性地点点头自言自语道:“哎呀!也不枉费了这么多时日的奔走了!累了几位贵客,也苦了咱们几个跑腿的啊!好在有个好结果,好事多磨吗!”

客商们愈发疑惑了,很快疑惑变成了恼怒,带头的客商用力地摇着头,叽里咕噜说着西洋话,他的同伴见状抬起手指:“条件...她们。”

手指指向的方向,两个女孩睁大恐惧的眼睛,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她们单薄的衣领被几个管事的太监高高地扯在半空,露出冻得发紫的脖颈。

带头的客商高傲地抬起下颚望向林直,嘴角发出的奸邪笑容,偏要将大明朝的尊严踩在脚下。

林崇岩迎着这挑衅的目光,脸上仍旧是看不透的深沉,嘴角礼节性地微微上扬,双眸却如黑黢黢的深渊,让人看不透其中的情绪。

“毕竟是蛮夷,有什么办法呢?”

声音很平淡,他像不在乎似的,再次端起茶盏放到嘴边。

这等于是松了口。

陈公公的头稍稍偏了一下示意,那头扯着女孩领口的手动了起来,将地上的两个女孩粗暴地拽到厢房中央。

为首的客商终于满意了,离开椅背向前探出了身。

“啪”

一扇白雾突然袭到厢房中央,形成一道雾幕阻挡了他探寻的视线。

“搞什么?”陈公公厉声喝道。

一个人从院子里钻上来,跪在两个女孩身前:“大人恕罪,奴婢不慎将雪扫了进来。”

站在不远处的奉銮官这时看清了,跪下的人正是那晚顶撞自己的云家长女云清。

厢房里的情形云清看得一清二楚,虽然听不清里面人说的话,但是看到两个年幼的妹妹被拖拽上来,正对着另一头神情猥琐的几个西洋客商,她完全能够猜到事情原委。

她绝不能让这事发生。她不能眼睁睁地看到还没成年的妹妹就这么被毫无人性地摧残。

她们还是儿童的模样,什么样的魔鬼会下得去手!又是什么样的魔鬼会把她们送上这条绝路!

“这点事也做不好,不要命了吗?”陈公公显然不认识云清,带着愠怒拍落衣袖上的雪,也指了指对面同样被雪花呛到的西洋客商,示意手下去给他们清理雪渍。

等他理好了衣服,发觉这个少女还跪在地上。

“还不打扫好了退下去?”陈公公的眉头挑了起来。

“是。”云清应了一声,还是没有动。

陈公公的心头的恼怒很快变成了狐疑,察言观色是他的拿手好戏,他立马感到事情没这么简单。

“你干什么?”

云清低着头闭上了眼睛,她知道自己没有退路,即使今晚可能死在这儿,这也是唯一的希望。

“这儿的雪太多了扫不干净,需要再多两个人手帮忙清理,请大人把这两个女孩留下来扫雪吧!”

“什么?”陈公公的眉头挑得更高了,头也不回地向着身后尖声喝道:“杜大人!你们教坊司怎么管的人?”

奉銮官几乎连滚带爬地跑过来:“是下官教管不严,请各位大人恕罪!我这就把人弄下去!”

云清的头压得更低,声音却更加响亮:“这里实在是不干净,请大人们留下两个女孩清理吧,我愿意代替她们!”

“你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这里是你能说这些的吗?”奉銮官克制又急躁地低吼。要不是有各位大人在面前,他早就弄死云清了。

“请几位大人放过她们吧,她们才不到十岁!”

“你他妈住口!”

奉銮官已经乱了阵脚,声音还在尽力克制,身体上已经无法自控地飞起一脚狠狠地踢在她的背上。

背上犹如巨石压来,在胸腔中掀起一阵翻江倒海。云清一只手撑在地上勉强撑住了身子,开弓没有回头箭,她不能轻易倒下。

“我愿意代替她们,或者怎么样都行!”

“住口!”奉銮官急红了眼,嗓门越来越大,一脚一脚地踹上她的脊背。

云清闭上眼睛,这种时候,她不能反抗,却也不能倒下。她只能这么直挺挺地跪着,任凭一脚一脚踢在背上的疼痛蔓延到心里。

疼痛一阵阵袭来几乎将她的所有心神占据,不久急促的晕眩感又压迫到头顶的每一处神经,意识在逐渐模糊,她只觉得胸中的气血就要喷薄而出。

飞起的脚突然不再落下,云清的灵魂猛地被拉回了躯体深处,大梦初醒一般,所有清醒下的痛苦与绝望又重新占有了她。

“督...督”奉銮官断断续续的声音传来。

她睁开惊异的眼睛,希望占据上来挥去了沉重的黑暗。

不知道什么时候,林崇岩已经走下来站到她面前,他的手轻轻一抓,奉銮官暴风骤雨般落下的腿就被抓住停在半空。

奉銮官脸上的五官扭曲在一起,明显是林崇岩用力让他吃了痛。

“好歹是正九品,现在这是在干什么?你是要在洋人面前丢我们大明的脸面吗?”

他的脸上不见任何愤怒之色,声音却低沉得吓人。

奉銮官跳着后退了几步,尽力忍住腿上的阵阵酸痛,欠着身子服从道:“下官一时失态,请督公责罚!”

林崇岩没有再看奉銮官,而是微微低下头凝视着地上的云清。这个少女的脸上爬着一条红蛇似的血印,环绕着两只闪着亮光的眼睛。

这眼睛,有些似曾相识,流转明丽,如今更是同时杂糅着绝望的印记与希望的光彩,撩拨起他内心深处的一处涟漪。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