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章 东厂
  • 侯女权宦
  • 起飞的猪蛋
  • 2251字
  • 2021-06-24 09:16:40

这次书房四面都点上了灯烛,屋里很亮,家具陈列有致,只是不见书房主人的身影。

云清站在屋里,百无聊赖地翻看着书桌上的一本左传。

林崇岩今晚会不会出宫回提督府,还不能确定。

林崇岩在皇帝身边的待遇与一般宦官不同,太监大都只能住在宫里随时伺候宫里的主子,除非外派到地方,否则根本不可能有外宅可住。但林崇岩却被皇帝特准了外设私宅的权力,甚至可以不用每日进宫待命。

这样的特权,可以说的上是独一份。

云清心不在焉地翻着书页,直到听到远处的打更声。

三更了。今晚林崇岩应该不会来了。

她把书放回桌上,准备要回去了。

一推门,夜风倏地刮了进来,吹扬了她臂间的披帛。这让她猛然想到昨晚在屏风之后换衣物的事情。

那些换下的衣物,她竟然忘了带回去。

屏风还静静地立在原地,遮挡住书房的一角。

她连忙回屋,绕过屏风去找褪下的衣物。

千万不要被林崇岩注意到了才好。

但是眼前空荡荡的,除了青色的地砖,屏风之后再无其他。

云清的两颊立刻有点发热。

应该是被拿走丢了。她定了定神,很快安慰自己。

这些东西其实也没什么。都是些旧衣裳,还碰了水,早就看不出来是些什么东西了。而且林崇岩那种人,想必也没有兴趣去研究女子的衣裳。

她又呼出口气,拂去脸上的害羞。若还在侯府,这样的女德教条是一定要遵守的,可是现在不再是深居闺阁的侯府小姐,她也早就抛掉了这些严苛的教条。

她和她父亲一样,骨子里都不是那种过于拘泥小节的人。

她重新回到门口推门出去。刚走到前院,一只灯笼吊了过来,灯光照亮的地方,隐约显出玄朱色的宫服。

“云小姐?”林崇岩停下脚步,显然刚刚从沉思中惊醒。前面提着灯笼的随从也赶紧停下,两个人一前一后站着,都面对着云清有一刻发愣。

“我以为您不会回来了。”云清走上前,看见林崇岩的宫帽下,一对长久皱起的剑眉舒展下来,只是在眉心当中还留下一道浅浅的印记。

“你等了多久?”林崇岩掩藏起刚刚出宫后的一缕倦意,不动声色地发问。

“一个时辰吧。”云清接过随从的灯笼,接着说道:“昨天您让我今天还来这儿,正好我也有事要聊,就不知道现在这么晚了,您还有没有这个精力?”

“可以,去书房。”林崇岩挥手示意随从退下去。

云清打着灯笼,和林崇岩并排走着,转回通往书房的方向。

不知道是不是昨晚交流得太多,两人一时间有点沉默。最终还是云清先开了口。

“您昨天说,让我把杜盛才找出来,你会让他指认沈盛那帮人杀害多名教坊司官妓,是吗?”

“你不相信我能说动他?”

“大人夸下海口,我岂敢不信?我今天想了想,昨天落水被救的姑娘还在贵厂,杜盛才作为官坊的管理官员,莫名其妙跑了一个人,一定焦急坏了,我明天会用这件事骗他出来。教坊司后门不远有一处隐蔽的死胡同,通常只是放些杂物,那个地方正好可以安置一辆马车,贵厂的人可以在那蹲守,把他绑了带走。”

林崇岩的刀削斧砍的侧脸上浮起一点满意的微笑。他继续朝前走着,却发现云清的脚步慢了下来,他很快就越过了她半个身子。

“不过在这之前,我还要做件事。”云清郑重其事地说道。

“什么?”林崇岩也放慢了脚步,等她走上来。

“我想先见见昨天落水的姑娘。”

林崇岩转过脸看她:“你不信我?”

难道他值得被信任?云清轻轻瘪了瘪嘴,但这次她也不想再出言挑衅。

“如果大人真的没有欺骗我,又怎么不能带我去见见她?毕竟她和我一起去的沈府,我只想确认她现在是安全的。”

林崇岩思忖片刻,说道:“我可以带你见她。不过云小姐。”他突然拉过云清挑着灯笼的手,止住她的步伐:“我劝你还是不要太过良善,总是想着他人的安危,反而会束缚住自己的手脚。”

“多谢大人提点。”云清冷冷地答道。她重新迈步,自然而然地挣脱开林崇岩的手。

她不喜欢他总是有意无意,毫无缘由的触碰。

“我什么时候能见到她?”她走到书房门口,推开门转身问道。

“今晚。”林崇岩停在阶梯上平视她:“等你弹过琴之后。”

“我没带琴。”云清坦荡地回答。

“我昨天好像说过,让你过来是为了什么。”林崇岩的目光冷下来,腔调中多了几分不悦:“你今晚过来,就只是向我提要求?”

“我找您是来说杜盛才的事。”云清正色道:“我是主动来见您,不是被您付了银子请出山的,这些取悦他人的事情,我没义务做。如果您想听曲,以后可以来教坊司听,找最好的乐女,听最好的琴曲。”

她严肃地看着他,看到他眼中的寒光重了一刻,随即又柔和起来,他弯了弯唇,从喉咙里发出一声闷闷地嗤笑。

“以后我会买你的时间的,绝不会让你白白辛劳。”

他又拉住她的手,上了阶梯和她并排站立:“走。”

“去哪?”

“你不是要去见被你救下的那个人?我带你去。”

他转身拉她下了阶梯,忽而又冷冷地威慑:“另外,以后不要再随意甩开我的手。别忘了,你还有家人在京城,违逆了我,没有好下场。”

他感到手心里的那只冰凉的小手抖了一下,但他没有回头,只是径直阔步向前,毫不在意身后的人能不能跟上他的步伐。

提督府建在皇城脚下,与东厂几乎只隔了一条巷子,林崇岩拉着云清在巷道里前行,只走了几十步便到了东厂大门。

东厂日夜都有人值守,守门的人看到来者是林崇岩,连忙跪地行礼。

“昨天陈铭把那个教坊司的姑娘安置到哪里去了?”林崇岩一步不停径自向前,头也不回地发问。

“陈公公把她带到押房了。”下人站起身紧随着跟在林崇岩身后,随即瞟了一眼被林崇岩拉着的云清。

“知道了。”林崇岩越走越快,手下应答的声音已远远地落在身后。

他大步流星来到押房,走到房门口的时候才停下脚步回头瞧了一眼身后的云清。云清被他紧紧拉着一路小跑,这一停步让她来不及反应,差点撞到了他的怀里。

林崇岩冷冷地嗤笑一声,伸手扶住了她。

“你这下知道,我没有诓你了?”他推开门,拉着云清的手向前一送,把她送进了房里。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