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提督府

  • 侯女权宦
  • 起飞的猪蛋
  • 2010字
  • 2021-06-18 09:19:18

云清面对着林崇岩,平静地站立,也不抬头看他,只是若有所思地看向他身后的烛台。

这里是林崇岩在宫外的私宅,提督府。

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被领到这里,而不是去刑部大牢或者是镇抚司衙门。

烛光透出的光线照亮屋里,在林崇岩漆黑的双眸下投出几缕阴影。

半晌,他开口:“云小姐,那日我在永定河边和你说的话,你还记得吗?”

“我说过,只要你不再想着掀起什么风浪,我就能保你们一家的安全。这点,你很清楚。”

“你到底为什么,非要想着翻案?”

云清凝望烛台,一言不发。

她的父亲明明就是被诬陷的,她的家族明明受的就是无妄之灾,她为什么不能想着翻案?她为什么一定要接受一个仇敌难辨真假的施舍?

凭什么?

林崇岩继续发问:“你真的以为你能平反?”

“我不知道。”云清仍然回避着他的目光。“我只知道,我父亲是冤枉的。我们云家三代忠良,绝不能就这么背上骂名。”

其实她有机会成功,只是因为正好被林崇岩撞见。

或许都不一定是巧合,或许她的一举一动早就被林崇岩知道,到处都是他的眼线。

说到底,还是因为阉党与外戚滔天的权势,让她的反抗成了螳臂当车。

“无论能不能平反,我都会去做。失败了,我也不会后悔。”

她想保持镇定,不让林崇岩看出来一点退缩畏惧,但声音还是不受控制地发颤。她伸手揉揉眼角,抹去似有似无的湿润。

林崇岩静静注视她的眼角慢慢渗出的绯红,这抹红色与她的周身红衣很是相衬。

云清似乎听见他叹了一声。

“云小姐,我实在是不明白,我一直都想放过你,为什么你要一而再,再而三地出现在我面前,挑战我的底线,让我不得不对你的行为有所回应。”

“大人还有底线吗?”云清依旧看着烛台,声调中尽是苍凉:“从你害我云家,到如今和沈盛狼狈为奸,早就看不到什么做人的底线。”

林崇岩走近了两步,长长的帽缨摇摆起来拂上云清的脸庞,她有些不适,想要退开,腰身却被他搂住。

帽缨更加用力地拂在她的脸颊,她刚刚用力欲挣开,就听见头顶上林崇岩的声音传来。

“锦衣卫就守在外面,如果你再敢动一下,我就命令他们先杀了你,再杀了你的妹妹。”

这句话说得多么阴狠。

云清停下动作,僵直身子任由不适的感受蔓延。

林崇岩把她的头放在自己胸口,凑在她耳边又叹了一声,将一股暖意送上她发凉的耳尖:“我阻止不了你。我现在只想知道,为什么你宁愿去找沈盛那样的人,都不愿意来找我。难道仅仅因为。”

云清觉得他的声音有些落寞。

“仅仅因为我是个宦官?”

原来他最关心的竟然是这个。

云清不禁哑然失笑,问道:“大人这么在乎自己的身份吗?就连我找谁,都能联想到这一层。

林崇岩定了定。

在乎吗?怎么可能不在乎。

“你先回答我。”

“确实有这个原因。”

云清的腰身被蓦地松开,林崇岩的脸庞退出她的肩头,面对向她。

烛火颤了颤,林崇岩脸上的阴影变得更重,几乎遮住了他的双眸,漆眸与暗色的阴影融为一体。

不过云清无意继续嘲弄他的残缺。

“最主要的,大人不是好色之徒,我要是想对你用计岂不是死路一条?”

云清冷冷地微笑,用手揉了揉被搂得有些发紧的腰窝。

“再说大人可没有沈国舅那样的猪脑子,我怎么敢骗大人?”

良久地沉寂。

“你想的这么周全,是不是有人给了你提点?”林崇岩脸上的阴霾未散,再次开口发问。

“大人说有就是有,说没有就是没有。大人想要牵扯出谁,都是易如反掌,根本不需要来询问我。”

云清别过脸,视线再次落在林崇岩身后的烛台,又从烛台转向更远处的书架,最后停在书架书桌前方的一张低矮的琴案。

这个房间的布置,竟然很像父亲的书房。

她的下颌突然被捏住,面庞又被林崇岩用手转了回来。

“云小姐还是这样,对别人都能和颜悦色,唯独对我永远都是冷言冷语不肯好好说话。”

“我有吗?”云清继续微微笑着,眼睛仍然湿润,却也多了几分狡黠:“大人几时见到我对沈国舅他们和颜悦色过?”

林崇岩的手指向里扣了扣,在云清的下颌尖处捏起一圈涟漪。

她倒没有和颜悦色,只是能够虚情假意,就算是虚情假意,也比现在这么冷冰冰地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好。

云清不在意他是否会回答自己的反问,她已经意识到了林崇岩的弱点。

只是她没想到,这个弱点居然这么简单,又这么轻易地被她获知。

不过也无所谓了,现在这个关头,她离死亡已不再遥远,再去嘲笑他的心病又有什么意义?她也不屑于去做这样践踏他人尊严的事情。

“我还有最后一个请求。”云清收起笑容,郑重地说道。

“我死了之后,请大人不要为难云家人,他们什么都不知道,我也从来没透露过一星半点。看在您和云家还有些旧情的份上,请您放过他们。”

她的语调很平稳,话语中尽是诚恳。她不相信林崇岩会放过自己。

只不过,死的人,只有她一个就够了。

云清看不清林崇岩隐在阴影中的眼睛,只觉得他盯着自己看了好一会儿,目光未离分毫。

“你真的觉得我要杀了你?”林崇岩的声音突然变得很轻。

“我觉得大人不会留我性命。”

云清又感受了一下心衣中的坚硬触感,如果林崇岩不给她一个痛快,她就准备用这把匕首自我了结。

“我不想杀你。”林崇岩仍然沉着声音:“我要你明白一个道理。你与我为敌,我不杀你,你与今日送你进沈府的人为友,他们却要置你于死地。”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