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 出尔反尔

  • 侯女权宦
  • 起飞的猪蛋
  • 2514字
  • 2021-06-16 07:17:05

“林督主直接闯入我的卧房,是不是有点没有礼数了?”沈盛的怒气被林崇岩脸上的阴沉打消了大半,只能低声嘀咕阐述自己的不满。

“国舅爷。”林崇岩的目光从远处的云清身上收回,看向有些窘迫的沈盛:“前段时间你在户部做的那些混账事,传到了圣上那里,因为这事贵妃娘娘今个受到圣上的责备,你可知道?”

林崇岩的话让还有些忿忿不平的沈盛突然一怔,他没想到今天元宵佳节,林崇岩从宫里带回来的竟然是这种消息。

“什....什么?圣上...圣上怎么说?”沈盛的声音有些发颤。

林崇岩的脸色依然阴沉:“你要我在这儿说吗?当着这些人的面?”

“不不,咱们去后堂说。劳烦林督主了。”沈盛慌忙改口,他手朝前一伸,恭敬地示意林崇岩先走,随后又回手擦了擦汗,才又踏出门外。

林崇岩转身再没看屋内的云清一眼,而沈盛,也早就被林崇岩的消息吓晕了头脑,哪里还顾得上屋里的人。

云清被孤单地留在屋里,她腿脚有些发麻,只能重新坐下来,缓缓平静内心的躁动。

她不知道为什么今晚会这么凑巧,在这样的日子,这样的场合下,被林崇岩当场抓到。

也许,竟是命运开的一个玩笑。

林崇岩不可能不知道她想做什么,更可能,他对她的行动有所恼怒,这样的话,她和家人将遭受更大的风雪。

云清的心刺痛了一下。

她又站起来,不能就这么坐以待毙。在林崇岩抽身对付她之前,她必须得尽快离开,带着云家姊妹,尽快离开教坊司!离开京城!

虽然她现在还没足够的能力,但还可以去求刑老太爷,也许他有能力帮自己掩护,为自己带出家人留得一线生机。

云清不能再等待,她即刻冲出屋外,月色下一抹桃红色裙摆显得十分亮丽,如今屋外却无一人站守,更无人注意到。

她提起衣裙,转身朝门口跑去,若是路上顺利,大概能在半柱香时间内逃离沈家府邸。

黑夜中她稍稍转身,手臂却被一个人紧紧握住。

她回头,一双阴鸷的眼睛对上,将寒光倾倒在她身上。

又是林崇岩。

这回云清看的更加清楚。今晚林崇岩穿着一件朱玄色宦官服饰,头上一顶黑色的三山帽,左右两端各垂下长长的帽缨,将他一张冷峻的脸庞框在中间。

这样正式的打扮云清第一次见,想必他是刚刚从宫里出来,还没来得及换上便服,便急匆匆地到了沈国舅的家中,传递晚宴上的消息。

手臂上隐隐作痛,是他拿捏得太过用力,云清想抽出来,却被他一把拉近身来。

林崇岩低头紧紧看着她,眼中的怒意仍然未减分毫,嘴唇微微震动,像是咬着牙挤出的声音。

“云小姐出尔反尔,既想得我庇护,又想回头给我使绊子,这样的品性,真是令人不齿。”

云清离得他那般近,只觉得他的怒意就要迸发出来吞噬了她,她的愤恨也在一瞬间激起,用力一挣,将林崇岩的手甩开来。

她很想从心衣之中抽出匕首刺向眼前质问自己的奸臣,忽然看到他身后竟然还站着一个高大的身影,腰间的绣春刀寒光闪闪,成了月夜之下的一处亮光。

是锦衣卫。

云清立刻停了刺杀的动机,锦衣卫在旁,她还没有把握能赢。

“我不知道大人在说什么,今天是教坊司让我出来接客,我不能不从。”

她侧着脸看着远处,声调有意提高了些,努力控制着平稳。

“云小姐今晚特地上国舅爷的府邸,还差点上了国舅爷的床榻,竟然没有任何不可告人的目的?”林崇岩继续质问,声音中依然充满了严厉:“我要是用行刺的罪名治你,你能有几条命来抵?”

云清偏了偏脸,眼睛有些泛红,但又很快止住了快要溢出的绝望的清泪。

“我没有过行刺之事,更不知道何来行刺的罪名。”

她的手臂又是一紧,林崇岩又抓住了她,几乎是恶狠狠地说道:“我若想找点证据按在你头上,你逃的掉吗?”

他没想到,云清竟然愿意委身给沈盛那种人,要不是晚宴后陈铭和他及时说了这件事,现在也许什么都晚了。

更重要的是,他早就做过决定,绝对不会再心软,但是现在,她却逼着自己推倒这个决定。

这些才是他愤怒的原因。

林崇岩朝身后命令道:“徐锦州!带云小姐下去!”

身后的徐锦州应了一声,绕过来一把接过了云清,云清挣了挣身子,想远离这人的束缚。她的耳边突然一阵温热,林崇岩的脸庞已经凑近上来。

“我劝你不要挣扎,不然抗命可没有好下场!”

林崇岩话音未落,徐锦州的一双大手已用上力道,只听见一声清脆的骨骼响动的声响传出,手腕上的钻心之痛迅速蔓延至整条手臂。

云清的额上蓦地出现一道青筋,她痛得想即刻喊出来,却拼尽全力忍住,身体仍然控制不住地弓了下去。

“林督主,您这是....”不远处传来沈盛惊疑的声音,他正从后堂跟出来,就碰上了眼前这幕。

林崇岩没有回身,只是继续冷眼望着脸上因为疼痛变了颜色的云清,看到她抬起头来,在凌乱的鬓发之间,露出仇恨的眼光。

“夺人所爱可不是君子所为。国舅爷,你不明白这个道理吗?”

林崇岩的声音较之前似乎更加阴冷,让身后的沈盛有些不寒而栗。

他原本就有些害怕林崇岩,这会子林崇岩才刚刚将宫内的变故告知于他,势力高低之趋势,也就在转瞬之间有了更深一层的变化。现在的他,再没了之前的颐指气使,反而有了些懦弱无能的谄媚之态。

“是是是,林督主喜欢的姑娘,我就是再怎么样也不敢碰不是?今个就是那个姓祝的不知好歹,把人送了过来,我才有些冲昏了头脑,我可是什么都还没做啊!”

林崇岩的鼻子里低声哼了一下:“国舅爷不用和我说这些,有这个空闲,不如多想想怎么和圣上解释之前的所为。”

他抬步朝着正门方向走去。

徐锦州仍然拿着云清的双腕,在她耳边低声说道:“别反抗,识相的跟着我走!”用力一拽,将云清拉在身后跟上林崇岩的步伐。

沈盛的脸上一阵红一阵白,元宵佳节,他原本还想着要好好放纵一番,却没想到诸般不顺,竟是这样的情景。

只是他还没太明白,宫里到底发生了些什么?

云清被徐锦州拉在身后一路绕过前院的回廊,她手腕上的阵痛丝毫未减,只是此时更多了一重心头的担忧。

她不知道林崇岩到底要怎么对待自己,更重要的是,要怎么对待她的家人。

他们刚绕过回廊,一阵吵闹声从不远处传入耳中。

这吵闹之声越来越响,伴随着水花迸溅的声响,竟慢慢透出一个女子的呼求。

“有人落水了!”云清很快辨认出了这个声响,高声惊道。

身前背对着她的林崇岩脚步不停,对她的话置若罔闻。

“有人落水了!”她仍然喊着,朝四处望去,想看看落水之人的所在。

步伐刚刚绕过假山,眼前突然开阔出一片园林,园林中央一处池塘之旁,几个身着绫罗绸缎的年轻公子哥正围在岸边俯身调弄着水中沉沉浮浮不断呼救的女子。

岸上却无一人下水去救。

这个女子,分明是被他们拖下水的。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