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 见与不见

  • 侯女权宦
  • 起飞的猪蛋
  • 2067字
  • 2021-06-10 07:04:10

“谁?”

正厅里邢家众人围坐在桌子前,正准备撤席守岁,刑持中突然从椅子上站起来,瞪着眼睛大声询问刚刚在他耳边传话的小厮。

邢家人全都停下手中的碗筷,齐刷刷地看过来。

那小厮也是一脸窘迫,刑持中是个急脾气,他这么一吼直接让自己成了所有人关注的焦点。

“是...是庆国侯派出来的人。”小厮用袖子擦擦脸上的汗,凑近刑持中小声说。

刑持中的眉头皱得更紧了,简直像是被揉过千百遍的纸团一样,在额前高高凸起来。

庆国侯?被抄了家的庆国侯?

他越想越不明白,云如归不是早就流放了吗,听说还死在半路,现在又从哪冒出的一个庆国侯?

“来的是什么样的人?”

“是个十七八岁的姑娘,来了就说让我把这把匕首给您,您一看就知道。”

小厮拿出藏在袖子里银光闪闪的匕首,递到刑持中面前。

“什么玩意儿?我知道个屁!”

刑持中一脸不耐烦,声音更加响亮,直接让小厮打了个大大的寒颤。

“拿来我看看。”

旁边坐着的刑老太爷倒是慢条斯理十分温和,缓缓地开口,伸手示意把匕首送过来。

小厮顾不得快掉在眼睛里的冷汗,急忙递上匕首。

刑老太爷眯起眼睛,凑近了细细看了一会。

小巧的银色刀鞘和刀柄上环绕着红色的宝石,在烛光下闪烁出柔和的绯红。取下刀鞘,露出锋利的刀刃,见血封喉,不在话下。

“是把不错的短刀啊。”他皱了皱眉,转过刀柄又凑近看看。“看这上面的雕花,倒不像是中原的工艺,我看是有点儿像东瀛那儿来的物件。”

“东瀛?”刑持中转过身:“东瀛的东西怎么会出现在这儿?”

刑老太爷慢悠悠地说道:“你忘了?云如归可是在福建打了五年的倭寇。东瀛来的战利品,不说一万也有八千。”

“云如归早就病死在流放路上了,他家里人也都是死的死,走的走,哪里还来的人?”

刑老太爷倒是很淡定:“别忘了,来的是个姑娘,云家的女眷,都还在京城的教坊司里。”

刑持中被父亲说的一愣,呆了半晌才道:“您是说这姑娘可能是云如归的女儿?她居然孤身一人从教坊司出来,来求我们救她?”

“我看不止如此。”刑老太爷耷拉的眼睑下闪出一点狡黠的目光,他转过脸询问小厮:“那姑娘除了让你把这把匕首带给我们,还说了什么?”

“她说...说什么关乎朝政,关于宦党的,好像还夸老爷来着,说的什么....什么的。”

小厮还在偏着头急剧地回忆,刑老太爷没等他又继续说道:“我看,这姑娘是想给她爹翻案。”

刑持中一惊,缓缓坐回位置:“云如归的罪名已经是不容更改的定论,她现在还想着翻案?”

刑老太爷笑了一下:“我估计不会想错,若她不是为了翻案,又为什么来找我们?明明云如归之前与林崇岩有些交情,她大可以去东厂求助。”

刑持中有些疑惑了:“这就不对了,当初就是林崇岩勾结沈盛这些人翻了云如归的船,早就和云家决裂了,现在云家子女又怎么可能会再指望林崇岩?”

“儿啊,你还是看不清局势啊。”刑老太爷摇摇头,深深叹道:“林崇岩背后站的从来都不是沈国舅,也不是什么贵妃娘娘,他背后站的,从来只有一个人!也正因如此,云家的事他不得不做,这绝不是他的本意。以林崇岩和云家的交情,我不相信他私底下不会对云家子女网开一面。”

他的手指急促地敲向桌面:“今天那姑娘找上我们,只可能是一个原因,那就是看准了我们和阉党的关系!她想借助我们给她爹申冤,就是因为知道这案子是林崇岩定下的,背后牵扯的是贪墨军费的大案!申冤,就是倒阉党。倒阉党,就是她和我们谈判的条件!”

刑持中被父亲的话引入急剧地思考,又是半晌才勉强转过来点弯,怔怔地嘀咕道:“这案子都板上钉钉了,还能翻得了吗?”

“哼。”刑老太爷鼻子里嗤了一下,说道:“怎么可能翻得了?一百万两的军费不翼而飞,没进云如归的口袋,你说还能进谁的口袋?这样的隐情,就算掀翻了天,也翻不了这个案!”

刑老太爷用力敲了敲桌面,盖棺定论。

刑持中还是没太明白,不过父亲都这么下结论了,他也没必要再细想下去。

“那...还要让她进来吗?”小厮弓着身子,小心翼翼地问。

“没听清?都没什么结果的事,见她又能怎么样?直接打发走了!”刑持中大袖一甩,就想把人招呼走。

“怎么不见?”刑老太爷拄起拐杖,撑着桌角,慢悠悠地站起来:“能不能翻案是她的事,要不要倒阉党是我们的事,咱们受了这么长时间的气,也是时候还击了。”

他朝小厮招招手,继续说道:“把云小姐请进来吧,咱们到后堂见她。”

“爹?这怎么个意思?”刑持中被父亲一会一个说法弄懵了,他还在急剧地想着,却发现已经绕进了死胡同。

刑老太爷没解释,只是嗤嗤地笑着,左手拍了拍儿子的肩头,就像拍一个还没开窍的小孩一样。

“走吧,照我说的去做。”

邢家府邸的大门吱呀一声敞开了。云清回过头,听到出来回话的人果然说出了那句她等待已久的话。

“跟我进来,老太爷要见你。”

云清的手不由地握紧,她看向门里的邢家大院,心中只有不住地悸动。

云家,终于迎来了一次转机。

邢家府邸的后堂内亮着一盏灯,照在刑老太爷老态龙钟的脸上,云清就站在他对面,手上攥着那把东瀛样式的匕首,忐忑又激动地等待刑老太爷先开口。

“云小姐,大过年的来找老夫,是想给你父亲翻案?”

没想到,刑老太爷直接省去了弯弯绕的客套,一开口就直取中军,点明要点。

他笑眯眯地准备看到云清脸上出现的惊诧慌乱之情,却没想到对方也是即刻开门见山。

“是!”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