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女儿红的由来

  • 侯女权宦
  • 起飞的猪蛋
  • 2341字
  • 2021-06-07 19:45:31

“哦?”沈盛的手正碰上云清的衣裳,被她突如其来的发问问住了,抬起充满好奇的眼睛,眨着眼问道:“为什么?”

“因为这酒,是专门为女儿出嫁准备的。”云清凄然地笑着,与郑绪诚遥相对望:“父母把酒埋到地里,等女儿长大了,要出嫁了,就把酒挖出来,送给亲朋好友喝,一起庆祝喜事。”

如果自己出生浙江,也许,父亲也会埋下一坛女儿红吧,等着出嫁那天,挖出来和所有人共享。

但是那天,再也等不到了。

沈盛听得出了神,半晌笑道:“不错!不错!怪不得叫女儿红啊,这下喝起酒来更加有味道了!”

云清转回头看着笑嘻嘻的沈盛,幽幽说道:“是啊,国舅爷今日给我们喝了女儿红,可不就是给我们都披了红盖头,嫁人了吗?”

众人哄堂大笑,官妓披红盖头,多么有趣的画面啊!

大笑声中,沈盛又低头去摸云清的薄纱,透过那层薄纱,凉凉的触觉涌入指尖。

郑绪诚面色发白地看着云清,就像之前他从船妓身边逃开时云清心疼地看向他一样。

但她的脸上并没有他当初的困窘,只有无尽的落寞与深沉。

她突然低头一笑,把裙摆捋了捋,让沈盛还在触碰的手落了个空。

“是啊,国舅爷送咱们这些官妓出嫁,只是咱们嫁给谁呢?谁愿意要国舅爷玩剩下的呢?看来兜兜转转还得缠着国舅爷,咱们和国舅爷才是天生一对。”

周遭的笑声停了。把京城权贵和一个低贱的奴婢说成是天生一对,分明就是赤裸裸的挑衅。

沈盛抬起头不可思议地看着云清,很快又恼羞成怒,一只手抓住她的衣袖,瞪着眼睛问道:“你说什么?”

他觉得自己的表情已经足够吓人,能把对方吓得立刻求饶,却发现眼前这个姑娘的脸上扬着笑容,眼中尽是淡定与强硬。

她好像一点都不担心自己会发怒,或者说,她不在乎,她已经做好了准备。

“她妈的...”沈盛的愠怒变成盛怒,一只手高高扬起就要打下去。

云清还是微笑着看他,下颚抬得高高的,将脸坦然地摆在他的手掌之下。

打吧。打得越狠越好。身上越痛,就越能冲淡心里的痛。

“国舅爷。”

远处一个低沉的声音传来。

云清透过层层人群看去,见到了那个始终端坐在上座的人。

林崇岩。

他阴沉沉地看着眼前静止下来的一幕,缓缓说道:“闹成这个样子,是不是太没有体统了?”

沈盛放下手,换了个姿态,有点忌惮地说道:“林督主,我只是教训个官妓,说体统的事是不是有些大了?”

林崇岩紧紧盯着他:“我可不是说这件事,从进船到现在,你们做了多少不成体统的事,船里又闹成什么样子,你自己心里没数吗?你忘了来时贵妃娘娘怎么嘱托的?”

沈盛愣了一下。日常自己干的这些事情他也见多了,怎么今天出言阻止了?这个阉人,又拿姐姐说事,要不是他现在担着东厂提督的官职,在皇帝手下办事,自己早就一巴掌上去了。

“林督主说的是。”沈盛牙咬得痒痒,又尽力克制住怒意:“那督主说说,要怎么样?”

林崇岩一只手搭在案几上,转了转手上的玉扳指,风轻云淡地说道:“不如大家各回各位,规规矩矩地喝酒,也不算玷污了这几坛陈年女儿红。”

沈盛的下巴不耐烦地动了动,心中有些不屑,但想到自己今晚干的事如果被传到姐姐耳朵里,免不了一顿责骂,这股气又瞬间消了下去。

呸,怎么都甩不开这人的监视!

“就听林督主的话!大家都回位子上,规规矩矩的!”

“等等。”林崇岩伸出食指,指向侧着半边脸乜向他的云清:“让她坐我这。”

众人互相瞥了一眼,都有些疑惑,很快脸上都不约而同地浮现一丝不怀好意的笑容。

林崇岩跟着沈盛出去了这么多次,可从来没和他们一样找过女人,他每次都是冷眼旁观他们的胡闹,没有一次,提出过要女人。

这也正常,有了残缺,说不定就对这事没兴趣了呗。

但是这次,他居然主动提出让一个女子坐在他身边。

“没成想林督主也会怜香惜玉啊。”一个阔脸的人笑起来。

“就看咱们国舅爷愿不愿意割爱了。”另一个窄脸的笑着。

“估计是林督主怕我把人家小姑娘打坏了,心里面怜香惜玉,偏要搞些英雄救美的桥段。”沈盛跟着这些人的嬉笑,阴阳怪气地接话道:“既然林督主发话了,那我还能不照做吗?”

他一推云清,想把她推出去推到林崇岩桌下,但云清的身体直挺挺地站着愣是没推动,倒把他的手弹了回来。

他一个踉跄差点向后跌倒,旁边几个人一起扶住他,才勉强站住。

他脸上明显挂不住了,但又不好发作,只能大袖一摆,喝道:“愣着什么?自己过去!”

云清瞥了一眼站在众人之后的郑绪诚,后者脸上的痛苦已经消减了一些,但又因为林崇岩的要求浮现出另一重忧色。

她轻叹了一声。从猥琐的纨绔手上,到了一个宦官的手上。这么兜兜转转,到底有什么意义?

更何况,这个宦官,还是给父亲戴上枷锁的那个人。

不过她也没拒绝,到了这副境地,去与不去有什么分别?自己既然已下定决心长久地生存下去,为同在教坊司的云家人寻得更远的后路,这样的事情,她就必须挺过去。

她理了理被沈盛拉扯得有些褶皱的衣袖,走到林崇岩的身旁,坐下了。

众人也老老实实地回到位子上,下人走上前把剩下的几坛酒打开给大家满上。

在林崇岩严肃的审视下,众人再不敢像刚刚那般放肆,不过本性难移,没过多久底下又开始有了小小骚动。

云清面前的酒盏里也被满上了酒,经过了刚刚这一场,她只觉得口干舌燥,不自觉地伸手去拿案上的酒盏。

她的手刚刚抓住酒盏,就被另一只手轻轻覆上,一阵凉意突然出现在她的指背。

林崇岩伸手抓住了她的手,大拇指上的那枚乳白色的玉扳指正将丝丝凉意送上她的指上。

“刚刚喝了半坛子,现在还要喝?”他侧过脸看着云清说道。

“这好像和大人没什么关系吧。”云清斜着脸,偏着头,冷淡地回应。

“我只是看你的脸上已经有些红了,想必是有些醉了。”他露出一点微笑,淡淡说道。

云清下意识地摸了摸自己的脸颊,确实有点发烫,原来从前号称千杯不醉的自己,今晚也有些醉了。

谁让喝得这么猛,这么痛苦呢?

原来在家里众人宠着,自封的千杯不醉,到了外面,也要原形毕露。

她无奈地摇摇头,想把手抽出来,但是林崇岩的手却抓着,力道不大,却很牢固。

她抽不出来。

“你的手有些凉,是一直这样吗?”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