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陈年女儿红

  • 侯女权宦
  • 起飞的猪蛋
  • 2282字
  • 2021-06-01 09:47:50

“害怕?”云清斜眼乜向他:“害怕又有什么用?难道大人愿意救我们于水火吗?”

她不禁再次哑然失笑,摇摇头,径自越过林崇岩走到舱里。

肩头被按得有些发酸,她伸出两根指头在肩上弹了弹。

也不知道这样能不能让身上干净些。

林崇岩将这个充满厌恶的动作看在眼里,颦起眉头陷入思索。

“林督主,来!来!您上座!”舱里沈盛招招手,大声吆着。

“你明天还要进宫见娘娘,今晚最好早点回去。”林崇岩放下思绪,面无表情严肃地说。

“哎呀!知道了!我就尽尽兴,等会就回去!”沈盛狡猾地眨着眼,自动坐到了左手边的位子上,再次招呼林崇岩。

林崇岩也没推脱,淡定地走过去坐在了上座的位置。

两侧案几边坐着的人们像猎狗盯着兔子一般看着教坊司的乐女,就等着主人一声令下就扑上去。

“别愣着啊,大家自己抢,近水楼台先得月!”

沈盛拿起案上的一杯酒,大把洒出去,酒水抛洒展开一张巨网,随着沈盛肆意张扬的喝彩声,网络住底下颤颤巍巍的教坊司姑娘们。

一声令下,那些狐朋狗友一把冲出去,冲散了这些女孩子的队伍,一人一只手逮一个,就把她们往自己身边拉扯。

衣服扯烂了的,站不稳摔在地上的,被硬拉到怀里的,一时间船舱乱成一片,船身也狠狠地震颤起来,感觉一个不小心就要翻到河里去。

云清没反抗,有个尖嘴猴腮的来拉她,她就直接走到他边上去,那人见她这么听话,又不知足地转头想再拉一个过来。

她注意到,坐在下座的郑绪诚一直没动,慌乱中看不清他的表情,想必也是比较难看。

“放肆!”林崇岩猛地一拍桌子,把那些人都怔住了:“真要把船掀翻了才高兴?别忘了,船上还有国舅爷,把他掀到水里了,谁能担得起这个责任?”

众人愣了一愣,转头看向沈盛。

沈盛的脸上也有点难堪,虽说林崇岩的话有道理,但说掀水里这话,总让人浮想出自己出洋相的画面。

林崇岩总是这样,喜欢阴戳戳地让自己面上抹不开,面子上对自己还算尊重,里子里却总有些轻慢。

哼,谁叫他是东厂提督,又是姐姐身边提携上来的人,说到底自己也得受他管束。

沈盛收起尴尬,清了清嗓子:“大家都悠着点,别这么没规矩的,倒让郑公子看了笑话。”

他转向脸涨得通红的郑绪诚,露出猥琐的笑容:“郑公子,没吓着你吧?我看你一直没动,是不是对这些姑娘都不太满意?”

云清身边那个尖嘴猴腮的斜着眼叫道:“哎呦,人家郑公子自个清高,是看不上咱们这些俗人呢!”

“怎敢,怎敢。”郑绪诚紫着脸,双手在案几上快扣出了一个洞,他不自觉地朝云清瞟了一眼,看见了云清那张秀丽的脸。

那张脸上分明写着冷漠与鄙夷。

他尽力克制住不适,又抬起手抱拳说道:“沈大人,福建半个月前刚下过连绵大雪,十几万人冻死,明年开春的土地也不知道能不能再种上粮食,大家受了寒灾又没了生计,眼看着就要爆发饥荒。还请你们户部赶快从中央拨粮款给福建,帮福建度过难关!”

今年是几十年一遇的寒冬,连南部的福建都下了雪,难怪会找在户部的沈盛要粮。

云清心中突然有些暖意,原来郑绪诚来这儿并不是为了和他们寻乐,竟是为南部的子民们谋个生路!

只是,为什么是郑绪诚来?他的父亲,福建巡抚郑同光呢?这事为什么不直接上书给朝廷?

她和郑绪诚对望了一眼,已将眼中的鄙夷尽数散去。

沈盛抬起眉头露出敷衍的样子:“这个嘛,你父亲上书上去的奏折没回复,我们这些下面办事的也不好擅自行动嘛。”

他朝林崇岩的方向撇了撇嘴,又咧嘴笑道:“要不,你问问林督主?”

“督公!”郑绪诚提高了嗓门,赤诚之心呼之欲出:“家父屡次递奏折都没有回应,您暂代掌印之职,这些奏折都是由您过目的,请问何故一直不给回复!”

林崇岩瞥了一眼把皮球踢到自己脚边的沈盛,看到沈盛把头忽地转回去,像做了坏事的孩子一样不敢看他。

林崇岩端起茶喝了一口,慢悠悠地说:“我已经呈给圣上了,至于圣上有没有看,我不知道,也不能问。”

郑绪诚愣在那里。什么呈给皇上了?分明就是这些宦官堵塞圣听,才让这么多忠诚直谏淹没于宫城之外。现在,他居然说已经呈给圣上了,这是欺君!赤裸裸的欺君!

几个月以来,奏折一道又一道地石沉大海,还不能说明什么问题吗?

说明宦官已经把持了朝政。林崇岩是什么人?天下谁人不知,他是沈贵妃的人,沈贵妃不断打击这些反对过她的清流文臣,林崇岩,就是她排除异己的一把武器!

但是郑绪诚不能动怒,他千里迢迢来到京城,就是为了见到这个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东厂提督。为了福建的几十万生民,为了还镇守福建的父亲,他必须走这条路。

“督公...”郑绪诚咬咬牙:“福建的事绝对不能再拖,如果真的发生民变,再有倭寇进犯,那就是内忧外患...”

“我说了。”林崇岩的声音直接压过了郑绪诚:“圣上有没有看,不是我能决定的。”

“可是您...”郑绪诚叫起来。

“郑公子。”林崇岩的脸上一沉,阴恻恻地把郑绪诚唬在那里:“言多必失,你不想说出什么悖逆之言吧。”

郑绪诚一下子愣住了,心中的恐惧升起来笼罩住他。

林崇岩的身子往前倾了倾,脸上多了一层让人发怵的寒意:“正事改日再说,相信郑公子不会扰了国舅爷的雅兴。”

“说的不错,说的不错!”一旁的沈盛突然拍起手来,又大袖摆动高声笑道:“今个咱们来就是为了图个开心!既然郑公子大老远从福建赶过来,咱们也得有些表示不是?总不能让人看了咱们的笑话,觉得咱们寒酸了!”

他指了指角落里的几坛子酒,示意手下端上来。

“这可是二十年的女儿红啊!特地从浙江运过来的,可得尝尝!”

坛子打开,酒香扑鼻。众人都朝坛子看去,只有郑绪诚和云清一动不动,脸上写满了愁绪。

两人再次对望一眼,各自有了些宽慰。

手下端起酒坛准备给愁容满面的郑绪诚倒酒,沈盛拦住了他。

“懂不懂规矩?就这么干喝?”

手下急忙放下酒坛。

沈盛脸上又开出花来,不怀好意地冲着郑绪诚说道:“总得助助兴不是?”

他击了一下掌。

一个浓妆艳抹的船妓站了起来。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