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出城

  • 荒渺纪
  • 想当混子的柊
  • 4741字
  • 2022-04-04 09:39:25

张凡走的时候是在下午,天气是个好天气,晴朗的高空中万里无云,不冷不热,是个郊游外出的好日子。柯玉欢一如既往的热情,事实上听安阁虽然很忙,但不需要她事事亲临。但同时又造成了出事时,那些伙计们随时能找到她的处境,她很烦这样。

他们往城门的方向走,其实应该找辆马车的,但他们更享受沿途的乐趣。

“我们还要走多久?”张凡和她并排着走,街上人来人往,他总感觉有人在盯着他。

“从这条街走到头,然后再左拐,再走一条街。”柯玉欢指着前面,面带微笑。

张凡注意到,原谅他才注意到,柯玉欢下面只有一小节衣服,里面的白色素衣从上到下,绕过诱人的胸部,稳稳的包裹住她比前面还要小上几分的屁股。外层则是一件粉红色的、类似于裙子的一种衣服,它比裙子要短些,特别的是从中间裁开,每走一步,都会露出白净的大腿。在他们身后,有不少人还忍不住回过头,多看上两眼。

“怎么会这么远?我记得我们已经走过一条街了啊!”

“怎么了,你应该不会累吧!”

“不是因为这个,我总觉得有人在盯着咱们。”说完,他朝左边瞄了一眼,但很快回头,是个摆摊的大妈,想不出来有什么可瞧得。

这条街很宽,能够同时过三辆马车而不显得拥挤。两旁是三层的高楼,下面才是小铺,卖什么的都有,但大多是一些点心。铺前还立着六尺高的木架,上面搭着一条红布,底部故意用剪刀裁尖,再用墨水写上小铺的店名,也有的写着要卖的东西。

“当然了,不然你以为我是谁呢?”

“那也有点夸张,一直盯着,难不成他们是在编瞎话吗?”

“哈哈!”她不自然地笑了两声,随即说道,“有可能,说不定这件事,明天就在这里传遍了。”

“什么事?”

“听安阁大小姐和陌生男子在许愿街幽会,这个算不算呢?如果我的名声毁了,你还得对我负责呢!”柯玉欢装作一副委屈的样子。

“欢欢姐,你可真会开玩笑。”

“哼!我还以为你会说我一定会负责呢!”她加快了脚步,张凡则觉得无辜,跟了上去。她在一个卖点心的小摊前停了下来,拿起一块尝了尝,回头问张凡,“要不要带些点心走啊!我知道一家小店,做的挺好吃的。”

张凡摇摇头,看着眼前的红布,生硬的念了出来,“孙记豆花糕。”

柯玉欢说的不错,她推荐的那家店做的糕点的确好吃。他们走了三条街才找到那家店,到时门前围了一堆人。仔细观察,发现大多是老人和孩子。张凡看着这些,好像一下子忘了自己的目的,他是要出城的,但是现在却在排队买点心。

一辆马车突然冲入人群,引起街上一声声叫喊,往日联系稀少的大家一下子有了共同的目标,都在让他停下。在大家的努力下,其实只是在叫喊。这招果然很有效,车头的两匹骏马在原地踏了两步后,停了。

里面跑出来一个小胖子,他慌慌忙忙的,一头就扎进了人群。但大家拉着他,不让他走,有几个人甚至躺在地上叫喊。他肥胖的脸上一下子就挤满了汗,也大吵着让他们松开。追他的人越来越近,他手一伸,很轻易的挣开了别人的束缚。但那个人又死皮赖脸的抓上去。又有一群人在说他,由于心虚,他察觉到自己越来越无力了。

“你在看什么?”

“有一辆马车停了,里面出来个胖子,胖子后面有人在追,但他走不了,有人在拉着他。很难想象,他们好爱看热闹,听安阁的修士这样,街上的凡人也是这样。”张凡弯腰,透过两个人的间隙,看到了全部。

柯玉欢眯着眼,“那个,那个好像是柳叶眉。”

“柳叶眉,是熟人吗?那我们可以去帮帮他,看他的样子,估计马上就要哭出来了。不过后面要抓他的人好像在帮他摆脱,他并不领情,还在挣扎。”

“也许我们可以帮他,不过说实话,在沥川城里,这种事很快就会有人处理的。”柯玉欢犹豫了一下,又放松的叹了口气,像是挣扎失败了,“唉,算了。还是去吧,虽然他姐姐是个讨厌的人。那几个人,你没问题吧?”

“还行。”

“那你去吧!我在后面的胡同等你。”

张凡点点头。柳叶眉还在挣扎,他丝毫不在意自己的身份,躺在地上,手脚并用的乱挠。

“少爷,还是回去吧!你这样,让别人知道咱们的身份,成什么样子啊?”为首的人叫魏先,是柳府中的一个侍卫,后来又成为了柳叶眉的贴身侍卫,其实就是柳叶生怕自己儿子出去胡闹,派来监视的。

“那你可以装作没有见过我吗?”柳叶眉停了一下,被拒绝后,又开始了。

魏先看着他,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明显是在犹豫要不要强行把他绑回去。如果人再多点,他可能真的会把柳叶眉绑回去。

与他一样,张凡也在犹豫,虽然他们疏散了人群,但还有不少人围观。他在思考,用一种怎么的方式去救人。他想起在书院里玩的一种游戏,将纸裁剪成一个个纸人,然后用灵气操纵它们做一些动作。

想到这里,他朝旁边正看热闹的小胡子老板笑了笑。

“小哥是想要些什么?这里有上好的米饼、米糕,味道很不错的。”小胡子老板搓搓手,他面前是张铺着白布的桌子,上面堆着两三摞不知名的糕点,还有一小摞米糕。

张凡没有理他,抬头,一条红布分成两节,然后凭空飘起,强大的灵力拥有御物的特性。

“招牌,我的招牌啊。桐子你快点出来,好好在这儿看着,我去追招牌。哎呀,明明用钉子固定好的,怎么又被风吹走了啊!”小胡子老板飞快的离开摊位,大声的叫嚷,“停下!停下!”好像这样真能让红布停下似的,至少他又吸引了一大批人的目光。

桐子是这家店老板的儿子,听到叫声出来时,他才刚睡醒,一边揉着睁不开的眼睛,一边埋怨自己的父亲。

“两钱银子,够做一个招牌了。”张凡放下钱,也朝红布的方向前进。他要让这两块布挡住魏先和那些侍卫的眼睛,好抽出时间拽走柳叶眉。

张凡走后,桐子昏昏乎乎的收起了钱,然后拿起一张黄纸,开始包米饼,“哪有人买这么多钱的点心啊!”他又埋怨了几句。

“大哥,那是什么?”一个侍卫指着后面的方向,同时还有一个人追着。

“两块布?”另一个人也看到了。

魏先站起来,“不管是什么,你们两个看紧少爷。”说完,他抽出了腰间的刀。张凡也来到了他们旁边,只不过他并没有和小胡子老板一起,大家都没有注意到他罢了。

不过小胡子老板真有毅力,一直追着,眼睛看着天上,丝毫没有察觉魏先已经拔刀。他刚靠近,就被踹倒,还没来得及叫痛,刀就已经架在脖子上了。天上的红布也被另外两个人取了下来。

“说,你想干嘛?谁派你来的。”魏先的样子宛如凶神恶煞。

“冤,冤枉大人,我就是在追我家招牌的,没,没有恶意。”他害怕极了,喉结都在颤抖。

“招牌?”

“大哥好像真是招牌,上面还写着店名。”

“可我明明感觉了一股强大的灵力,不管怎么样,我还是先把少爷带回去。”

“少爷不肯回去啊!怎么说都不听。”看管柳叶眉的两个人,面露愁容。

“那就直接带回去,虽然老爷爱子如命,但一定会理解我们的。”魏先看了小胡子老板一眼,确认是个凡人后,把刀收回刀鞘。

他的感觉没有错误,那两块布里的确被张凡注入了灵力。到了时间,法术自动启动,红布像是两条巨蟒,以极快的速度缠住了拿布人的手臂。他用灵力抵抗,蓝白色的灵力交织在一起,几乎是瞬间,白色灵力消散,他失败了。

“大哥,好疼!”他的手臂出现勒痕,由于血液不同,手臂上的皮肤变成了黑紫色。

“别急,我来帮你。”后面的人帮他,但同样的事情发生,多余的红布顺势缠在了他的腰上,同样是无力挣扎。他们都倒在了地上,街上来往的人见此情景,开始四处逃窜。

那两个人躺在地上忍受着疼痛,他们被红布缠绕的部位,已经出现勒痕,由于血液不顺,皮肤也开始变成浅紫色。

魏先的修为高一些,是净悟初期的强者,他表现的很冷静。红布缠到到他的小腿上的时候,他闭着眼感受了一下,对看护柳叶眉的两个人说,“你们不要过来,保护好少爷。布上的是一种很低级的法术,他把灵力注进了里面,他们那样,只不过是修为差距,不过我很快就会挣脱开。”

那两个人现在才把注意力放回到柳叶眉身上,柳叶眉很乖的蹲在那里。他们并不是很急,这是沥川城,有了这样的风波,很快就会有官府的人过来。他们可通通都是天玄境的高手,只需要几下就能解决这种问题。

说完,魏先又把另一条腿伸了过去,主动缓解地上两个人的压力。这样,他们也就不会太疼了。

他们还在努力着,但张凡已经出来了。他抱着柳叶眉先去了左边的那条街,为了不让别人发现,然后又绕道柯玉欢说的地方。就像我所说的,柳叶眉也出来了,他拖着比桶还要粗的身子,一直问着一个问题。

而在魏先那里蹲着的,其实是用障眼法变成柳叶眉样子的一块石头。早在红布缠上第一个人的时候,真的柳叶眉就出来了。

“你真的是欢欢姐的朋友?”

“对,而且你问了好多遍了。不信的话,你也可以随便离开,我不会阻止的。”

“没有不信,也很感谢你。只是我还有一些别的事情,很着急,想要马上去做。”

“你可以离开,但是怎么也要感谢一下帮你解困的人吧!我们约定好要在前面的胡同里汇合。”

听到这句话后,他沉下脸,像是在做挣扎,“对,你说的对。出于礼貌,我的确得去见见她,而且这次不去的话,我想很长时间都没有表达感谢的机会。”

“对了,你能教我一两招吗?刚才把石头变成我的样子的那种法术。”他又说道,“对了,他们没事吧!”

“没事,只是有些疼罢了。”

张凡反而紧张,预感到了某种危险。几匹快马过来,周围人纷纷闪开,张凡也把柳叶眉拉到一旁。马上的人都穿着蓝色,绣着猛虎的锦袍。像是为了显示自己高贵的身份,他们没有丝毫的隐藏,磅礴的灵力喷涌而出,甚至比张凡还要强上许多。

“他们是什么人?”张凡问道。

“他们啊!他们是光禄使,为了维护沥川城的安全,特地从一些名门望族里挑选出来。我哥哥也在里面,我也想去,但是他们说我太弱了,连后备培养的资格都没有。”

“不过他们的目标好像不是我们,没事的,成长是需要时间的。”张凡安慰他,也加快了脚步。

进了那个所谓的胡同,其实是一家风格独特的茶馆。茶馆整个的形状像一个葫芦,入口是一个胡同口的形状,也没有门,就像真的进了一个胡同。走进去,两边是真正的墙,走到大约一半的位置,才能看到椅子、桌子、屏风等器具。但上面没有顶,可以很清楚的看到天上飞过的鸟儿。

柳叶眉解释道,“并不是真的没有顶,而是茶馆周围有一法阵,可以很好的把这里包围起来,保护起来。同时这里还有隔间,每个隔间有着不同的风景,坐在里面看到的,和在外面看到的一样。”

一个侍女把他们迎进去,带到一个隔间里。和柳叶眉说的一样,当你走进去的时候,的确置身于一片辽阔无际的草原之中。而且这些像是真的,张凡弯腰确实感觉出了真实的草的质感。

“辛苦了,小凡。”柯玉欢招呼他们坐下,“还有你,小胖子。喜欢喝什么,自己倒吧!”

“为什么你对待我们两个人的态度差距这么大?”柳叶眉委屈的说,他有些后悔来这里了。

“那你先跟我解释一下,为什么你自己家的人会追你啊?”

张凡坐在草上,朝远处看,还能看到零零散散的绵羊悠闲的吃草。

“我只是想出门而已,他们不让罢了。”柳叶眉的眼睛开始躲躲闪闪。

张凡这才发觉,她和柯于清真的是亲兄妹。

“哦?来来来,喝了这杯茶,我就把你送回去!顺便好好看看你姐姐的表情,肯定很有意思。”

“我说,说还不行吗?”意外的是,柳叶眉竟然没有挣扎,很快说出了真相,“前几天我在听安阁看到了云霞镇除妖的帖子,就商量着,想和梁叔一起去那里。”

“就你?估计十条命都得留在那,还是把你送回去吧!你虽然胖一点,但还是蛮可爱的。”柯玉欢很喜欢捏他的脸,像捏面团似的,软的不可思议。

“当然,当然还有梁叔,他可是净悟期的强者,而且马上就要进入天玄境了。”

“哦?这样吗?小凡你要不要和他一起去云霞镇啊!还能有个照应。”

张凡一直在看专心远处的羊,没有听到他们的谈话,他很好奇这是怎么做到的,这里的一切超出了他对道法的认识。这不是把一样东西变成另一样东西的障眼法,这些长草、阳光包括远处的牛羊组成了一个圈子。它们活着,失去着,但又创造着新的生命。

“什么?”

“他也要去云霞镇,你可以和他们一起去。”柯玉欢重复了一遍刚才的话。

“对啊!我们一起去吧!我想学刚才那一招,你教我的话,我可以跟你学。”

“可以一起去,但是教你就算了吧!太麻烦了,这只是一种障眼法而已,旁门左道不值得学。”张凡笑了笑。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