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旅途

  • 荒渺纪
  • 想当混子的柊
  • 3389字
  • 2022-04-03 14:27:45

张凡不知道何去何从,这里没有合适的木头,他想走也不知道要去哪里。只有一个地方,柯于清说过的,观泽大潮。但连观泽大潮在哪里他也不清楚,于是当晚便住在了听安阁内。

“小凡,你有没有想过一些事情?”柯玉欢走在前面,手里提着一个装着半截油的小碗。这是一盏漂亮的青铜油灯,最上面的部分是一个盛油的盘子,油里面点着一根粗棉线。最下面是一个用于固定的圆形铜盘,中间由一根柱连接。

“什么事情?”张凡乖乖的跟在后面,她在领他去休息的房间。听安阁的楼梯错综复杂,每层楼有三座不同的梯子,而梯子之间的位置每层也不一样。不过好在他住的房间还在二楼,这层楼他已经熟悉些了。

“就以后的事情啊!你也不小了,总有一些想做的事吧!比如有的人想要挣钱,然后娶个老婆,他可能要用很长的时间去做这件事,这是凡人。也有些修士,他们不顾一切的修炼,只想要有一天能够得道升仙,位列仙班,享受永恒的生命和快乐。”

“永恒的生命和快乐,那种事真的能够做到吗?如果能的话,我还真想试试。”

“那种事,谁知道呢?只是有这个传说,可是想一想彭祖活了八百岁都没有成仙呢。”

他们顺着楼道一直走,因为有吊灯的原因,柯玉欢并没有点燃手里的油灯。张凡低头走,看着她的鞋,她走一步,他就会以相同的步距跟上去,时刻保持着相同的距离。不过柯玉欢并没有发现,她始终保持着热心肠。有时这种强烈的热情也让张凡感到不适。

“不过有人真的成仙了,我大师兄跟我讲过,但不知道升仙的条件是什么?经过入气、通灵、净悟、天玄、惑秋以后才会是羽仙,修炼等级的前四个阶段都有迹可循,但到了惑秋,像是到了另外一个世界,我想不通也摸不着。师兄们都说,山上是没有惑秋的,得到下面去找。”说到这里,他笑了笑,他很喜欢自己的师兄弟们,他们总能让他的心灵感到温暖。

“唉,又是修炼,我哥也是这样,不说这个了。不过你今天还真是吓了我一跳,站在人中间,生气的样子真吓人,但就是这样,他们都信了。我没办法赶走那些围观的人,那样只会更遭。也多亏你,不然又要花费很长的时间。”

“只是巧合罢了,我一直在那里瞎编,事实和我想的有些出入,但是很小。唉,真不想来第二回了。那个前辈站出来的时候,我已经坚持不住了,不知道后面要说些什么了。”

柯玉欢想要夸奖他,但忽然停下了脚步,张凡也跟着定住了身体。目的地到了,一扇很普通的门,推门进去,脚下是一块小号的红地毯。柯玉欢点燃油灯,把它放在房间的正中央。这时,张凡才看清了整座房间的布置。

门的左边的是一个洗漱台,右边是一座书架,只不过上面稀稀落落的,只有两三本书。靠着书架的是一把枣红色的椅子,椅子对面就是用来看书的桌子。再往里面些才是床,令张凡最开心的是桌子对面竟然还有一个窗户。他很喜欢窗户,就跟喜欢伞一样。

靠着墙的位置,共有三把椅子。柯玉欢问他,“还满意吗?这个房间早在二十天前就腾出来了,但是你一直没来。”

“我走了很长时间的路,直到十天前,我还不知道自己在哪个位置。对了欢欢姐,刚来的时候,你问过大师兄的情况,我说的不太准确。大师兄也不想让你知道。”

“他难道去找别的女孩了?还是他又生病了?又或者是因为赌钱,被人扣下了。”柯玉欢抱着颤抖的胸。

“不是,当然不是,他现在过的很慵懒。”张凡摸了摸椅子的靠背,和他想得不一样,它们很干净,“像一个木偶人,每天早上去湖边钓鱼,中午在树下晒太阳,然后一直睡到晚上。”

“每天都这样吗?”

“从你走了以后,到现在,已经持续半年了。”

“也许我该去看看他。”柯玉欢轻轻的说,她在自言自语。

张凡似乎没有听到,很快这里只剩下他一个人。时间还早,为了打发时间,他从书架上抽了一本书。以往这个时间,他呆在书院里,正一遍遍的运气,练习术法。可这里仿佛没有条件,他的心一直躁动着,即使处在一个人的房间里也是这样。

他吹了吹上面的灰,把书摊在桌子上,然后再从第一页翻起。上面只有一句话,“赠予幸运的后来者,书院乐堤。”整本书是以日记的形式描写的,写了乐堤十年前在游历中遇到的一些奇闻异事。点着灯,他读的津津有味,但很奇怪的一点是,这本书,应该把它称作一本书吧!乐堤在其中没有写到任何人,甚至没有人的角色,他以一种奇怪的视角讲述故事,面对藤妖杀人,狼妖吃人,没有表现出任何的悲缅和同情。在他的视角里,所有的生物都是按照原有的本性活动。

里面有一个故事,老狼带着小狼散步,他想趁着闲时的功夫,借助田间能够让人放松的环境,让小狼能够放下戒心,对他敞开心胸。傍晚的田里是没人的,除了一只狐狸和一头水牛,他们还在犁地。突然,不知道从哪里冲出了几只猴子,他们手捧着酒来找狐狸。喝了一杯,狐狸就醉了,它模仿着那些将军们的样子,把水牛当成了能日行千里的骏马。这时候,那些猴子也开始起哄,就像他们不知道从哪里来的那样,他们又找出了一个车厢,给牛挂上,牛不肯,他们就使劲抽打它。

小狼看看着他们,很快就把目光转向老狼。“不要管那些人,我们没有看到什么,继续走。”

“不,我们得救救它。”水牛的哀嚎声撕扯着它的心脏。它们给它套上缰绳,一群猴子都上了车。狐狸在最前面,它站着,迷瞪着眼,后面太重了,水牛前进了两步就倒下了,随即而来的又是雨点般密集的抽打。

“我们得去救救他。”小狼拽了一下老狼的衣角,见老狼无动于衷,它准备自己上前,叫停这可怕的行为。但它失败了,老狼定在那里,小狼被手指那么粗的鞭子抽开了。哭声、哀嚎声还有欢快的笑声,映衬着如血一般颜色的残阳。

等水牛倒下,再也起不来的时候,狐狸趴在它的尸体上哭了。回到家,它很老实的把这件事告诉了父亲。它的父亲是一只绵羊,意外的是等它听完,一下子也倒下了。

“在看这本书吗?”柯于清突然出现,吓了张凡一跳。他解释道,“我敲了门,但是你好像没有听到。”

张凡继续看着他,柯于清说明了来意,其实并没有大事,他拿了张椅子,坐到对面,“明天我有些事,需要很早出门,时间肯定来不及,就现在跟你说些事情。首先你不能去观泽大潮,那里很危险。我知道你是一个万中无一的剑道天才。我像你这么大的时候,才是净悟境,而且还是刚刚晋升的那样。但你不能去那里,去那里跟自杀差不多,里面随便一头妖兽就够你喝一壶的。然后你要做好准备,这是一种心理上的成长。大概是两个月后,那层裹着木剑的黑布就会失去作用。在那之前,如果你还没有找到合适的木头,把它毁掉。我相信那把剑伤不到你,但不代表别人也是安全的。”

“感谢,柯大哥,虽然我们之间只呆过很短的一段时间,但我觉得你像我的亲哥哥一样。”

“少来,一个妹妹就够麻烦了,我可不想再多一个拖油瓶。暂时我也只能想到这些了,如果你需要钱,可以到柜上支一些。”

这时,张凡抖了抖书,“这本书是怎么回事?”

“嗯……”提起这本书,可以看出他显得很累,似乎回忆起了不好的东西,“显而易见,这是他写的。我读过,是一本,怎么说呢?是一本不太好的书。那时候他在闭关,不断的要纸,也不吃饭,不喝水,只是要纸要墨。也奇怪,写完这本书后,他踏入了梦寐以求的惑秋境。”

“就是这本书?”

“对,很不可思议吧!这本书只有短短的三十页,看完甚至都不需要一天。”

张凡沉默了,柯于清把书拿到面前,“赠予幸运的后来者。”他笑了一下,然后又合上了。

“那时候,他,我是说我师兄,他多大了?”

柯于清想了想,说出了个不确定的数字,“三十五,大概是三十五岁吧!我和他一起长大,他还比我小上两岁。看的出你很苦恼啊!不过越是这样,越有意思。要不要再跟你说下,他十二岁收服河妖的故事。”

“不用了,只是有些感叹而已。那这本书,我走的时候,可以带走吗?”

令张凡意外的是,柯于清拒绝了他,他摇摇头,“这是一份礼物,你可以读上一遍,但不能带走。”

听到“礼物”,张凡忽然明白后来者指的是眼前这位,穿着耸拉的衣服,悠闲的拿着烟杆,脸上的表情总是紧绷着。因为是个修士,五十多岁了,他还保持着年轻时的样子,脸上的皮肤光滑而平整。此外,他还像个孩子,有个恶趣味般的爱好,但大家都不会生气,他们知道他没有恶意。有时他还很体谅他们,送上一些建议和一些小小的惊喜。不管怎样,他是一个可爱的人。

聊了半天,他们又回到原来的话题。“你想好接下来要去哪了吗?如果没有我可以推荐一个地方,云霞镇怎么样?”

“云霞镇?那里有什么特殊吗?”

“那里最近在闹妖怪,听说已经死了好几个人,也在这里发布了除妖令。你可以去看看,那里风景不错,群山环绕,说不定你能找到需要的东西。”

云霞镇,张凡想起了一个人,为了那个人,他有了必须要去的理由。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