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童年的回忆

  • 荒渺纪
  • 想当混子的柊
  • 1805字
  • 2022-04-02 14:15:07

张凡躲进二楼的一个房间里,这里很安静,而且不像有人来的样子。早在大家把注意力集中在荣德休的身上时,他就离开了。他觉得自己的任务完成了,而且长时间处于一种营造的情绪当中,让他身心俱疲且害怕,于是他逃走了。他不是演戏的这块料,如果可以,他宁愿一个人练上一天的剑法。

他小时候一直玩着和刚才一样的游戏,很多人都称这个游戏叫过家家。与很多人不一样的是,他没有一个快乐的童年。大家都很不待见他,过家家时他总是要扮演一些奇怪的角色,一些搞笑的丑角,可以被随意欺负的坏人,儿子甚至是孙子,受尽屈辱,但他别无选择。

他想了想,也许是二十年前,假如他有二十岁的话,那就是二十年前,永宁国下了一场大雨。雨很大,国都丹阳附近的田地都被淹没,水多到成了一场灾难。永宁国的王是将军出身,他不喜欢称自己为王,而把住的地方叫做将军殿。永宁国是北边一个很贫穷的诸侯国,他那时站在掉漆的门外,焦急的等待。在这样的雨天里,他的夫人在门另一边难产了。他也在关心自己的臣民,进进出出的人,来时都跟他汇报最新的消息,走时也带走了他新的指令,还有决心。

来回走的烦了,他看着雨,想要骂些什么,打些什么。忽然阵阵孩子的啼哭声传到了他的耳里,他以为是孩子出生了,妻子也会跟着平安,总算有件好事了。但声音越来越近,脸贴着门,只能听到痛苦的叫喊声,他怀疑自己听错了。直到下人告诉他,有一个小盆漂了过来,里面有一个正在啼哭的孩子。他惊讶极了,等抱过孩子,门里面也有了孩子的哭声,奇怪的是,这时雨也停了。只一天,洪水也退走了。他给这个孩子取了个名字叫张凡,给里面的孩子取名叫张星辰。

儿时的张凡在稍微能做事后,就成了一名小小的仆人。当然不会让他做重活,而是作为书童一样的角色,陪在王子和公主的身边,这也是悲剧的开始。

想到这里,张凡的身体就止不住的发抖。起初,他想跑回原来的房间,但遇到人让他惊慌。各种各样的人,各种噪杂的声音,一下到二楼,他就迷了路,只能在摸索中来到了这里。进门后就一直蜷缩在门后的夹角旁,丝毫没有意识到这是一个女人的闺房。

这时,他听到了由远及近的脚步声,这才注意到可能房间的主人回来了。声音越来越近,情急之下,张凡念动咒语,“天地玄令,变!”一阵云雾过后,他变成了一把椅子。

推门进来的是位长相清秀的姑娘,她端着一盆水,明显是来照顾床上的那位姑娘。

“咦?这里原来有两把椅子吗?”她瞧着张凡变得椅子,但脚步却没停下。她有些着急,把盆子放在地上,把毛巾沾湿,拧干,给床上的人擦了擦脸,又从怀里取出了小葫芦放在手心,嘴上念叨,“葫芦啊葫芦,那两个人污蔑玉雏,已经得到了惩罚,请求让玉雏早点醒来吧!”可能是有别的事情要忙,她说完就走了。

张凡见她走了,变回原样。他朝床的方向看了一眼,一个长相不错的姑娘闭着眼,正在熟睡。

也许我得快点走了,他心里想。身体也跟老实的朝门走去,其实只有几步就能出去。但那位姑娘这时候突然醒来,“水,能给我倒杯水吗?”

如她所愿,张凡慌忙地在房间中寻找水壶,并在墙边的桌上找到了,倒了一杯递给她。喝水的间隙,张凡看着她。看的出来,她是一个文静的人,喝水都是一小口一小口的。

张凡看的她有些难为情,脸蛋变得通红。但张凡不这样想,他觉得她很有礼貌,给她端水时,说了声“谢谢”。她一定是个好人,他这样想着,同时又一扫心中的抑郁。他的行为有了正义性,保护了这样一个可爱的女孩,他值得高兴和骄傲。

“你是新来的吗?以前没怎么见过,你这样盯着我,怪不好意思的。”

“不,我只是来这里有些事,然后顺道帮了个忙。”张凡轻轻的说。

沉默了一会儿,等她喝完,张凡又为她倒了一杯。

“那件事怎么样了?我没有偷他们的东西,是栽赃。小姐肯定很生气吧!”

“有没有生气,我不知道。但是阁主好像觉得挺有意思的。而且事情已经解决了,现在大家都知道你是个清白的人。”

“那就好,那就好。”

“对了,你来这里,要做些什么?也许我可以帮忙呢?看在这两杯水的面子上,我也应该帮你。”

“不用了,已经弄完了,你现在还是躺在上面休息比较好。”

“没那么矫情,已经没事了。那两个人真够可恶的,一直在问行夜剑的价格。其实他们根本没有那么多钱,但我出于礼貌,还在给他们介绍其他的灵器。”玉雏把被子撩开,就下床了,她自己把杯子放了回去,随后用自责的语气说,“唉,我真傻,早就应该看出他们心术不正的,没有好好防备,才变成这样。事情真的解决了吗?”她又问了一遍。

张凡什么话都不想说,点了点头,实际上他觉得自己应该离开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