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醉酒,然后成为无赖

  • 荒渺纪
  • 想当混子的柊
  • 3842字
  • 2022-04-21 23:46:38

一直有个说法,一日之计在于晨,无论我们做什么,早上的时间都是效率最高的。

陶芸很早就起了,她在门外伸了个懒腰。雨停之后,学生们又来上学了。他们要上早课,学习一些法术的原理。法术和功法不一样,没有多大的破坏力,多是一些辅助的功效,比如把人变成兔子,把自己变成兔子,定身术,御物术等等。

她来叫张凡起床,敲了敲门,没有应答之后,门一推,直接开了。里面没有人,简单的行李也跟着失踪了。有些失望的,她没了吃饭的欲望。

打开学堂的大门,只有一个孩子在外面等候,那就是陶芸说的,唯一一个通灵境的孩子。他叫萧晓,是云霞镇萧家的长子。他有一个境界不低的师傅,修炼资源也很好,但却时常瞒着师傅来这学习。

“萧晓又来了啊!快进来吧!”

后面隔着不远的地方,又跟进来几个学生。他们兴趣不高,喜欢踩着点儿到。陆陆续续的,一共十个人,学生们都来齐了。

院子里,陶芸在向他们讲解灵力的特性。入气境的孩子们,还不能随意地掌控体内的灵力,所以她要引导他们。

“灵力最简单的特点就是,有吸引和排斥两个属性。吸引和排斥理解起来都不难,吸引就是运用灵力让东西靠近你,同样的,排斥就是让东西远离你。”陶芸的声音很好听,和她身上的味道一样甜甜的。

他们有的坐着,有的躺着,过一会儿又换成另外一种姿势。闭着眼,屏气凝神,感知体内的经脉,然后顺着经脉找到灵藏的位置。开始把里面的灵力一点一点转移,集中在手掌上,像磁铁一样产生吸力。这样一次下来,大约要花一个时辰。

在别人急得满头大汗的时候,萧晓却显得很轻松,第一次就成功了。他以前学过这个,但也不能太轻松,至少装作过程艰难的样子。

“真棒啊!”陶芸夸了萧晓。

“确实挺不错的。”张凡推门而入,来到了走廊,不知道从哪里得来的,手里拿着一个细口长嘴的酒壶,另一只手上则是抓着一把花生米。他很有节奏,每吃一颗花生豆,都要喝上一口酒。

听到声音,所有人的注意力都被张凡吸引。

看到他,陶芸心里还是有那么一丝开心的,毕竟他没有不辞而别。但又紧锁眉头,居然跑去喝酒了,她心想。

“我可不记得我捡了个酒鬼。”她小声嘟囔,然后又对学生们说,“你们先练着,我去瞧瞧。”

大家很听话的,装成练功的样子,其实都眯着眼,想瞧瞧会发生什么。

“还知道回来啊!”陶芸走过去,揪住他的衣服,想拿过他的酒瓶。

谁知,张凡反用手臂夹住她的胳膊,一用力,陶芸就原地转了半圈。他们一前一后,离得很近,几乎到了前胸贴着后背的地步。

“好香啊!酒鬼吗?好像这个称呼也不错,哼,真不错。芸姐,你要不要也来点儿?”

旁边的萧晓看到这幕,脸色变得很差。一个和他年纪相仿,莫名其妙的男人竟然抱住了陶芸。他一直梦想着那个男人是自己,所以瞒着师傅,所以才会来这里上课。

张凡感觉怀里的陶芸在颤抖,像淋了雨的兔子一样。

“大胆,快放开先生。”萧晓在另一边大喝,直接跳到张凡身边,挥出了一记力道很重的拳。

“好了,好了。我知道错了。”他松开陶芸,轻巧地躲过,然后直接坐到了地上。

其他学生盯着他们。陶芸没有声音,直接回了屋,片刻之后,就端着一盆水出来,没有丝毫犹豫地泼在了他的头上。

“现在好点儿了吧!”她问。

“是好点了,但这酒也没法喝了。”张凡怜惜地看着酒,惆怅地说,“好可惜啊!我才喝了一半。”

完了,他的脑袋肯定还是糊涂的,陶芸看着他,无奈地叹了口气。她有些生气,但又觉得他可怜。

“既然没酒喝了,就回屋睡觉吧!”

“先生认识这个人?”萧晓问陶芸。

张凡直接无视他,又哭又闹,甚至把酒扔了,抱住陶芸的大腿,“回去睡觉,我才不,我不管,你要赔我的酒,赔我的酒。”

陶芸怀疑自己认错了人,张凡喝了酒之后,像个无赖。

“先生,不用管他的。这种混账,跟他说话都是浪费,应该赶出去。”

“混账?竟敢说小爷是混账。”张凡敲着头,好让自己清醒点,但于事无补。在他眼里,看什么都是慢半拍的。

“我又不是刚进来,你刚才在干嘛?不就是内视引灵,这种伎俩,我七岁的时候就学会了。多简单呐!看你们那个费劲的样子,还说我混账。

“喝了酒,说话是不腰疼。大家说对吧?”

“对!”一下子院子里的学生都笑了。

张凡站起来,向前走了几步,摇晃的样子差点摔倒。他打了个响指,从院子外围飞进来十几片树叶。树叶围着这些学生转了一圈,有不少学生好奇地去抓树叶,随后又单独围着萧晓转了一圈。

萧晓一拳下去,夹杂着灵力,把树叶打了个粉碎。

“天才?不过这点本事好像不够格啊!用不用我再把树叶赔给你啊?”

隔着空气,陶芸就觉得这种讥讽人的音调很难听。但这次没人附和他了,因为张凡跪在地上,一点点儿的捡起那些树叶的碎片。

“喂,张凡,不用这样的。”陶芸看他这样,心里难过,赶紧过去制止。

一张手,那些叶子变成了一堆绿色的小人,材质还是叶子做成的。

“唉?”陶芸觉得奇怪。

“哼!变戏法吗?无聊的把戏,我们可没功夫陪你在这儿玩。”

绿色的小人儿仿佛有生命般的,在张凡手里跳了出去。它们一路连跑带跳,朝着萧晓的方向前进。萧晓也知道它们要做什么,但心里没底,开始一步又一步地往后退。

“萧晓别害怕啊!这些都是叶子做的,往前刚啊!”不知道谁说了这么一句,萧晓果然不再退了,甚至手上燃起了火焰。众人惊呼,没想到通灵境能做到这样。陶芸没有制止,她也想让学生们看到更多自己不能做到的掩饰。

“装模作样,我不怕,来吧!”

小人儿的速度奇快,还没等火焰来临,便一股脑儿的钻进了萧晓的衣服里。他马上像疯了一般,左抓右挠,后来就在地上打滚,恨不得脱了衣服去抓这些小人儿。

看他滑稽的样子,周围人都被逗乐了。

“嗝!”张凡又打了个酒嗝儿,他不知道这一天打了多少次嗝了。

“你们觉得我在骗你们?”张凡站起来,往前走,经过第一个学生。这一刻,萧晓身上的法术解除了,小人儿顺着他的大腿,从裤口中滑了出来。

那是一个皮肤黝黑的少年,被张凡盯着,他失去了笑容,感到紧张,背上痒痒的,像是被针轻轻地戳着。不只他,周围人都不笑了。

“不,不觉得。”

他没有理他,继续往前走,走到陶芸原先的位置,停住。

“其实,嗝!修士每个境界的提升都很难,说是难,不如说是枯燥,乏味。单说这练气境,每天都得内视心灵,先开始很慢,后来就快了。过程也简单,和天赋也没有太大的关系。每天都是一样的过程,从早上起来到晚上睡觉,就一直做。你们说,有捷径吗?”

张凡望着一个长的比较瘦弱的男生说,“来,你说,有捷径吗?”

周围人都看着那个男生,他支支吾吾的说,“没,没有。”

“大声点儿,早上没吃饭吗?”张凡的声音突然变得很大,所有人都抖了一下。

“我觉得,没有。”瘦弱少年几乎是喊出来的,他叫叶晓天,是霞村叶家的次子。他有一个相差十岁的哥哥,还有一个相差三岁的姐姐。

张凡很满意,又问其他人,他们纷纷摇头。

陶芸看着他,张凡讲话的语气很有感染力,学生们因为震惊而变得顺从,没有人敢站出来反驳他。她很想瞧瞧后面到底会发生什么。

萧晓跟这些人不同,他出生在云霞镇最大的宗族之中,有些见识,知道还有其他的方法。但他此时涨红了脸,选择了沉默。张凡默不作声的反抗,让他突然意识到:长时间的营造的形象破灭了。因为嫉妒,自己变得可以随意地污蔑他人和嘲笑他人,并从中取乐,成了一种恶心的人。

他回头看了一眼,不明白陶芸为什么没有暴跳如雷,愤怒地把那个人赶出去。那个人可是强行抱了她,他想起了自己的姐姐,她只要被其他男人碰一下,都会尖叫着跑开。他不理解并从中又感受到了落差,难道她喜欢这样?

“真的没有吗?”张凡笑了,“不,其实还有,有一种方法叫灌顶,顾名思义就是有人通过脑袋,将灵力灌入另一个人体内。”

“别充装学问了,讲这个有什么用呢?大家都知道的东西,浪费时间。我看我还是明天再来吧!”叶晓天旁边的学生孙胜站起来,抬脚就往门外走。他是农家娃出身,虽年龄不大,但要显得更为成熟一点,没有被张凡吓住。

“马上就要下课了,再等一会儿看看吧!”陶芸拦住他。

“可是先生,他只是一个酒鬼而已,我家里还有……”

陶芸突然扶住他的肩膀,笑着对他说,“好了,好了!再看看呗!他境界挺高,说不定有什么意外的东西呢?”

“好吧!”被陶芸这般亲近,孙胜呆住了。

张凡却冷笑一声,“走呗,无所谓的,我可不喜欢耍猴儿。你,过来。”

“我?”叶晓天指了指自己,得到张凡的肯定后,走到前面。

刚过去,就被张凡一把按到地上,手掌扣住他的脑袋。叶晓天感觉很奇妙,闭上眼,有一股其他的灵力进入到身体里,然后所有的经脉被依次点亮。那股灵力还在继续发挥作用,顺着被点亮的经脉,他首次完整地感觉到灵。这种喜悦感,畅快感,好比劳累一天之后,拖着脏汗,来个舒服的泡澡,再加上一张无比柔软的床。

对,再近些,我马上就能摸到通灵的奥秘了,他心里想着。

可这时候,张凡停了。叶晓天被突如其来的冰凉感,吓得打了个哆嗦。

“行了,站起来,跟他们露两手吧!”张凡拿过掺水的酒,又喝了起来。

这下,陶芸算是知道自己要做什么了,那就是无论如何也不会让张凡继续喝酒了。这次很轻易地,她从张凡手里夺多了装酒的瓷瓶。

“再让人家喝点儿嘛?”

“不行,你再喝的话,就直接走远点儿,我这里不要酒鬼。”

“那,那好吧!”

“就是啊!现在你赶紧回屋躺着吧!”

“这么说,倒真是有点困了。”

陶芸把张凡推进屋,“真是的,把这里整的一团。”出来后,她又说了一句。

但没人注意他们,其他学生的注意全被叶晓天吸引了。

院子里,太阳高照,叶晓天正轻松的控制着几块小石头,手掌一开一合,里面的石子随着节奏,不断的跳跃。

“怎么会这样?”一个女生问他。

他不好意思地回答,“我也不太清楚,就是被那个人点了两下。”

“真厉害啊!”大家围住他。陶芸看了直觉得奇怪,不明白张凡为什么这么做。

此时,萧晓咬了咬牙,跑出了讲习堂。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