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陶芸与文不吝

  • 荒渺纪
  • 想当混子的柊
  • 4576字
  • 2022-04-18 19:21:19

去云霞镇要走三天的路,而张凡却走了七天。他不知道这种墨迹的性格是遗传自谁,可无论是父亲还是母亲,他都没见过,也就没办法确认。

那天早上,他把令牌放进怀里,然后草草地把猴儿埋进那个坑里。他认为那块牌子是猴儿临死前送给他的,其实也真是。

云霞镇是安定国最西边的一座小镇,再往西就是传说中的八百大山了。即使没到那里,云霞镇的周围也是群山交错。山上有山泉走兽,也盛产药材,总得来说这里的人过的很不错。

张凡走到这里时,一路上阴郁的天空,终于憋不住,下起了小雨。他以为这场雨应该下在半路,有几天,乌云把太阳完全遮住了,地面就变得和晚上一样黑。狂风把树扇的左右摇晃,甚至吹起了一块不小的石头,但还是没有雨滴。

走进城,商铺的门都开着,这里的物价比其他地方高半成,很多商人簇拥着来这里开店。来的人多了,租金也变得昂贵,原来一年十两银子,到后面就变成了五十两。

街上冷冷清清,偶尔有几个打伞的人出来买趟东西,但很快又回了家。他们在家里做什么呢?草药已经晒好了,只等着老天爷能够早点放晴。

一位女子在买东西,不过她站在门口的屋檐下,穿着一身白衣。她穿的很干净,即使在这样的天气里,衣服上也一尘不染,像是某种男式的衣服,也没有半点裸露。在等待中,她注意到了张凡。不过也很正常,大家出门都打着伞。只有他像个愣头青一样,站在雨里。而且不识路,他刚从这里出发,不一会儿又走了回来,然后一直打转。

“你是外地人吗?”女子名叫陶芸,是政道院下属的讲习堂里的老师。

政道院作为三大院之一,有着属于自己独特的体系,上下分为两部分,大学和小学。大学设在宇休国的国都,墨晰。而小学又叫讲习堂,设在全国各地。

讲习堂的学生要通过比试,经过一层层的选拔,才能进入总院。政道院很聪明,这样不仅可以从基层选拔最有天赋的人才,而且一举成为了三大院之首。

陶芸年过三旬,一旬就是十年,但看上去却年轻许多。在云霞镇大家都认识她,或者听过她的名字。这里只有一位老师,她刚成为老师的时候,知守陈留费了很大的功夫来号召大家。人们纷纷揣着钱,把孩子送过来。他们梦想着,自己的孩子在修行过程中,能够一鸣惊人,做着一人得道,鸡犬升天的美梦。

当时讲习堂的孩子的确很多,但学了一年半载,成为入气境的人屈指可数。父母们急功近利,花了大把的钱,着急,然后又好好考虑了一番,实在觉得没多大用处。于是纷纷领走了孩子,但也有几个天资不错的。

张凡看向陶芸,确定她是在叫自己,而不是隔着自己,和别人说话。

这时,一个伙计拎着纸包从屋里出来,然后把纸包递给陶芸。

她是来买东西的吗?张凡心想。

陶芸接过纸包后,松开手,里面是一大把铜板。“这是钱,数一数吧!别又少了。”

“诶!怎么会少呢?少也不会找你去要的,您是先生,来买我们的东西,就已经让我们很开心了。”伙计接过钱,嘿嘿的笑了两下。

陶芸也是笑容相迎。张凡立在那里,看着陶芸,他想听她下句会说什么。

“对了,再拿把伞吧!明天……”她突然顿了一下,她想给张凡要把伞,但张凡的衣服已经湿透了,现在打伞没有了意义。

伙计看到她手上有一把伞,再要一把的提议让他觉得很疑惑。他挠挠头,想听陶芸把接下来的话讲完。

“算了,就这样吧!那我先走了。”她说。然后撑开伞,走到张凡旁边。

“你是外地来的吧?这个时节,本地人出门都会带一把伞,即使忘了,也可以到别家去借的。但是外地来的,可就没那么幸运了。”陶芸向他解释。

但张凡没有回话,陶芸靠近时,他闻到了一股花儿的甜味。看了她两眼后,就转身朝着一个陌生的胡同走去。他很腼腆,一靠近女人就感觉奇怪,心里面痒痒的,但又说不出来是哪里痒。

她在后面又叫了两声,然后无奈,朝另一个方向走。拐过一个街口后,就到了讲习堂。

讲习堂的门很旧,是传统的暗红色木门。上面的牌匾也乌拉吧黑的,走进去,是几张朝东面摆放的桌子。经过桌子是一面跟墙差不多大小的书架,书架上面有竹简,也有纸书。墙中间有一小门,走进去,是休息的地方。

她回到屋子,打开纸包,是墨绿色的茶叶。随即又烧开水,泡上一壶茶,大门旁的窗户。看着雨景,悠闲地品茶。

大约过了一会儿,她看到了什么,然后匆匆打开门。张凡路过这里,他对这里一点也不熟悉,也碰不到给好脸色的人。

“喂!”她喊了一声。

张凡听到声音,看向她,眼睛里没有任何神采,活像个村里的傻子。

“真是有缘,我们又见面了,要不要进来坐坐?”她提了个好建议,但张凡不为所动,没有回应,实际上他在犹豫,立在原地不知如何。

“你总不能一直在外面站着吧!生了病可是很难好的。”她还真有点害怕张凡再次跑了,索性直接走出门,拉出张凡的胳膊,把他拽到了屋里。

这可真不像是个女人的力量,张凡觉得自己像只兔子,抓住耳朵就被人拎走了。与那些只会呆在家里,小巧玲珑的女人不同,陶芸体态丰腴,身体结实有力,有着像奶牛一样大的胸脯,走起街上一挺一挺的,总能吸引大把的目光。

她把他拉到后面的房间,扔了一条毛巾和一身干燥的衣服,就在门外等着。

衣服上有香味,他怀疑这是她的衣服,而且刚刚穿过。

“怎么样?让我瞧瞧!”陶芸像是对待木偶一般,让他前后转动。张凡比她高一些,而她比张凡胖一些,两者相补,穿上小了一点,倒也无伤大雅。

“还不错,对了,我还没问你的呢?我叫陶芸,是这里教人的先生。”

“张凡。”

“好普通的名字啊!你从哪里来呢?”她倒了杯茶,递给他。

“沥川城,”张凡把杯里的茶一饮而尽,“这茶,还不错。”

“那当然,这可是明前茶,再来点儿?”明前茶是清明节前采的茶,芽叶细嫩,茶色香幽,是茶中佳品。

张凡伸过杯子,“听说这里有妖怪?”

陶芸把手指放在嘴唇下面,想了一下,“这里没有妖怪,是更远一点的霞村,那里已经有好几个人遇害了。”

这时,门被敲响了,进来一个人,他很着急,把外面的风和雨一同带到里面。

“好冷啊!好冷啊!每年的这个时候都这样,下雨,下雨,下个没完。”这个人叫文不吝,是霞村的村民。他把手中的东西放到桌上打开,里面有三本书。见书没湿,他露出笑容,“还好,还好,把书先用布裹上,再塞到衣服里,果然值得。”

“那你倒是找个合适的机会送过来啊,这样的天也太冷了。”陶芸吐槽他。文不吝是骑着毛驴来的,他披着蓑衣,带着斗笠,里面的衣服半湿。

但文不吝注意到了张凡,“这是谁啊!”

“怎么样?怎么样?我刚捡的小伙子。”

陶芸把张凡推到前面去,任凭文不吝打量。

“这孩子可比你听话多了,也长的好看。”

“脸这么精致,远看像个女人,走近一瞧,又看着就像个傻子。芸姐,你还是快点找个男人嫁出去吧!都多大年纪了!我可不希望你被别人又骗财又骗身的。”

他绕过张凡和陶芸,走向里面的书架,拿起上面的书不停地看,然后把满意的放在桌子上,等会儿他要包起来带走。

“唉,”陶芸已经习惯了文不吝的脾气,她对张凡,“这个家伙,就是狂妄了一点。他没有坏心思的,你不要介意,”

“我不是那个家伙,我有名字,叫文不吝。”

他选好了书,用布包起来,然后打开门。风呼呼的,把外面的雨水都吹进来了。这时候陶芸才发现他要离开了。

“要不待一会儿再走吧!这雨看着要下大了。”

“唉,下地大也是雨,下地小也是下雨,我必须得在后半夜赶回去。有时候真觉得,生在这样的世上,死了或许也是一种解脱。”他开始穿脱在屋檐下的蓑衣,期间对张凡说,“小子,你叫什么?”

“张凡。”

“好的,张凡,我记住你了。如果你在讲习堂里做出什么荒唐的事儿来,我一定会追你,然后打的你满地找牙。”张凡长的白净,仔细一看,骨子里又透着柔弱。文不吝讨厌他,他认为男人就应该强壮,有魄力,遇事果断,又要有担当。但张凡显然不是这样的。

“不会的。”张凡回答他。

“最好真的不会。”

“好了,你别吓唬他了。走的时候小心点,这会儿的路肯定很滑。”陶芸站在张凡前面。

文不吝后面没再说些什么,留下了两筐药材,骑着毛驴急匆匆地走了。

晚饭时,张凡问陶芸关于文不吝的事。

陶芸说,“文不吝啊!为什么问起他的事,他今天可并没有给你好脸色看那。”

“感觉他挺有意思的,从他的话里,我觉得他是一个故事的人。”

谁知陶芸笑了起来,“真是个傻子,他都那样说你了。”

的确,没有人喜欢被骂。但张凡还是想听,脑袋里想着更加有力的理由。可陶芸没在刁难他,直接就说了。

“说起他,我觉得挺好玩的。他以前呢,是我的学生,天资算是不错。但只在这里学了半年。有一天他告诉我,觉得我教的东西没用,他想走了。临走前,我送了他两本书,可没想三天后他又回来了,然后又借走了几本书。等读了几本书后,我把他推荐给知守,让他做了文书的工作,处理一些简单的公文。要不说他狂妄呢!好像又是半年,他就退了文书的位子。我问他为什么,他说觉得没什么用。那时候,我就觉得挺可惜的,文书作为公职,俸禄不低的,而且清闲。”

“那你在这里都教些什么呢?”

“一些简单的修炼方法,功法,还有法术之类的。比如修为境界、灵力的来源等等,我觉得我教的还不错,有好几个在我的指导下,已经进入入气境,还有一个刚刚晋升通灵境。”

张凡可以看到陶芸得意的表情,对于老师来说,学生的成长的确是他们的骄傲。

“确实没什么用。”他吐槽了一句。

陶芸很不喜欢听到这样的话,直接站起来,揪住他的耳朵。

张凡像被洞里的雨水打到一般,身体颤抖了一下。

“哼!你应该知道感恩,没有我,你还在外面被淋呢!”她好像有些生气,又好像在开玩笑。总之张凡真的感觉到了耳朵传来的疼痛。

“快点,跟我道歉,要不你就听一下我的课,听完再评价。反正你现在得跟我道歉,不然我就一直揪着。”

张凡求饶了,很奇怪的,只是一天的功夫,他感觉自己已经发生改变。在以前,他是从来不会理会这类的玩笑的。因为他觉得自己说的是实话,如果只是教一些简单的法术,确实没有什么作用。

修士们施展法术,或者是一些功法,都需要足够的灵力。但入气境的特点是,可以把天地间的灵气纳入体内,并转化为灵力。可这股灵力却均匀的散布在身体的每一处,这样可以极大的提升身体素质。而另一方面,这些灵力只供身体使用,而入气境的修士们却无法调动,并集中起来使用。所以教他们法术还是太早了。

吃完饭,走出门,映入眼帘的是一处院子。这里是用来让学生们练习的,中间种着一棵矮粗的桃树。这个时节,桃树已经结完果子,叶子干枯发黄,围着桃树落了一地。

他站在走廊上看了一会儿,下面的土地和围墙都有经历过某种法术的痕迹。在院子的一角,那里搭着一个小棚,里面是一些木制的兵器。如果陶芸还懂兵器的话,他开始对她的修为感到好奇。

在这条走廊的一侧,是院子,另一侧则是三间空房。两间用来休息,一间用来做饭,吃饭。

“来来来!你今晚就睡在这里。”陶芸热情的跟他介绍。那是一间靠近书堂的屋子,位于最西边。她话没停,接着说,“这是桌子,这是床,那个是衣柜。你好像也没有多的衣服,不过里面的衣服,你可以试试,能穿的就穿。”

张凡无语的看着她,还真把自己当傻子了。里面的衣服肯定也是她的,就像他身上穿的这件。

“这里的东西可以随便用。对了,你晚饭吃的好少,如果饿了,可以去厨房找点吃的。好了!”她拿起张凡的脏衣服,“没事的话,你先休息吧!”

“呼~终于走了。”他疲惫地躺在床上,然后睡着了。这间屋子应该经常被打扫,很干净,而且也有着和陶芸身上一样的甜味。

等他醒来,发现身上多了层被子,脚上的鞋也被人脱了。他摸着头,然后憋了一大口气,再畅快地吐出来,舒服极了。

朝外看,天变黑了变黑了,雨还在下着,落在青石板上发出滴滴答答的声音。

突然一道明亮的闪电,紧接着是雷声,一道黑色的影子出现在门外,显得格外吓人。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