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一个坑

  • 荒渺纪
  • 想当混子的柊
  • 3106字
  • 2022-04-16 10:38:01

后半夜,乌云撤去,月亮出来后,把这里照的跟白天一样明亮。

张凡还躺在那里,把手举向空中,望着上面的星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他现在好多了,也可以站起来走路了,只要他想,飞也不成问题。

干燥的泥巴贴在身上,带给他一种痒痒的感觉,就好似有几十只讨厌的虫子在身上爬。客栈虽然成了一堆碎物,但里面的水井还可以使用,至少清洗身子还是可以的。可他懒得动,也不困,就像这么躺着。呆呆地看着夜空,他觉得自己总有一天会成为上面的一颗星星。

在他还在永宁国当仆人的时候,永宁国是宇休国里面的一个诸侯国,天下之中还有七个这样的国中国。世子张星义的老师告诉他,只有参透了“道”的人,死后才能不受六界的拘束,飞到天上成为一颗明星。

他正想着,突然听到了石子滚动的声音。

是几匹狼从土坡上跳下来,他们体毛呈棕黄,腹部略白,到了上背,就全成了黑色。

张凡直起身子看着它们,这几匹狼后面还跟着其他的狼。它们不是妖,只是单纯的动物。他仔细数了数一共有十五头。在这茫茫林海中,这十五头狼组成了一个家族,里面有成年的狼,也有刚参与狩猎的幼狼。

张凡拔出木剑,做出御敌的姿态。那些狼警惕地盯着他,也不动了,尾巴像军刀一样直挺挺地竖起来。只有头狼踏着矫健的步伐走过来,它的体型明显比周围的狼大一号,眼神更加凶狠,毛发的颜色也要更深一些。

北方有很多狼,张凡小时候经常能听到关于狼的故事。他对狼的印象是:它们群居,由头狼领导。捕猎时每头狼都有自己的任务,它们各司其职,互相协作。

当头狼和张凡对峙的时候,其他的狼跑过来。它们始终与张凡隔着一小段距离,扑向地上的牛,一齐撕扯,把牛分成小份,然后叼走。

那头牛前几天还让张凡感受到了驾车的快乐,但他没有阻止。他觉得牛被这些狼吃掉,比埋在地里要有用的多。

最后经过短暂的挣扎,张凡实在是不愿意看到这番场景,于是站起来,打算去往大道西边的荒山。头狼见张凡动了,发出呜呜的声音,这是一种警示。

张凡没理它,看向挂在树上的黑布,手一挥,黑布就飞到了手上。他把木剑裹好,这时头狼发出的声音越来越大,有几头正在旁边撕扯牛身的狼停止了现在动作,也朝他靠近。

“呜~”

头狼先发起攻击,跳起来想要咬张凡的脖子,其他狼则瞅准其他位置,咬向其他部位。张凡以剑代棍,没有意外的,头狼在空中就被打了下来。而其他的狼,则被一一踢飞。

头狼倒在地上,像狗一样翻了个滚,起来后又准备冲向张凡。但又被当头一棒打回去,趁着这个时间,张凡不恋战,一步步朝着目标地点走。

那些狼虎视眈眈地看着,头狼被打飞两次后,和它们一样,也是目送张凡远去。它们的眼睛绿油油的,很快也消失了。

凭借记忆,张凡走回原来的地方,因为这里有一颗歪脖子树,所以很好记。借着月光,他找了根棍子简单的往下挖了一点。随着上面的土一点点地被清理,出现了一根毛绒绒的手指。手指还动了两下。

“果然,是猴儿!”他大叫,笑了几下,情绪也从伤心转为兴奋。

他加快挖掘的速度,后来发现棍子还不如手,就又用手挖。接下来是整个的手掌,摸上去甚至还有温度,这证明猴儿的确还活着。

等到挖至半身的时候,张凡用灵力包裹住猴儿的什么,再用力一抱,猴儿就像泥鳅一样,从土里滑了出来。

“猴儿?”等张凡看到猴儿的全貌时,笑容戛然而止。

他还穿着前天晚上的那身衣服,但左边空荡荡的,连袖子都没有了。

张凡把他靠在歪脖子树上,转身就要从土里去找猴儿的左臂。没想到的是,猴儿制止了他。

“别找了,也不用找了。”

“猴儿?”

“是我。”猴儿咳嗽了几下,往外吐东西,做完这一切后,他感觉舒服多了。

“我的意思不是这个,为什么不找了?说不定可以接上。”

“因为我中了一种叫蚀骨散的毒,这种毒很特别,在水里面倒没什么,可一旦进了身体,就会化成无数的小虫,疯狂的撕咬骨头。而且这种毒没法清除,只能压抑。其实我骗了你们,老板娘不是树妖,而是一个披着人皮的木偶。为了让她能够动起来,我在上面装了一块血石。血石可以储存我们的妖力,作为她行动的能量。但意外的是,她也觉醒了灵智,一直骗着我们。”

猴儿说的很慢,像是孩子般,每说几个字就要停顿一下。但张凡还是耐心地听着。

“人一出生,本性就是恶的,然后接受外部的规范,才会好起来。她也不例外,可惜我刚刚发现这一点,她就在水里下了毒。然后趁我下楼头晕时,拿刀砍了我的左手。”

“她怕你取回她身上的血石吗?”

“对!接受了夜虎的妖气,她成长的太快了。我猜你们应该已经碰到了吧!他怎么样?”

“他受伤了,但没有生命危险。这个毒能解吗?”

“这样就好,这样就好!”猴儿像是没有听到张凡后半句话似的,他满足地闭上眼睛。

张凡害怕他的眼睛一旦闭上,就无法睁开。

就这样,他们沉默了好一会儿。那个时候,张凡觉得周围安静得可怕,就算掉根针都能听到,但没有虫叫声,也没有动物踩碎叶子的声音。直到一阵风吹来,扬起了地上的枯叶,一切都恢复到了正常,虫子依然叫着,蝙蝠从上面飞过精准的避开了树干。

他摸着猴儿的手,还有脉搏,但也无能为力。这是一个残酷的过程,只能安静得等待地府的鬼前来勾走他的魂魄。

张凡和猴儿并排靠着,他累极了,开始不自觉地打哈欠。一打哈欠,他就在心里埋怨自己,觉得这并不是一个该睡觉的时候。

“真的没救了吗?从这儿到云霞镇还有多长的路程?”

“用脚走的话,需要三天的时间。”

“我会御剑术,只需要半天就能到吧!”

猴儿露出了勉强的笑容,“你受伤了,一直用御剑术的话,会损到根骨的。而且我能感觉得到,到了天亮,我就该走了。你说地府收妖怪吗?”

张凡不想回答,但他知道,人有人的地府,妖有妖的地府。

“别不说话啊!像我这种妖怪,修道两百年了,修为只有这么些。一辈子说不出几句有用的话,只有死的时候,才说上那么几句。不过我不想吃着什么,只想跟你说说我的故事。”

“在宇休国的东边,有一座高大的山叫隐雾山,山上有棵红叶子的大榕树,里面住着一个仙人,叫云显。我是他的徒弟,其实我的名也字不叫猴儿,师傅给了我一个姓,元,我也给自己起了个名,通,意思是四通八达。”

“元通。”

“对!我在那里过了一段快乐的日子,学宫里面有人族、妖族还有魔族。虽然学生数量不多,但我在那里得到了大家认可,我很开心。可这种开心的日子没持续多久,我就被师傅赶了出来。他说我好逸恶劳,也难怪,修道那么长时间,境界依旧低下。”

猴儿现在说来,满是感概,但随着毒素的发作,说话的速度变得更慢了。

“如果是这样,未免有些武断。修为只是代表一种成果,很多凡人也能说出令我们诧异的论断。修士不是万能的,也有不懂的地方。”

“你真的只有二十二岁吗?莫不是某个活了几百年,易容的老妖怪。”

见张凡没有回应,猴儿又继续说了起来。

“我并不喜欢修道,无论是是人类还是妖怪,修道都是夺天下之间的灵气,资源是固定的,但争夺是无休无止的。下山后,我迷茫了好长时间,觉得天地之大,没有我的容身之所。也在山下徘徊了好几十年,我即想回去,又怕再次被师傅骂出来。他生气的时候,蛮凶的。偶然在一次饮水中,我看到泉底有什么在发光。”

猴儿说着,从怀里掏出来,是一枚方形,用青铜做的,锈迹斑斑的令牌,上面刻着元通两个字。

“我被选中了,但各地去散布缘分。我很喜欢这样,觉得很不错。”

张凡已经很久没给他回应了,他转头往旁边看,又笑了。原来张凡仰着头睡着了,但猴儿继续说着话,这样可以消除一些对死亡的恐惧。绕是活了两百年,当死亡真的来临时,他还是会害怕。

“缘更像是一种诉求,但这跟线牵到两方之后,无论多久他们总会遇到……”

张凡只睡了两个时辰,当他醒来时,猴儿已经没了脉搏,因为没了身骨头,身体瘫软体,变成了紫黑色。

同时他也发现自己手中多了张令牌,而且上面的字变了,刻成了自己的名字。他不明所以,但眼睛里噙满泪水。

“猴儿?”

他不是第一次看到死人,但每次死人的时候他都会哭上几声。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