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离开

  • 荒渺纪
  • 想当混子的柊
  • 3439字
  • 2022-04-14 23:46:29

“猴儿真的死了吗?”夜虎问张凡,他化成一头通体黝黑的老虎,身体轻微地颤抖。

“我不清楚,就像我先前所说的,我们追着血迹一路向西,一直到了那座山上。”张凡回答他。

“那有发现什么吗?比如说猴儿留下的线索。”

“有几撮毛,可以证明是他的。其他的……”他陷入思考,好像忽略了什么。那时候天还是晴的,张凡走进山里,而李舜生则在外围观察。临走的时候,有一片疏松的土壤,但李舜生叫他快点离开,他没有特别留意。

“张兄弟,还能站起来吗?”柳叶眉扶着梁叔从大道的方向走过来。

张凡趴在地上,他的脸部被泥土包裹,身体也是连着衣服整个的成了一个泥人。不过除了张凡之外,这里只剩下一只黑虎,所以梁叔轻松的确定了他的身份。

张凡转过头,看向正在朝这里走来的梁叔和柳叶眉,“现在恐怕不能。”

不过走到距离张凡半丈的位置,他们又停了。柳叶眉看到了那头黑色的老虎,愣住,不敢靠的太近。而梁叔因为服了丹药的缘故,整个身体变得异常虚弱,需要靠着柳叶眉来走路。

“不要怕,少爷。我能感受到那只黑虎的妖力,弱的很,恐怕现在连维持人形都很费力。和张兄弟大战过后,他现在的虚弱程度,也就是入气境的修为了。”梁叔的声音很轻,但从他的话中,张凡得知,他们可能还要和夜虎打一架,直到有一方出现死亡,这场血战才能结束。

但以自己这样的情况,能够阻止吗?张凡没有忘记跟猴儿的约定,开始思考。

夜虎在一旁盯着他们,黑色的毛发与黑夜融为一体,锋利的爪子从掌中一根根地弹出,两颗眼睛则像幽火,散发着绿色的光芒。

说话间,梁叔朝天上扔了几样东西,是三张黄色的符条。黄符飘在空中,然后精准的飞到夜虎周围,旋转着,组成了一个小型的法阵,把他困在其中。

困在里面的夜虎试探性的撞了两下,法阵坚如磐石,然后就放弃了。

“少爷,最后的时刻到了!过去,拿起地上的木剑,杀死他,你就能成为英雄。我们的旅行该结束了,好多人在沥川城里等着我们回去。我们也没有辜负他们的期望。”梁叔把搭在柳叶眉肩上的手臂挪开,朝旁边走了几步,然后坐下。那里有一个被炸开的小坑,凹凸处形成了一个天然的座椅。

“你确定他能成为英雄吗?而这样的英雄又有什么价值吗?”张凡面向梁叔,又看向柳叶眉。

梁叔没有回应张凡。

柳叶眉面无表情,走到张凡旁边,想要捡起地上的木剑。

“柳公子,放弃吧,我是为了你好。一个盗贼或许能成为一时的英雄,但却要用余生去偿还。前是因,后是果。无数的人从四面八方找来,他们恭维你,然后请求你。但他们的说的话大多都是假的,让你除妖也只是为了满足私欲,你会做很多错事。”

柳叶眉变得不耐烦,被功利迷惑了心智,斩杀一只小妖王,足以让他名扬万里。这是他的哥哥都没有达成的成就,他会成为整个家族的骄傲。没有理张凡,他开始去拔地上的木剑。

“你这样做,连剑都会感到耻辱。”

果然当柳叶眉去拔地上剑的时候,无论他怎样用力,木剑都纹丝不动。

“别听他的,少爷。那把剑只是有了灵性,你们俩相性不合,所以没办法持剑。”

当武器有了灵性之后,它们会根据自己的意愿去选择主人。比如善良的剑不希望自己的主人做残害生灵的事,邪恶的剑只想让自己的主人做恶事等等,它们会对持剑人的性格产生一定的塑造作用。

“我觉得我说的还是有道理的。柳公子,无论别人怎么说,但从这几天我看的,你是一个懦弱,没有主见的人。这样”

张凡话还没说完,就被柳叶眉打断。

“别说了,我不需要你告诉我应该怎么做。明摆着,一只天玄境的妖怪,现在到了我可以随意处置的地步。在沥川城里,虽然我是柳家的少爷,出门的时候都是被下人抬着,但我没有选择的权利。从我出生的时候,就被安排了两种剧本,依据我的修炼天赋,一种是好的,而另一种是坏的。我已经十八岁了,才刚刚晋升到通灵境。”柳叶眉愤怒的说着,他的声音很大,且不满。但说着说着,他又哭了。

“我一直生活在坏的剧本里,没人对我有所期望。但现在是个机会,如果你是我,你也不会放过的。我要把它的内丹,作为礼物送给我的父亲,让他重新看看自己的儿子。”

可能是他太过于激动了,竟然真的拔出了木剑。

“哈哈,你看!”柳叶眉挥舞着木剑,笑了起来。

“唉!”张凡叹了口气,小声地说了两个字,“可悲。”

他拿着木剑,走到了法阵面前。夜虎趴在里面,除了眼睛里杀气腾腾,其他部位都温顺的要命。

一看是柳叶眉杀他,夜虎心有不甘,不是害怕死亡,而是被这样的人杀死,觉得悲哀。他站起来,准备拼命。

柳叶眉站在法阵外,这个法阵可进不可出。他知道法阵的作用,于是用灵力控制木剑,朝着夜虎的脑袋刺去。远程操控木剑,不仅可以增强威力,而且可以保证安全。但夜虎脑袋一偏,躲了过去。

因为缺乏战斗经验,柳叶眉的战斗方式呆板而单一,让人一看,就知道他想要干什么。见第一次没有击中,他控制木剑拐弯,掉头又朝夜虎脑袋刺去。

但夜虎脑袋这次在地上打了个滚,竟然又躲了过去。柳叶眉见他很轻松的躲闪,一下子恼羞成怒,木剑分成三把,其中两把是虚影,没有任何伤害,只是单纯的迷惑。

“看你还怎么躲?”

夜虎毕竟是天玄境的小妖王,虽然现在受伤,只能发挥入气境的力量。但他立马就看出了门道,用嘴巴叼住了木剑。

柳叶眉还在拼命控制,只要释放的灵力够多够强,木剑是完全可以从夜虎的口中挣脱的。

“动啊!快动啊!”

张凡看着他,梁叔也在看着他。

“没人教过他吗?他这样灵力很快就会耗尽的。”张凡悠悠地说。

“谁知道呢!我只是柳府里的一个侍卫头领。做完这件事,我也该走了!”

“走去哪?”

“远行,走到哪,算哪。背着一块墓碑,上面刻着我的生辰、功绩。走啊走!遇到合适的地方,就在那里隐居,慢慢的等待死去。。”梁叔双手拄地,抬头看着满天星星,这是对世界充满希望的少年们才会做的事。

其实他早就有这种想法了,只不过过了今天,看到张凡,他觉得自己真的是老了。年轻时,他虽然没有单独打过小妖王,但也手撕过净悟境的鱼妖,那份骄傲还是在的。

“为什么改变想法呢?你还不算老,呆在哪儿都会有一席之地的。”

“变了,在我那会儿,人妖的矛盾达到了顶峰,死了两万人,才把那些妖门氏族赶到南海,成立了一个妖国。可现在人族对妖族又变得包容起来。搞不懂,真搞不懂,连修士们都开始认可妖族了。”

“从人妖大战开始,到现在,已经过了二十五年!妖没错,人也没错,只不过角色不同。我们更强一些,可以决定他们的处境。”

“你太过于理想化了,我年轻的时候,也这样想。妖怪为什么要吃人呢?打扫战场时,一片片的白骨混着血,比满是血的尸体还触目惊心。那时候我产生了想和妖族沟通的想法,他们为什么这么残忍呢?但没用,他们不理解人类,就如同人类不理解他们一样。”

张凡听得入迷了,梁叔讲的婉转而动听,能说出这些话的也只有真正上过战场的老兵了。

“哪里有分歧?”

“我们把他们从人和动物之中分离出来,但他们看我们跟看那些动物没有任何区别。无非吃起来,哪种获得的灵力更多一点。”

梁叔也讲的忘神了,很少有人愿意听这些言论。大家觉得这是陈腐之论,每次他一说,身边的人不是走开,就是说梁叔年纪大了。

另一边,柳叶眉正拼命地调动灵力,但夜虎咬着的剑身纹丝不动。

“动啊!动啊!”他咬着牙,鼻尖上有些汗水。

夜虎觉得差不多了,两排牙齿微微松开,蓄势待发的木剑像是离弦的箭,猛的戳破了法阵。夜虎一声咆哮,吓得柳叶眉往后退了几下,他很满意柳叶眉这样的表现。随后朝山上跑,与黑夜融为一体。

快速飞驰的木剑又插进了原来拔出来的位置。柳叶眉失落的站在那里。

“张凡~”梁叔立马站起来,大叫。

“怎么了?”

“不要装傻,这可是能够困住通灵境巅峰的法阵,少爷怎么可能打破他呢?是你,你把法术施在剑上,破掉了那个法阵。”

“你也看到了,我一直在这里听你讲话。”

但梁叔不相信他说的话,突然想起一开始张凡并没有加入战斗。

“我以为我们相处的不错,为什么要这样对待我们。我以为在大是大非的问题上,你会明白应该做什么。那头虎妖差点杀了我们,这么大的敌意,你干嘛要放过他?难道是为了那颗内丹?”

张凡不再掩饰,“我跟猴儿做了笔交易,答应他不会伤害客栈的老板。而且看看周围,每次战斗都会让周围变得千疮百孔。”

“哼!”梁叔生气地踹向地面,“少爷,我们走!”

梁叔叫柳叶眉的时候,他还在愣神,直到梁叔叫第二声的时候,他才回应。

柳叶眉低着头走过来,因为羞愧,他偷瞄了张凡几眼。

拿起梁叔的胳膊,紧接着,他的脸涨的通红,越想越气。往回跑向张凡,朝着他的腰部,狠狠地踹了两脚。

梁叔无奈地看着自家少爷。张凡则疼得咬着嘴唇,没有任何反抗,也没有发出任何声音。最后他们顺着大道,也消失在黑夜之中。

张凡一个人留在这里,他翻了个身,看着满天璀璨的群星。突然一颗眼泪,从他的眼角滑落。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