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结束

  • 荒渺纪
  • 想当混子的柊
  • 3080字
  • 2022-04-13 00:03:00

所谓内丹,就是妖怪腹下,一个球状的器官,是妖力产生的部位。内丹刚开始可能只有拇指般大小,随着妖怪境界的提高而不断变大。但不只是变大这么简单,每一次的提升对内丹的质量来说都是一次升华。上位的内丹所产生的妖力浑厚程度是下位内丹所不能比拟的。

有人统计过,入气境妖怪的内丹是白色的,通灵境的妖怪内丹是绿色的,净悟境的是紫色,而天玄境的则是金黄色。与人类的境界不同,天玄境之后,妖族没有统一的境界了,所有的妖怪都被称为妖王。

张凡站在夜虎面前,他无法靠近眼前的这个庞然大物。双手一挥,身后的黑布散开,木剑解脱了,飞到了张凡手中。

“我能想到你战斗的缘由,但猴儿并不是我们杀的。我是最后见到他的,他还告诉我,如果发生战斗,尽量不要与你交锋。可见他预料到了这一刻,但你听不进解释。还有,这里一直少了个人。”张凡悠悠地念道。

“他们在说什么?”柳叶眉问梁叔。

梁叔回答,“不知道,太远了,听不清。少爷,你过来,帮我把怀里的药拿出来。”

柳叶眉蹲在梁叔旁边,从他的怀里取出了一个土灰色的小瓷瓶。里面只有一颗药丸,很轻易的倒了出来。

梁叔躺在地上,不停地咳嗽。等神经稍微放松些,巨烈的疼痛席卷全身。他猜测右侧断掉的肋骨碎片,有几片似乎扎进了肺里。

“要喝水吗?”柳叶眉捏着药丸,再次问他。

梁叔已经没有力气说话了,摇摇头,把嘴巴张开。那颗药丸进嘴像抹了油,顺着他的舌头,滑进食道,一直到了胃里。

这颗药丸没有名字,或者说梁叔也不知道叫什么。是在他退伍时,一名和他惺惺相惜的将军送他的。那时将军身着白甲,握着他的手说,如果有一日,你受了重伤,此丹可以保命。那时梁叔作为人妖大战的英雄,骄傲到了顶点,连朝廷安排的官职也拒绝了。他虽然不以为然,但还是收下了。

药丸在胃里,顷刻间化成一团云雾,然后绕着身体游了一圈。梁叔感觉身上有一股暖流,围着他的身子运转了一个小周天。肺里渗血的位置被修复,肋骨复原,手筋也重新长合。他觉得好多了,也不咳嗽了。让柳叶眉搀扶坐起来,运转体内的灵力,他意识到伤才好了一半,剩下的只能交给休息。

张凡握着剑,他感觉紧张,手也轻微地发抖。他甩了甩剑,摆出斜握的姿势,这个姿势可以防范正面全方位的攻势。

“来吧!”

夜虎好像没有听到张凡说的话,对他而言,脚下的张凡就像只蚂蚁。他显然不想理会这只蚂蚁,只盯着远处的梁叔。朝天一吼,伸起前爪,两道比剑气还要显眼的爪印,径直朝梁叔扑去。

张凡跑到前面,盯着爪印,现在的梁叔肯定是接不住这样的攻击。但爪印在中途消失了,再次出现,就是面前。他反应很快,立即后撤步,用木剑挡开。

然后跑到右边,手握雷电,“心雷决,引天落雷。”

说完,夜虎的头上出现大面积的乌云,遮挡了阳光。他朝地上一拍,手中雷电释放,一个个滚地雷,顺着地面,直扑夜虎。乌云里也响起了雷声,紧接着闪电落下来。

“这就是天玄境的战斗吗?”柳叶眉看向他们,好好的晴天变成了阴天。

“没错,天玄境是修士们的分界线,到了天玄境,就拥有了可以控制局部气象的力量。”

毫无疑问,雷电打在夜虎的身上,与火焰交织在一起,产生爆炸。即使这样,张凡也没有停止攻击的脚步。他拿着剑,跳到天上,发出一道巨大的斩击。

“瞬斩。”他大喝,与李舜生的剑气不同,张凡的瞬斩看似只有一下,但挥出后,伤害瞬间来到了夜虎身上,一下子了几百道剑气交织在一起,干净利落。

夜虎吃疼,咆哮了一声,火焰连着身体,他开始重视张凡。浑身的火焰倾泻而下,周围的树木,包括后山都着起火,俨然一副末世的样子。这还不够,他跟着火焰,一同跑到张凡面前。

这些火焰也是由妖力化成的,面积很大,张凡躲不开,便用灵力形成一个罩子硬抗。但其余的火焰顺着罩子的上边,旁边流过,一股浓烟遮住了他的视野。

突然一个巨大的爪子,仿佛来自虚空,一抓就抓破了张凡的灵力罩子。瞬间,张凡用木剑阻挡,但还是被打飞。在与地面的摩擦中,张凡重新控制身体,站着停在火焰外。

“好强,我完全不是对手。”张凡又甩了甩剑,重新摆好姿势,从火海中寻找夜虎的身影。夜虎虽然身高六米,但周围引燃的树和大山,都要比他巨大。

张凡站在原地,即使找到夜虎,他也无能为力。夜虎仿佛没有任何弱点,他不像树妖那般怕火,也不像鱼妖那般腹部柔软。

应该用水把这火焰浇灭,张凡心想,手指天空,“心海,落雨。”又一阵轰隆隆的雷声,夹杂着闪电,黄豆般大小的雨珠落下来。

“真的下雨了。”柳叶眉用手接雨。

“这妖怪的血脉绝对不同寻常,施展法天象地,竟有如此大的威力。刚才那一抓,如果是我的话,我就已经死了。”梁叔没有理会这些,而是死盯着前方。按张凡的年纪来说,他的实力强的可怕,但夜虎更胜一筹。

很快,雨水浇灭了山上的大火,却浇不灭夜虎身上的火焰。他又挥出一爪,爪印径直袭来,在半途中消失,然后再次突然出现在张凡面前。

“当!”木剑发出了金属般清脆的关系。

张凡再次上前,运用同样的招式,心雷诀加瞬斩。夜虎还是吃痛,但怎么也造不成致命伤。他觉得应该想一个办法,找到他的弱点。

他们从中午打到了晚上,夜虎身旁的苍焰带有剧烈的高温。只要近身到一丈的距离,张凡就会热的汗流浃背,而且灵力消耗的速度更快。这导致他无法近身观察,每次战斗的距离都在五米之外。

为了节省灵力,天上落下的雨珠逐渐变小,最后停了。这块地方浓烟四起,好几回,张凡借力打力,将爪印打到周围的山上,或者是树林,周围的地形面貌也变得残缺。张凡几次想要收力,最后都选择以力消力,这样他的损耗远大于夜虎。

张凡想着夜虎可能的弱点,动作稍有延迟,一张倾盆大口吐出了一个黑色的光球,从里面散发出巨大的危险气息。

可能夜虎也考虑到维持法天象地的时间不够了,不再想着留下力量去对付远处的梁叔。

光球的攻击面积同样很大,像一快从天而降的陨石,单从距离看,张凡有充足的时间离开。但张凡就在张凡御剑准备离开的时候,光球瞬间缩小,并变成一股强大的吸力,周围的所有东西开始朝光球的位置飘去。

柳叶眉和梁叔也感觉到了,他们距离光球吸力的末端,很容易就离开了。但张凡就不一样了,他被吸到里面,随后光球爆炸。

随后这里尘土飞扬,张凡跟着一些木屑石粉掉了下来。他没想到夜虎还有这么一招,即使快速做了防护,还是受了重伤。

他的衣服很脏,身上渗出的血和灰土的组成的混合粘在上面。趴在地上,脑袋偏向一边。身体像散了架,眼皮也很沉重,此时看什么都是模糊的。

“呼~呼~”

几声震响之后,他感觉有东西靠近,可怜他现在失血过多,浑身发冷,已经感受不到热了。夜虎站在他面前,好奇地看着这个人类,这是他头次打量他。高温让张凡表面的泥土变成了干巴巴的土块。他可以跑的,从始至终都是,不知道为什么他选择留在这儿。

而且他们的战斗不应该是这样的,这个人类好像有所保留,是为了远处那两个人类吗?夜虎正常的呼吸也能卷出一阵小风。

但张凡手里依旧抓着剑,出乎意料的,他的意识还是清醒的,以飞快的速度滚进了夜虎外层的火里。

“心雷决,容内雷杀。”

几条手臂粗的闪电从夜虎腹部冒出,交织在一起成了蛇的模样,咬开他的皮肉,钻了进去。不一刻的功夫,夜虎完完全全的感受到了雷电的威力,散发着羽毛烧焦的味道,变回了原样。

“打成这样,你觉得满意吗?看看周围!”张凡从嘴里吐出了几个字。

夜虎坐起来,他妖力耗尽,浑身变得焦黑,躺在地上,左边的伤口有轻微地愈合。

他转头,客栈没了,老板娘不见了,后面山直接被削平一半,更不要提林子了,连地上的土都是褐灰色的。

夜虎沉默了,此刻完全没了报仇的欲望,他坐起来,看向张凡。

“你留手了,对吧!”

“但这不重要,你走吧!”

“我可以知道你的名字吗?”

“书院张凡,张凡就是我的名字。”

“张凡吗?”夜虎说着,变成了一头黑色的老虎,准备离开。

柳叶眉扶着梁叔从正路走过来。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