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激战

  • 荒渺纪
  • 想当混子的柊
  • 3850字
  • 2022-04-12 00:03:00

很难想象梁叔真的和夜虎打起来,他是净悟境,夜虎是天玄境,按照平常,他跑都来不及,如今迟暮的他竟然还有勇气。

张凡站在离他们不远的地方,在这里他看得很清楚,棚顶被掀翻,用于支撑的柱子爆成碎片,牛倒在离他们很近的地方。它已经死了,身体很多组织变成碎片,血流了一地,流血面积超出了它的尸体。

梁叔和夜虎还在打着,他们飞到天上,这是一个很费灵力的法术,但对地面的破坏也最小。梁叔在乎柳叶眉,而夜虎则关心客栈和老板娘。他们在空中连对数十拳,夜虎学乖了,用妖力包裹拳头,这样可以免受灼伤的痛苦。

李舜生抬头看着,问张凡,“他们打的真激烈,我们去帮忙吧!”

张凡回答,“那是天玄境的妖怪。”

李舜生表情有了微弱的变化,开始犹豫,“那梁叔是什么境界。”

“应该是净悟。”

“你在叫我跑吗?我不会走的。”他又在跟剑谈话,又转过头对张凡说,“既然这样,我们应该去帮忙。”

李舜生着急,因为梁叔随时就会落败。

柳叶眉躲在车底下,这会儿,他恢复了力气,从下面探出头,再把身子挪出来,朝着张凡和李舜生的方向跑。显然他是看到了他们。

他跑到他们身边,其实用不了多长时间。跑到这里,他的双腿又开始瘫软无力,直接一屁股坐到路中间。没人理他,因为两个人都盯着天上。

梁叔的形意拳可以将每一次攻击的面积扩大数十倍,与空气摩擦产生高温,提高威力。敌人很难躲避,只能硬刚,是一种极为霸道的锻体拳法。

夜虎的攻击同样朴实无华,梁叔每挥一拳,他都硬接,原始的捕猎本能告诉他,应该等待猎物力竭,这才是解决他的最好时机。不过强悍的身体素质加上境界的差距,让他显得很轻松。

“如果是同境界的话,跟你这样打,我肯定已经倒在地上了。这招的名字叫什么,形意拳吗?挺硬的。不过一想到猴儿死在你的拳下,我就没了和你过招的兴致。我想快点解决你,但我的本能告诉我,应该慢慢耗尽你的灵力。”

夜虎说完,他的攻势突然加强,出拳的速度超过了梁叔。十拳过去,梁叔左右躲闪,但其中一拳没有躲过,重重地打在上身右侧。他从空中掉了下来,扬起一阵小型的沙尘暴。

“梁叔掉下来了,他不行了,我看到他挨了一拳。”

“你太小瞧修士的生命力,尤其是梁叔那个境界。”

“再这样他会死的。不管了,我先上了。”

李舜生拔出寻云剑,以很快的速度冲向梁叔坠落的方向。不知道张凡在想什么,他依旧立在原地。

“张兄,你快点去帮梁叔吧!我真的害怕他会死掉。”

柳叶眉又哭了,拉扯张凡的裤子,示意他赶紧上前。他知道张凡是有实力化解这场危机的,在沥川城,张凡凭一己之力戏耍同是净悟境的魏先,然后顺利的把他救走。但张凡就是不为所动。

夜虎也从高空落下,他以为赢了,接触到地面时,用了很大的力气来表明自己的喜悦。梁叔躺在小坑里,口吐鲜血,左手摸着伤口,这一拳让他断了两根肋骨。不过对他而言,这不算很重的伤,他依旧可以站起来,依旧可以和夜虎接着打。不过他并不打算起来,正常的打斗方式,他是毫无胜算的。

“哈!果然是畜牲。”梁叔讽刺他。

“我之所以讨厌人类,就是你们这种傲视一切的态度。讽刺的是,猴儿喜欢你们,却死在了你们的手上,他真可怜。”

“你也挺可怜的,既然不喜欢,那为什么还要化成人形呢?”他虽然躺着,但气势依旧不输夜虎。夜虎知道这是个难缠的人类。

“这不关你的事,该结束了,除了那个小胖子,还有两个人对吧!我会一个一个的解决他们。”眼见胜利,夜虎心情舒畅多了,一步步靠近。以他的身高,即使不靠近,也能看到小坑里梁叔狼狈的样子。

没错,就该这样,再近一些,再近一些,他在心里默念。他不断地在右手上汇聚灵力,先前他使用的那招,威力小,但范围大,释放法术的时间也短。但现在这招,是将原先巨大的拳影缩小,将力量也浓缩。

他打算等夜虎过来,趁他放松警惕,来个最强一击。他认为这是他仅有的机会,甚至为了这一刻,连受伤都有那么几分故意。

就差一步,夜虎就走到梁叔预计的位置。李舜生手持寻云剑,朝空中快速一划,数十道绿色的剑气冲向夜虎。

夜虎本以为这是普通的招式,先前他就硬接过梁叔的金色拳影,现在如法炮制。但绿色的剑气并没有像他想的那样,被自己的拳头震碎,反而像一根根钢针刺进他的皮肉。

这是一柄天阶的灵剑,每柄灵剑都有自己独特的属性。而寻云剑的属性就是穿透,可以穿透任何同阶的铠甲。

“啊!”夜虎吃疼,大部分剑气扎进了双拳,还有少量的刺进了其他位置。

梁叔见机会来了,一跃而起,拳风变成了猩红色,这是他的最强一招,名为痛风拳。

猩红色的拳头释放出的拳影比原来小很多,结结实实地打在夜虎胸口位置。电光火石间,夜虎将手垫在胸口处,咔吧一声,手骨粉碎,身体也倒飞向远处。十余米高的大树,一根接着一根的被撞断,最后撞在了客栈后面的山上。

“这种程度的损伤杀不了他,”梁叔捧着手腕,这一拳过后,他手腕处的筋也被震断,“趁他受伤,我们得赶紧走。”

“梁叔,你的手腕不要紧吧!”

“还行,回去接上就好。赶紧走吧!”

李舜生点点头,他们转过头,就听到后面传来夜虎的声音。

“可恶,可恶啊!我还没报仇,你们不能走啊!”

他重新出现在这里,满头大汗,上身的衣服被震碎,伤口赤裸裸地露着,可以看到里面被血膜包裹的白骨。下身的裤子也残缺,呼吸有些粗重,像是一匹刚刚跑完长路的马儿。但夜虎身上的威压比以前更强了,李舜生很明显地感觉到自己的动作变慢了。

“还能打吗?梁叔。”

“当然可以,我还有一只手,手没了,还有两只脚。没想到,延清教竟还有你这样侠义的弟子。”

“既然这样,”李舜生很紧张,露出一个勉强的笑容。从他打算过来的那一刻起,就没想过全身而退,“逍云剑法,第二十式,困。”

夜虎浑身包裹着妖力过来,然后以一种巨大的力量跳起来,将近十米多高。

李舜生调动体内的灵气,寻云剑瞬间变成了二十道绿色的剑影,笔直地射向夜虎。他虽然境界低微,但基本功扎实。每天练习逍云剑法的时间,比延清教大师兄,净悟境的李修义还要多上两个时辰。

“还来,小娃娃,这次没用了。”

夜虎自信,这苍蓝色的妖力会像天阶的铠甲一样坚硬,能够硬抗梁叔十五拳而不破。另一方面,他也看透了李舜生的修为,即使吃过苦头,他依旧自信。差了一个大境界,通灵境连天玄境一掌都接不住。

可绿色的剑影戳到肚子上,很快的,连续五把剑影重合在一起,发出当当的声音,夜虎发现身体僵硬,从空中垂直掉下来。然后用尽全身的力气,也只往前走了一步。

随后,两道剑影分别飞进了他的两脚关节处,又是一阵当当声,夜虎倒在了地上。另外五把剑影则钉在了他那只完好的手上。

夜虎扭扭身子,动弹不得,“这他妈到底是怎么回事?有种把我放开,啊!”

“这就是天阶灵剑的威力吗?”

“梁叔别感叹了,我马上就要坚持不住了。”李舜生此时很痛苦,他不喜欢勉强自己,除非是真的热爱。这样跨级的战斗,对他来说,无异于是飞蛾扑火,只有燃烧自己的寿元,才能有几分希望。

梁叔冲上前,将拳影不断缩小,汇聚成一个猩红色的小拳头。夜虎这下真的是感受到了危险,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身上的妖气已经被剑影所破。如果这拳继续打在左胸的伤口处,他可能真的会栽在这两个人手上。

“要施展法天象地了吗?但我不能退,只有两步,我得赌一赌。对,我得赌一赌。”梁叔自言自语。

所谓法天象地就是妖怪们的具象,是道在他们身上的物质体现。施展法相天地时,妖怪们往往身冒红光,顷刻间就化身成为一个庞然大物,拥有强于本体的力量和灵力,但却有固定的时间。每个妖怪的法天象地不同,具有的神通也不同。

在拳头碰到夜虎的一瞬间,梁叔感觉到了一股强大的气流,生生的将他吹开。夜虎的体型不断变大,修炼没了本来的面目。

此刻的他化身为六米多高,身着苍蓝火焰的巨型妖兽。他的样子像一只庞大的老虎,前肢粗壮,后肢细窄。但上颚有两颗细长的獠牙,从嘴里突出来,贴合下颚,与附着在颈部的火焰只隔着很短的距离。

这些都是发生在一瞬间的事,李舜生直接破法,口吐鲜血,被气流拍飞。好在张凡接住了他,不然他会受到更重的伤。不只是李舜生,客栈和周围的树直接变成碎片,地也跟着下陷一丈。

在此之前,张凡把柳叶眉带到了一个安全的位置。梁叔也被掀飞,顺带的,张凡抓住了他的衣角。

等风沙过去,梁叔还保持着清醒,而柳叶眉则陷入昏迷。

“你为什么不早点帮忙?”梁叔用左手抓住张凡的衣角。

“先看看舜生的伤势吧!”张凡淡淡地回答。

“你真的是书院的学生吗?书院该有的担当呢?勇气呢?”他以为张凡因为胆小,才选择旁观。

“现在不是内斗的时候。”

“如果李舜生死了呢?他只有通灵境,你难道想自己还没开始的一生,要在悔恨中度过吗?”

张凡沉默了,他慢慢地站起来,一步步走向夜虎。此时的夜虎仿佛是从神话中走出来了,他拥有让人畏惧的庞大的外表,还有不会让任何生物靠近的苍蓝色火焰。

梁叔无可奈何,只能查看李舜生的情况。可当他刚要去摸脉象时,寻云剑从旁边飞起,从空中划开,制止了他。这个时候,它不再相信这些人了,为了保护自己的主人,它飞进了李舜生的怀里,紧跟着李舜生的身体飘起来,朝着延清教的方向飞走了。

柳叶眉从大石头后面出来。

“梁叔。”

“少爷,你怎么,别哭了。怎么还没走啊!我没看到你,我以为你走了。”

柳叶眉摇摇头,坐在了梁叔旁边,他突然觉得此刻的梁叔要比家人亲。他的父母除了给他优越的生活,再没给其他的东西了。而那些兄弟姐妹们常常为争夺某一样东西而勾心斗角,其中争夺最多的就是父母的爱了。父母也很享受这种感觉。

“梁叔,你觉得张凡是站在我们这边的,还是站在妖怪那边的?他很奇怪。说不出来怎么回事,他把我送到那边山上的一块石头后面,然后又看着你们被打。反正和这种人做朋友挺可怕的。”

“哼!”梁叔还是很生气,他感觉自己被戏耍了,“还能有什么?想要独吞妖怪体内的内丹呗!”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