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另一种姿态

不等那两只鼠妖自己醒来,姜芙就直接一巴掌呼啦过去拍醒了它们。

姜芙从乾坤袋里拿出在客栈时顺的吃食,那是几个又冷又硬的窝窝头,饶是从前做任务早已遍知过冷暖,姜芙还是对这样的食物颇为嫌弃,为此瞪了那两只鼠妖一眼。

还是妖呢,偌大个客栈只寻得出几个窝窝头。

被她瞪了的鼠妖们委屈不已:“姑娘姑娘,小妖们不吃人的这些食物,若不是先前有个古怪的老头非要来住店,小妖们打不过他,只好听他的吩咐去寻了些人能入口的吃食来,否则窝窝头都是没有的……”

姜芙没有在意鼠妖们说的老头是谁,大概是个无关紧要的路人甲吧。

她把窝窝头分了一个给阿染,眼神爱怜:“委屈你吃点这个了。”

姜芙刚说完,她便觉得自己说错了话,反派六岁之后过得是什么样的日子,娘不疼爹不爱,在肉弱强食的魔族里,可没有人会因为他是少主就心生仁慈,或许比这冷硬的窝窝头还要糟糕的食物,他都吃过。

姜芙手里顿在半空中的窝窝头,被阿染接了过去,少年白净的脸上隐隐露出一点漩涡,他在抿唇轻笑:“师尊亦吃这个,弟子不觉得委屈。”

看着他这听话的模样,姜芙的心情都舒畅了不少,咬着窝窝头时她在想,怎么那魔尊夫妇就看不到这孩子的懂事可人呢?

简单地吃过了勉强称之为早饭的一顿,姜芙给阿染换了一次药,也不知是她这药效实在太好,还是少年的愈合力惊人,他后背那些入骨的鞭痕居然一夜之间好了许多,瞧着不那么吓人了。

除却这身伤痕痊愈得明显外,昨日刚见面还奄奄一息的阿染,现在却已然可以勉强走路。姜芙探过他的身体情况,周身的经脉都有不同程度的损伤,下手之人可谓狠毒,招招毙命才让阿染的经脉近乎断裂。

无论人魔,但凡修习术法者,就如同妖一般,身上有两处致命点。一是经脉,它是运转周身灵力的地方,就如同骨头一般,若是打断了纵然续接得起来,便要费上不少天材地宝不说,还得承受着可能终身成为废人的准备。

其二便是内丹,如同妖的妖丹一样,这是修士修炼的内核,只是与妖相反的是,修士若内丹被震碎,那便是有大罗金仙的续命之法也无力回天。

昨日姜芙看阿染受损的经脉时,便发觉他的内丹也竟有了丝丝的裂缝,她当时便觉得这人定然活不长久了,若是要死,她定是不要让这么个累赘赖上自己的。

可现在……

姜芙看了眼跟在自己身后,走得虽有些缓慢但看起来似乎整个人都在好转的阿染,她暗暗腹诽,难道反派的设定就是不死之躯?

……

一行人抵达那片黑雾缭绕的魔林时,天色又是在一瞬地沉了下去,姜芙张望了下四周,准备先坐下来填填肚子,再看看乾坤袋里有没有合适的宝贝。

她虽摸不准现在的时间过去多久,但系统没给她开数倒计时,想来就是还有时间的,眼下要紧的是如何通过这片魔林。

魔林是阻隔与外界的禁地,里头沼泽、毒气纷迭,若是贸然闯进去,只怕就先被毒倒在了最外一层。

把乾坤袋里的宝贝翻了个遍,姜芙变得越发惆怅,原主是丹修,又酷爱符篆咒法,能容纳百川的袋子里多是这些丹药和金贵的洒金黄符,其余的就是丹阳长老赠与爱徒的一些防御的法器,除此之外,便别无他物了。

姜芙从乾坤袋里掏出一根长长的杵锤,看着它笨重的体型不由深深陷入了沉思,丹阳长老送给原主的这些宝贝……着实不像是能抗伤害的防御装备啊。

那周身刻满了繁复咒纹的杵锤在姜芙掌心上光华闪动,不过一瞬间,原本还是偌大身型的铁杵,登时化作了一道银白色的亮光,没入了姜芙的掌心。

几乎是光芒消失的同时,姜芙便觉得指尖仿佛凝结了一层隔膜一般,整个人仿佛都被什么护住了似的。

姜芙再恍然一抬头,却发觉身旁那两只鼠妖正瑟瑟发抖地躲在一尺开外,豆粒大小的眼里对她流露出显而易见的恐惧。

姜芙还有些许的茫然,但在一旁许久不出声的阿染看出了她的迷惘,轻声道:“师尊,这是掌天杵,是护住全身经脉的上等法器。”

他这话一说完,姜芙下意识地就想到了少年在不久前刚经历过的筋脉濒断之苦,当时要是有这种宝贝在他身上,阿染起码不会伤得这般严重吧。

随着姜芙的这个念头落下,系统忽然出声:“掌天杵,高等防御法器,能够抵御外界强烈的风雾毒气,护住内丹与经脉。”

这番话在姜芙的脑海里字字清晰,这无异于是在告诉姜芙——要想穿过面前的这片魔林,必须得用上掌天杵。

解决了眼前的难题,姜芙显得轻松了不少,她看看那两只仍带胆怯的鼠妖,不由疑惑:“它们这般畏惧掌天杵做什么?”

这杵子再厉害,也不过是件防御用的法器,倒也不必让这两只小妖这般惊惶失措吧?

听她这么问,阿染几乎是下意识就应上话:“小黑小白是妖,它们应当是本能地畏惧仙门法器。”

尤其是这种上等的、术法极具威力的法器。

话自他口中脱口而出,少年却眼眸中透出茫然的疑色,他分明脑子里空荡荡的,不记得从前的那些过往了,怎么还是对这些了如指掌般的熟记于心。

阿染求助地望向姜芙,却发现她的面上并没有丝毫的奇怪,仿佛能随口说出这样的话,本就是他的性子一般,少年陡然微悬的心,慢悠悠地落了地。

姜芙还真没疑惑阿染为什么能知道这些事,她早已通过资料中了解陆隐笑。

反派之所以能让天下人都倒在他的刀下,并不是他单单只有绝佳的武力,他还颇负聪慧,看遍人神二界能够阅览的藏书,以至于博古通今,也让他懂得如何通晓人情世态。

招兵买马,锋芒暗藏更是他逐渐掌握大权的一步步算计,要单拎出这个世界任何人一个人的天赋慧点,陆隐笑无疑是凌驾于主角团之上的出彩角色。

至少,姜芙是这么觉得的。

他若是有一个美满的童年与家庭,或许压根不会成为后来病态的模样。

姜芙看到现在的阿染,几乎都能够想象得出来,在那可能下,他的另一种姿态:因为良好的教养能成为端方君子,较之正派的修仙者还要温文谦谦。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