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他只是阿染

姜芙突然想起来,问:“你可记得你是哪个门派的?”

少年乖乖地摇头,但很快他的眸子里又染上了好奇:“弟子既是在师尊名下,难道不该是随着师尊同入门派吗?”

这波反问,就很……秃然。

姜芙一时语塞,此时此景,即便她说再多遍的否认,都无法让阿染意识到自己是认错了人,她只得硬着头皮,含糊地哼哼两声敷衍过去。

入了夜的山谷掀起一阵阵的怪风,将篝火的火苗吹得东倒西歪,累了一天的两只鼠妖已经在一旁呼呼大睡,姜芙扫了一眼周围,没再察觉出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

她便冲阿染道:“睡一会罢,过不了多久天要亮了,到时我们得快些赶路。”

阿染乖乖地应了一声,阖上那双明亮的眼眸,靠在一旁的大石边安静下来。

临近魔域后的时间太过诡异,想到任务不多的时间,姜芙暗暗唤出系统:“距我们离开客栈已经过了多久了?”

“今晚过去就是一天了。”

系统很快回答了她,顿了下,它又似给了姜芙个提醒:“你身边的那个少年可不是普通人,多留意些。”

“他也是剧情里重要的角色?”姜芙一下子反应过来,难怪她带着阿染上路,系统也没有出来警告。

要知道,身为任务者最忌惮的就是自己的一个小举动致使剧情偏移,这样的结果将是无法估量的,所以任务者绑定的系统的责任不仅仅是下发任务,更是要看好任务者不能行差步错。

但如果她接触的人,是剧情里主要的角色,便不存在这个问题了,因为任务者的任务就是要看管好主角团安然无恙,和提防控制反派搞事情。

姜芙沉吟了片刻,她托着下巴打量着那少年安静的睡颜,问系统:“他不会就是男主吧?”

剧情里的那个年纪轻轻就被神剑认主的男主角,只是……他这看着也不像是那种空调暖男啊。

更何况,玄天宗的弟子无论到哪里都是身着莲纹白袍,阿染身上的衣服若是和她一样,刚才姜芙怎么可能多此一问他是哪个门派的。

排除了这个可能后,姜芙忽然想到了剩下的可能,她登时冷汗涔涔:“不、不是吧?他是那个反派大魔头?”

系统始终不说话,也不知道是下线了还是怎么了,只剩姜芙用复杂的目光,在阿染那张半分和魔不沾边的脸上扫来扫去。

姜芙一夜未眠。

她只要一合眼,脑海里蹦跶出阿染顶着他那张毫无杀伤力的脸,大杀四方,人间魔域一片尸山血海……

所以姜芙不敢闭眼,她一个晚上都在翻看资料,找出里面所有描写反派的经历来,想要把这位大佬阴晴不定的因素琢磨个透。

细细比对间,她发现,按照剧情的时间线,此时正是反派陆隐笑以雷霆手段把魔尊拉下马,血洗了整个魔族王室之时,可这上面也没提到过,这堂堂反派还有流落民间的时候啊。

陆隐笑。

姜芙将这个名字咬在唇齿边读了一遍,只觉得很诡异,这名字听起来倒是有洋溢着欢喜的意思,同反派这个人可是一点都不像。

姜芙继续看下去,等她看完了关于陆隐笑的幼年遭遇,又联想到刚见到阿染时的模样,她心里忽然很不是滋味。

陆隐笑是魔尊的长子,乃是这个一界霸主最喜欢的女子生下的孩子,本应该是自小万般宠爱地长大——事实上也确实曾如此,他尚呱呱落地,魔尊便封他为魔族少主,并信誓旦旦承诺未来的魔族是要交到这个儿子手中的。

可这样的爱待不过昙花一现,陆隐笑的生母诞下他的幼弟后,他的世界完全被颠覆了。

那女子本不喜逼迫她的魔尊,在生下陆隐笑后便一直不待见这个长子,直到次子的诞生终于让她突然开解了多年的心结,也愿意同腆着脸讨好了她数载的魔尊一起笑上一笑。

就因为那一个笑,魔尊欣喜若狂,当做继承人培养了六年的陆隐笑被他当即置之脑后,他把心爱女子的改变当成缘由次子的降生,恨不得把天下所有的宝贝捧到母子俩跟前来。

如若不是当时小小年纪的陆隐笑初露锋芒,赢得魔族众多部下的支持,魔族少主的位子恐怕当即就要让位给一个奶娃娃了。

而往后,陆隐笑在魔族的日子是可想而知的一落千丈,姜芙几乎都能想象得出来,他受尽过魔族臣下的背地嘲笑;看到过他那对双亲抱着他的弟弟,欢笑和一家人这些字眼是属于他们的;他或许还曾眼巴巴地渴望父亲能回到之前那样关心他,可是那双眼里只有溢满了难过的失落。

隐笑。

连笑都是要卑微隐忍,久而久之,那骨子里的隐忍也终有爆发的一日。

但可笑的是,他持着剑质问他的生身父母可有后悔这般抛弃他时,那魔尊仍旧是冷眼不屑的高高在上,径直唤了人来押他下去,赏了陆隐笑一百魔鞭,关入水牢。

鞭鞭入骨,打碎了陆隐笑所有的痴想,牢中的冷水更是一寸寸封结了他满腔的赤忱。

穿梭这么多世界,自认内心早已坚如磐石的姜芙,在看到陆隐笑的这些经历后,竟觉得这个反派黑化的原因,似乎也不是那么不可饶恕……

“警告!警告!”

姜芙的这个念头刚落下,系统就发出了一阵强烈的警报声,姜芙撇撇嘴,她知道,每个世界的反派于这些维持平和的系统来说,都是不定时炸弹的因子,那是绝对不能同情容忍的存在。

消灭这些危险因子的工作就是任务者该做的,以至于到了她都连对反派脑海中的片刻怜悯也不许有。

姜芙收拾好思绪,回神过来,四下的天已经微亮了,远处的山峦重重叠叠,前方一眼往到尽头处是一片浓郁到抹不开的黑雾,那片雾盘垣下的就是魔林,穿过那林子才能抵达魔域。

身旁,那两只花鼠还在敞着肚皮睡得正香甜,姜芙微微偏过头去,就撞进了少年那双温软的眼眸中。

姜芙一怔,倏而她神情松缓。

现在在她眼前的才不是什么反派陆隐笑,他只是阿染。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