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章 大型社死现场

挣扎着坐起身来,姜芙将身上覆了两三层的褥子抽了一层出来,轻手轻脚地盖在了少年的身上。

这番动作做完,姜芙已然累得手脚发软,仿佛下一刻她就要喘不上来气晕厥过去了,但往后的床架子一靠缓了片刻,她的气息又顺畅不少。

而这边,系统看到的,就是姜芙垂着长长的鸦睫,那睫羽在她莹白的脸颊上投下一小片阴影,衬得那姑娘内敛无声的景象。

她这个模样,系统观望出了一种从骨子里浸透的悲伤。

“系统。”

姜芙忽然在心里喊了它一句,系统不敢再自顾自地跟着伤春悲秋,忙道:“宿主,怎么啦?你是要问你是怎么回来的吗?我跟你说……”

“不是这个。”姜芙的语调沉缓,像是说出这么些话都颇有些吃力:“我是不是……快要死了。”

她真的太难受了。

那种难受是从四肢百骸透出来的,叫她浑身上下使不上力,比她以前得了重感冒还要煎熬百倍,不仅如此,她还感觉自己的活力像是被一点点抽走一般,识海中空荡荡的艰涩,她连感知有没有灵力的能力仿佛都丧失了。

这估计……就是这个世界的修士快要死亡的征兆了吧。

“怎、怎么可能……”

系统的机械音第一次这样结结巴巴的:“你等等,我去给你看一看。”

系统的声音彻底消失掉了,姜芙阖上眼,静静地等待。

按理说,她作为任务者,在任务没完成前,是无论如何都不可能死亡的,可这个世界就是这么狗血,她真的快要死掉了。

姜芙什么都不在乎,她唯一担心的就是——这一次纠正反派的任务没完成,她的这具身体却要身死道消了,那系统答应给她的自由该怎么办?

难道,她又要继续从前那样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地穿梭各个世界,像提线木偶一样没有对未来的期冀吗?

……

“少主!北宫急令!”

匆忙的脚步声在殿外响起来,焦切的声音声声入耳。

浅眠的姜芙几乎在对方话落的那一瞬就醒了过来,她下意识地看了下纱帐外,原本伏睡在她旁边的人不知何时走了。

姜芙蹙了蹙眉间,她的额边一片湿润,迟缓地抬着手摸去,触碰到了一指尖的汗水,和滚烫的温度。

外头的天还很冰寒,姜芙能感觉到她的指尖都是凉的,可偏偏她体内犹如滚烫的热油翻涌,一冷一热,颇有些难熬。

姜芙翻了个身,身后也湿漉漉的难受,黏腻腻的汗胶着着,她终是忍不了了,艰难地坐起身来,打算下榻去唤个人来擦一擦。

可哪知她的脚尖才碰到地面,双腿便一软,整个人摔了下去时,姜芙紧张地挥着手试图拽住些什么,只扯着那一帘帐子,还将上头坠着的两枚小巧的玉铃铛给扯得砸了下来。

玉铃铛摔了地,发出几声清脆的声响,姜芙趴在地上,听着这声音,还有殿外传来的仓促步伐声,她只觉得身体内的不舒服都在一瞬间抛光了,

大型社死现场啊!

那阵清冽的气息扑面而来时,姜芙的尬死攀上了顶峰,尤其是少年还担忧极了的那一句:“姜芙——”

姜芙都来不及问他为啥不喊自己师尊了,忙顺着他的手哼哧哼哧地爬回了床榻上,不用照镜子,她也能感受到自己像煮熟的虾子红的脸蛋,太太太羞耻了怎么回事!

真的活像个行动不便的老年痴呆患者一般,下个床也能跌倒……姜芙脑海里有数万个小人在嘤嘤嘤地咬着手帕,她只盼望着阿染能别问她是怎么摔了那俩玉铃铛。

可——下一刻,将姜芙扶回榻上,替她掖好被褥的少年顿了顿,轻声道:“师尊你怎么样了,摔下来伤到哪里没有?”

摔下来伤到。

摔下来。

摔!

姜芙艰难地吭哧了半天,也没能顶着那红脸蛋回答一言半字。

她不出声,少年尤以为她这是还在为那日,知晓自己给她种下追引术而生气,他垂掩着的长眸里不由泛起一丝的黯淡。

房内寂静无声了片刻,最后还是姜芙熬不住,她抬起有些闷热的脑袋来,声若蚊呐:“阿染,替我把菁菁她唤进来吧……”

她既要擦洗一番,自然只有菁菁能帮得上忙,只是,姜芙有些纳闷,这次她醒来怎么都没瞧见过菁菁的影子,要是从前,菁菁定然是会候在榻边。

闻言的少年陡然一滞,尔后他道:“菁菁……怎的突然要传她来?”

姜芙尚没听出他话中的不对劲,只听他这话,便觉得老脸一红,她急急忙忙地道:“快别问了,你去就是了。”

少年无法,只得应承下来,切切叮嘱了一句便往外而去。

他走后,姜芙一拍脑袋,才突然记起来,自己是从那山中别院里跑回来的,菁菁他们没有阿染的命令,定然都是还待在那边儿的。

难怪,看刚才阿染的神态有些迟疑的模样。

想来,菁菁一时半会儿赶不回来,那进来的必定是宫内的其他侍女,姜芙想了片刻,便又将提起来的心放下来。

可不大一会儿,进来一位低首敛眉的侍女却是熟悉的面容,姜芙定睛看去,不是菁菁还能是谁。

“菁菁?阿染、少主他怎么真的把你传来了?”

姜芙惊讶得要说不出话来,从那地道中赶回来,必也还要一些时间,哪里能她说过来就立即过来了。

菁菁闻言却没有答话,而是直直冲姜芙跪下,拜倒下去:“奴有罪。”

“让姑娘身受此劫,都是奴之过,求您责罚……”

姜芙听到这话都傻眼了,她有心想去搀扶菁菁起来,但又怕再重蹈刚才摔下床的覆辙,只得焦切地道:“菁菁你这是做什么?快起来啊……”

菁菁不肯动,姜芙只得坐起身来,下榻要去扶她,踉踉跄跄地刚将人搀了起来,却听菁菁小声地抽了口气。

姜芙把人带到榻边坐下,仔细看了看人,却见对方脸色不大好看,上下打量了一番后,姜芙这才注意到自己刚才碰到了菁菁的肩膀。

“这儿是怎么了?”

姜芙指指她的肩,菁菁慌忙垂下眼去,摇摇头:“奴什么事也没有。”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