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章 像两块契合的玉石

地道内静默了几瞬,一时之间空气滞涩。

如若姜芙不是能清楚地瞧见那巨蟒的红眼睛,她险些就要以为这蛇是跑了。

“怎么回事,它怎么又不动了?”敌不动,姜芙也不敢动,甚至连气息都得小心翼翼地隐匿着,趁着这片刻间的间隙,她忙在心里默问系统。

系统支支吾吾的,说不出个什么所以然来,它只道:“或许……是你藏得太好了,它一时半会没发觉,你就这样别乱动啊……”

姜芙额边跳了两跳,她这才意识到,敢情这真正不靠谱的人是这玩意儿啊,刚才就说那蛋不是蛇蛋,现在又出什么馊主意。

这巨蟒显然修炼多年,修为不低,就算在这儿杵得跟个棍子似的能瞒上片刻,但它迟早也会发觉,那倒还不如……

拼一把!

姜芙催动周身灵力,她手中的剑身在骤然间光芒大亮,对面被闪着眼的蟒蛇一下便察觉,长尾一扫径直又甩了过来!

姜芙算着它那挥过来的速度和力量,压着有些颤抖的手,趁着她那还能支撑片刻的灵力迎剑而上,剑尖所指正是巨蟒的七寸之处。

俗话说得好,打蛇打七寸。

姜芙忍着体内倒腾而来的不适感,手中用力而迅敏,将风旋捅进了那蟒蛇的腰腹,看到那蟒蛇被剑身所创,瞬间汩汩流下黑色的血。

“锵”地一声,姜芙像是失了最后的力一般,只靠风旋剑稳插地面才能稳住身形。

可不等她松一口气,那被她捅了一剑的蟒蛇又是哪里这样好对付的,它在霎时间就被姜芙给激怒,摇晃着偌大的巨尾冲姜芙直直碾压而去。

姜芙拼尽最后的力气,用风旋建起一道薄弱的屏障,顶着血瞳的黑蟒终于亮出了它那尖锐的利齿,腥风阵阵铺卷而来,不过吹起一阵风便让姜芙退了数步。

体内的灵力已经耗尽,脑中的那根弦犹如崩裂,传来的剧痛卷袭全身,姜芙拼了命地压抑,也止不住握着风旋剑的手,瑟瑟而颤。

“哐——”

指尖无力再攥住那早已光华尽灭的长剑,雪亮的剑身哐啷一下坠了地,姜芙捂着心口,再也忍抑不住喉间的腥甜。

落地的鲜血仿佛有什么奇效一般,那原本躁动得要再次甩尾的巨蟒忽然间停了下来,也不知它是瞧见她实在无力对抗,生起了玩弄之心,还是……

还是什么,姜芙都已无力去想,她跌坐在地,靠着石壁,轻喘间唇角又是溢出血来。

系统本在她绝地反击的那一瞬就欲言又止,此时更是急得团团转:“姜芙!我都同你说了等上一等,只要再等一会儿就……”

系统说的话到后面,姜芙已经听不大清了,她只觉得自己的五感渐失,只余耳边一阵阵嗡鸣地响。

她这是,真的要死了吗。

“阿染……”

她轻轻呢喃了一句,却有回声:“师尊!我来了……”

姜芙听不见,意识陷入那片熟悉的黑暗时,她只觉得好扯淡,自己分明什么都没做,那条蛇却给她打到死。

……

七寸被穿了个对透的巨蟒蜷缩在地上,双目紧阖,似人做梦魇住了一般。

搂着怀里面色白到几乎透明的女子,少年的指节一寸寸收紧,如若有第三人在,定能看到此时他的目光阴鸷狠厉得全然不似从前的模样。

“万钧——”

他的声音阴沉如磐石,只一声,那柄属于魔族的上古魔剑便凭空出现,冲着那安静得诡异的黑蟒劈斩而去!

巨蟒第一时间便察觉到了这腾腾的杀意,可惜它连尾巴都没抬起来,就被凭魔威就能碾压它的万钧剑,从七寸处斩开来。

拦腰斩断的蛇身一分为二,唯余最后的几息无力的抽搐。

躲在姜芙体内静静观望的系统惊得连下巴都要掉了,话说这蟒蛇已经活了很久了,只需再等百年或许便能化身为人,其实便是姜芙在没受伤的情况下,也不能将其击毙,顶多弄个两败俱伤的下场。

而刚才姜芙能一剑捅进它的七寸之处,除了有一大部分原因是她拿的剑是神剑风旋的缘故,还有就是她破釜沉舟的毅力,人到最后的关头,力量往往都不能小觑。

但……

系统默默地看着那个抱起姜芙,身影如梭飞快的少年,所有的腹诽都给慢慢压下了。

这个陆隐笑,还真是修为高深莫测。

……

姜芙是昏迷了六日才醒过来的,她醒来之时,屋子里静得几乎只能听见她自己的气息。

缓缓抬起手,看着自己纤细葱白的指尖,姜芙觉得还挺不可思议的,自己在这魔族可算是吃足了苦头,昏过去两三回了,却还是能绝处逢生被人所救,也不知该说她倒霉还是幸运。

“姜芙……”

忽地,一声极轻的低语传至耳边,姜芙勉力偏头看过去,隔着一层轻薄的拢纱,能依稀看得清,有一抹黑影伏在她的榻边。

姜芙一怔,轻声道:“阿染……吗?”

话落了,她又忙止住了口,悄悄地拨开纱边,枕伏在榻边的那人不是阿染还是谁,他露出半边侧颜,姜芙忧心地看过去。

只见少年仍旧阖着眼眸,他那声低低的呢喃仿若只是做了梦,在梦里,他也拢着眉。

姜芙不敢再动,生怕惊醒他,果然,又是阿染救了她,回回次次都是这般。

“师尊……”

少年又是一声,语调沙哑,让姜芙一颗心柔软得不像话,她忙偏身过去,轻轻把手搭在少年的掌心里。

或许是感知到了掌中的异物,阿染倏地便是一紧,将她的手扣得紧紧。

他的手心冰凉,犹如冻在寒窖许久,姜芙低垂着眼眉,心念微微一动,待她反应过来时,她的手已然反合回去。

在她的视角看过去,两人的手紧紧相扣,她的掌心的温度渐渐将少年的手温暖,一凉一暖,犹如两块契合绝佳的玉石,分离不开。

不知怎的,看着看着,姜芙就将唇角弯弯,笑了起来。

如若。

如若阿染不再恢复记忆变成陆隐笑,他们师徒两个人,就这样去三界游历,看遍山河万顷美景,应当是再美好不过的事了吧。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