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章 她命休矣!

系统的催促声中,姜芙怔怔地按下光屏中的“是”。

不过一瞬,漆黑的地道中光芒乍眼,随着这拥簇而来的流光,浮着字眼的光屏随之消失不见。

姜芙朝着那突如来的光亮傻傻地看过去,仔细分辨之下,只见那光竟是由数千、数万只流萤团结成的,尾巴一点萤光,汇聚一齐如万顷星河熠熠生辉。

就在姜芙看得呆住了时,它们翅膀挨着翅膀,乖乖顺顺地浮在两旁的石壁上方,犹如一团团一簇簇嵌在壁上的烛灯。

在一只只小萤火虫的照耀下,脚下的路尽数被照亮。

姜芙反应过来,一边继续前行,一边问着系统:“怎么突然给了这个?”

要知道,系统可是向来不会主动干涉她的任务,以前便是给些提醒的字眼就已然不错了,现在竟直接送了她这么一个东西。

姜芙她怎么可能看不出来,这唤萤就是系统看不下去她一直摸瞎黑,这才特意拿出来送她的。

可不管她怎么询问,系统都是含糊其辞,它不肯再说些什么,惦念着阿染的姜芙此时也没什么心情过多追问,她只想,快些回到西宫去,好好劝一劝阿染。

等阿染这件事了,再好好问问系统也不迟。

这般想着,姜芙的步子不由急切。

……

西宫。

大殿之上,寂静无声。

坐于上首的少年眉眼沉冷,站在下方的祝已冲人微一躬身,还未说些什么,就见案前的人忽地脸色一变,他迅速地站起身来往外而去。

祝已看得惊了一下,还以为是出了什么大事,才使得这个这么多天以来一直不动如山的少年,这般失了态。

反应过来后,祝已快速地跟上前去:“少主,可是各魔君有何异样?”

若是北宫出了什么事,绝不会引得他这般郑重其事,所以除了那余下的八位魔君,祝已想不出还能有什么事让少年冲动。

“魔渊山有异,你在此替我守着北宫那些人,除却郁泽,其余人一概不见。”

阿染的话音将落,他的身影便消失在一片无声的魔息中。

魔渊山?

祝已眼睁睁看着他离去,眉已然皱了起来,那不就是安置姜芙姑娘的那座山吗?

祝已的眼里露了了然的神色,只怕这有异的不是那山,而是过分忧心住在那处的人了罢。

都说红颜祸水,他如今可真是领教到了,古人所说确然不假。

魔渊山以临近魔渊而得此名,阿染把安置姜芙的阵法设在此处,也是因为这儿僻静幽深,即便是魔族中人入山,也不易寻人踪迹。

但,还有一点令阿染放不下心,就是魔渊中的那些被贬罚的魔兽,渊中的魔兽比不得族内能得自由的那些兽类,它们个个凶残暴戾,被关押进渊中受罚已经数百年。

即便他设下的阵法已然能够确保无虞,但……察觉到师尊身上追引术的异样后,他就直直忐忑得不能平静,他必须得去看看。

……

“这是什么?”

萤火点缀照耀下,越往里走,姜芙能隐约地瞧见,不远处的角落里隐隐有什么物什。

待她走近了去看,这才看清楚,那角落盘垣着一些干枯的草叶,它们堆挤在一块拼凑成了一块盘子大小的柔软窝铺,在这窝铺之上,居然还端放着一颗偌大的蛋!

姜芙看清那颗需要她两只手才能团抱起来的青白色的蛋时,下意识地问出声来:“系统,这不会是蛇蛋吧?”

一提到蛇,姜芙登时搓了搓自己的胳膊,一下站起身来退出好几步远。

“应该不是。”

系统说得信誓旦旦:“蛇蛋哪里会有这么大,应该是魔族里变异鸵鸟之类的魔兽蛋吧。”

姜芙信了它的鬼话,踱步过去看了又看,却也没见这鸟蛋的周围有什么爪子的印记,按照这蛋孤独一只在窝里的表现,应该是母兽去捕食了才是,既然要出去,再怎么也不该连鸟爪印子也没有吧。

“还是别看了,快走吧,省得待会它娘回来了,误以为你是来偷蛋……贼!”

系统的最后一个字是带着颤音落下来的,接着它语不成调:“姜芙你快跑!千万别回头!”

身后忽地带起一阵猛烈的腥风,姜芙眉心就是一跳,下意识便按系统所说的,两腿一拔跑得迅速。

唤萤的术法还没有消失,身后的萤光随着姜芙的步子紧跟其上,将她的身影映照得如一块人形灯牌。

系统看着不自知的姜芙,简直欲哭无泪,它瞥了一眼姜芙身后那对猩红的瞳孔,打算先给她做点心理准备:“姜芙我接下来说的话,你听了可千万千万别激动别害怕,主要是逃命要紧——”

“我害怕?”

因为使不了灵力,她就如一只灌了水显得笨重的气球,怎么也轻盈不了,气喘吁吁中听得系统这番话,姜芙忍不住道:“你什么意思,该不会是想说追在我屁股后面的是条蛇吧?”

除了蛇,姜芙想不出有什么东西能让自己惧怕的,大不了她敌不过就来个自爆内丹,同对方来个你死我活。

系统不吭声了,姜芙的心直甸甸地沉了下去。

不过沉默了一瞬,姜芙果断抬手掐诀,召唤出风旋剑:“风旋——”

仅仅使了个唤剑的小术法,姜芙就身子止不住地踉跄了一下,她正欲提气再边往前跑,就在这时,身后的那道腥重的气息便铺天盖地般地砸了下来。

姜芙回头看去,忍着脑海中尖锐的疼和心下下意识的发怵,她侧身躲开了那一记长长的扫尾。

只那么一眼,姜芙便看清了追着自己的是什么玩意儿,那是一条巨蟒,一对猩红的眼在黑暗中瘆人无比,它的周身黑亮如泼墨,那蛇身瞧着足有十数米长,这般一甩,没砸着姜芙,却径直砸在了那石壁之上。

一阵轰隆巨响。

粉尘、沙砾落了一地,唤萤不知何时失了效,地道内重新变得漆黑。

姜芙僵着身子,手紧紧攥住风旋剑,她一边努力平缓着体内紊乱的气息,一边死死望着黑暗中那对显眼的血瞳,指尖忍不住颤了两颤。

她命休矣!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