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章 逃不开 甩不掉

姜芙的神识受了重创,一连几日她都是脑袋晕晕沉沉,压根下不了床,不过有人也没想着让她下来,仿佛——

恨不能伺候着她在床上吃喝拉撒。

“我不喝了。”

饶是一连喝了几天这药,姜芙嗅见这气味,仍旧适应不了,可惜在监督她喝药这方面,阿染这人可谓是铁石心肠。

姜芙转转眼珠子,做出恶心得想吐的模样,果然下一刻,端着药碗的少年便急急去找帕子来,担忧极了:“明日我便让医师再兑些甘糖在里面。”

趁着他转身的片刻工夫,姜芙笑弯了眼眸,这招对阿染来说,一直都是屡试不爽的。

“好了好了我没事啦。”姜芙眼瞧着他团团转的样子,到底是心中不忍,忙唤回他来:“阿染,能不能让那些医师换个药方子啊,你瞧我这神识受伤就已经挺受罪了,再喝这药……我还不如那伤再疼些。”

“师尊,你就不要孩子气了。”

少年眉眼未动,他抬起汤匙轻轻吹了吹,说出的话直把姜芙给呆了两呆,什、什么叫她孩子气嘛,他这个才多大的小屁孩,还说她……

阿染将汤匙递至她唇边,将她呆滞的神情尽收眼底,少年的眼底浮上一层浅浅的笑意:“师尊——”

姜芙一下回神:“嗯??”

“张嘴。”

阿染弯弯唇角:“这药滋味确实苦了些,委屈师尊了。”

似是被他这笑蛊惑住了一般,姜芙下意识就答道:“不、不委屈啊……”

等她下一秒反应过来后,姜芙登时想给自己俩嘴巴子,顺势被喂了一口汤药的她,简直欲哭无泪,哪里不委屈了啊!这味道古怪至极的玩意儿!

喝完了药,又被阿染塞了块酸甜的果脯,姜芙的心情重新变得明媚起来。

见菁菁带着药碗盘子撤下去后,姜芙突然想起来问:“你们当时是怎么找到我的?还有……”那儿真是有蛇在她脚下吗。

这些疑惑本来该在她一醒来就想问的,可脑袋一连晕沉了几日,让姜芙险些忘却了这件事。

“当日,你破开封灵囊时我便感应到了,只是师尊受了伤还胡乱走动,叫弟子好找了一番,这才迟了些。”

阿染的神色自如,姜芙却敏锐地抓住了他话中的字眼:“感应到的?”

阿染又不是和她结了双生咒,怎么可能感应到她有危险呢,姜芙下意识便觉得他这是说了谎。

可她这反问的话一出,少年顿了顿,继而语气自然地道:“魔族有追引术能觅得被种术者的踪迹,弟子……在您身上下了此术。”

姜芙目光霎时变了变,这种术法她不是没有听过,在原剧情中,反派对女主心生爱慕之情后,便在她身上种下此术,还故意放走女主后,却又屡次逗弄般地出现在她眼前。

甩不开、逃不掉。

那是当时姜芙在看到这一幕剧情时,心中默念形容女主的六个字。

没想到,一转眼,这种术法却被下在了她的身上。

莫名的,姜芙竟没来由地打了个寒颤,她想起了后来的反派,是怎么对待女主的,他那招猫逗狗般的喜欢,迫得女主心如死灰之下举剑自戕。

那会不会,终有一日,被改变的剧情之后,被当做宠物般喜欢的对象就成了她?

“师尊?”

姜芙一回眸,便迎上少年那双黝黑的眼眸,她定定地看去,却无论如何都找不出他眼里一如初见时的纯真,姜芙的心如陡坠冰寒深渊一般,不可遏止地拔凉泛冷。

阿染眼里的担忧显然,他伸手过来,正要探探她的额心,姜芙却猛地一个回神,“啪”地一下打落了少年伸过来毫无防备的手。

这一声脆响,终于让姜芙稍稍拾回了些许的理智,她把脑袋别向里帐内,语气生硬:“我有些困了,你先出去罢。”

少年坐在榻边,眼帘低垂,他瞥了眼自己通红了一块的手背,无声地遮掩在袖下,看着那背对着他躺下的身影,良久他收回黯淡的目光,轻声道:“是,弟子告退。”

他转身离去,珠帘在他轻手轻脚中没发出一点儿声响,直到殿门轻阖的声音响起来,姜芙这才睁开眼眸。

悄悄地吐出一口郁结的气,姜芙望着头顶的帐子,心里思绪复杂良久。

……

姜芙不曾料到,自己压根来不及伤春悲秋,她甚至都还没来得及让阿染去完成夺取魔尊信任的任务,这魔族的天就快要变了。

那是她拍掉阿染的手,两人气氛凝滞地不欢而散的第二天。

菁菁领着六七个侍女,还有数十个魔卫匆匆忙忙地进了殿内,躺在床上的姜芙瞧着这阵仗,还吃了一惊,她原以为菁菁这是要叛变还是怎么的。

可谁知,菁菁仍旧恭恭敬敬,让侍女们将她小心地扶下床来,被人搀着走的姜芙只觉得莫名奇妙:“菁菁,这是在做什么?”

那些魔卫正在理着阿染的书桌,要么焚火燃烧掉那些卷宗,要么尽数收进囊袋中,小小的袋子就像姜芙的乾坤袋一样,似能容纳万物。

菁菁则在指挥着其他空闲的侍女去收姜芙的衣物首饰,零零碎碎地收了好几个包袱,闻言的菁菁抽空来答她的话:“姜姑娘,奴是奉了少主的令,来护送您出宫的。这边,这些书卷可都不能落了——”

“哎——”姜芙瞧见她忙忙碌碌地又走远了去,有心要唤,可又觉得不大好意思干扰菁菁做事,她只好看向身旁一左一右扶着她的侍女,声音尽量放得温柔:“你们可知道发生什么事了?”

“奴等不知……”

那两个侍女齐齐摇头,但姜芙微眯着眼细细打量着她们,毫不意外从她们的眼里发觉了心虚的神态,她面色瞬时一板:“还不快说。”

哪料到,她这不悦的话一出,侍女们顿时跪了下去,声调慌张:“奴、奴……求姑娘别再问了,少主有令,奴不敢不从……”

说着,两个侍女便要嗑下头去,姜芙最是看不得她们这样,登时便让她们起身,尤带着眼泪的侍女的脸上,尽都是如蒙大赦的神情。

姜芙坐下来,以手撑着脸腮,神色恹恹得失了兴致。

这两个侍女这个模样,以及菁菁和那些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的魔卫,雷厉风行地去收整东西,这些苗头都能让姜芙多少猜出些什么。

——魔族,一定是出事了。

趁着菁菁他们还在忙碌着,一时脱不开身,姜芙迅速在脑海里翻出资料,定位到同一时间段的剧情点,这时候……还是反派韬光养晦的时候啊,除了原主早先进入魔域后饱受屈辱的一段剧情,其余的并没有什么大事发生。

姜芙看着看着,突然想到,这段看似风平浪静的剧情之后,可很快就要面临——各派宗门弟子因历练而无意闯入魔域,从而直接引发了人魔大战。

糟糕的并不单单是人魔的战争带来的生灵涂炭,更是反派会在这个时间节点,弑父弑母废了亲弟弟之后登上魔尊之位,宗门各派原以为这是天赐的好时机,仗着魔族内乱,能够一举端了这窝已成了百年心头大患的魔。

可他们不知道的是,陆隐笑隐藏的实力爆发出来后,又有魔族上古古剑万钧相助,对魔族轻敌数百年之久的宗门各派,压根就不是他的对手。

更遑论,两族之战的战场还是在魔族的地盘上。

魔域本就被神族设下了结界,修为高深的魔修根本出不去,可这回却是那些宗门弟子擅闯了进去,同落入虎群的幼兔没什么区别,唯有送死可言。

思及以上,姜芙的心情越发变得沉甸甸地重。

她来魔域的目的,除了最先笼络住阿染,叫他不对自己设防,更重要的是阻止他对自己的至亲大开杀戒。

那是他黑化至关重要的一步。

“我要见少主。”

沉吟了良久,姜芙这般同身旁的侍女道,可这话一出,那两个侍女又一下子瑟瑟地跪了地,不敢再起身:“姜姑娘,少主他、他不在宫中。”

姜芙凝眉,不再容忍地冷下了脸色来:“你们还敢骗我?”

她这边动静一大,菁菁便立马察觉,连忙过来,一见姜芙板着的面色,和那两个胆怯得快要哭了的侍女,她登时恨铁不成钢。

但眼下还是安抚住姜芙要紧,她蹲下身去冲姜芙笑了两笑:“姑娘莫要生气,她们两个呀,都是新来的,做事说话都没头没脑的……您别与她们计较。”

“姑娘恕罪——”

侍女们也齐声求饶道。

“我自然不会与她们置气。”

姜芙踩着她递来的台阶下,但她可没忘记自己的目的是什么,就在菁菁暗自松了口气的时候,她话锋登时便又一转:“菁菁,我要见少主。”

菁菁愕然地抬头看她,不知怎的,她竟结巴起来:“姑、姑娘?你怎么突然想见少主呢……”

说着,菁菁余光又瞥一眼那两个垂着脑袋不敢再言半字的侍女。

菁菁绞尽脑汁找着借口:“其实少主眼下同……郁泽君正在商议要事,奴们都不敢轻易打扰。”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