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章 付出伤你的代价

“系统……”

黑暗中,姜芙努力摸索了下自己身下的周围,是一手的湿润黏腻感,而身后是一片凹凸不平石壁,姜芙又静静支棱耳朵听了片刻,没听见什么异样的动静。

姜芙往身后轻轻一靠,像是全身的劲儿都松懈了下来:“给我说说我们这是在哪吧。”

“这是通往魔宫的地牢的路上,把你迷晕带走的人是李池遥身边的女官。现在她被李池遥关进了地牢中,将你封住的封灵囊就是她不慎掉落的,不然,你即便出来,面对那个品阶不低的女官,更是没有丁点胜算。”

听完系统的这一番解释,姜芙倒是笑了笑:“这么说来,我还蛮幸运的嘛。”

她这样故作牵强的笑,令系统沉默了一瞬,继续道:“你暂且先休息一会……”

“强行解开封灵囊的波动一定很大吧,我如果不赶紧离开这儿,等池遥派人来查看,岂不是走不掉了。”

姜芙忽然打断了系统的话:“我知道你担心我神识有损一事,可我现在还能走,若真来了人,只怕我更没有对付的力气了。”

话已至此,系统不再吭声了,只默默地给她调出导航,好让她能避开地宫中的那些守卫。

姜芙摸着这嶙峋的石壁,走得缓慢,地上也不知是积水还是什么,浅浅一层覆至她脚踝边,冰凉的触感令她感觉不适。

“出了这边右拐,那边有一个死角能隐藏身形,等左边那队守卫离开你再出去知道吗?”

系统叨叨地说着,姜芙应了一声,不知想到了什么,她突然又笑了起来:“系统,你真没发现升级之后的你,变得和以前不太一样了吗?”

“你真是……胡说八道。”

如果系统有实体,姜芙都能够想象得出来,他那幅恨铁不成钢的样子:“都这个紧要关头的时候了,怎么还有心思东想西想的?”

说着话,系统的声音忽地一提:“站着别动!”

“怎么了?”

地宫黑暗,脚下压根看不清,姜芙只能靠着系统的导航来辨别方向,此时听见系统这么一声儿,她吓得心间一颤,登时便止住了步子不敢再乱动。

“好像走错了方向……”系统的机械音低了下去,似乎是它正在寻找地图上的位点,它一边又道:“你先别动,这上面显示就在你脚下不远处,是地宫的蛇窟,你先注意着脚边……”

听它提及蛇,姜芙差点两眼一黑晕过去,穿梭这么多个世界,面对那么多的险恶人心她都没什么可怕的,唯独有一样简直就是她致命点——蛇。

她怕蛇。

“系统,我我、我怎么感觉好像有点不对劲……”为了不让沾湿水的鞋袜黏在皮肤不适,姜芙一早就褪去了鞋袜,此时光着脚站在浅浅的水层里,哪哪都很是没有安全感。

“那水在动,是不是蛇啊啊啊——”

眼见跟前的水面似乎在起伏,姜芙直接吓到起飞,什么都顾不上了连连往后撤了十几步远。

“哗啦——”

姜芙刚惊魂未定,只见刚才似乎瞧着怪异的水面处,忽然传来一声拍水声,在这空旷而寂静的地宫下,那声音犹如惊天之雷。

姜芙下意识便想召唤出风旋剑来,可她指尖那隐约的一窜灵力都未凝起,脑海深处便传来一阵艰涩的疼痛,犹如生抽筋骨之刑,疼得姜芙冷汗涔涔,腿弯虚软到径直跌跪在地。

“你真是不要命了!”

注意到她这边异样的系统,怒不可遏地斥责她:“你真当神识受伤是能开玩笑的事吗!”

“我不是故意的……”

姜芙蹙着眉无力地阖上眼,她身上的灵力快要耗竭,神识又受了损伤,再怎么危急也不该出手的,可……她实在是太怕了。

姜芙靠在石壁边,她睁着越发模糊的双目,想要努力看清刚才闹出那动静的是不是蛇,可她脑中渐起的疼痛,一阵阵地如汹涌的海浪袭来,她怎么也支撑不住维持的清醒了……

“姜芙!”

……

“……师尊”

“慢吞吞地磨蹭什么……”

“这药……也是奇怪……”

耳边嘈杂声不绝如缕,她的眼睛却睁不开,姜芙只觉得自己仿佛大梦了一场。

只是这场梦太过狗血,从一开始被人打晕,到后来好不容易伤敌一百自损五十地逃出来,却遇上她最怕的玩意儿,直接又给自己整晕了。

这写话本子的写手们,估计都没想到过这么一波三折的情节吧。

咦。

什么古怪的味道。

姜芙本就微蹙的眉心拧得更紧了,她的眼珠子不安地转了转,继而她便发觉自己能睁开了眼。

隔着一层薄薄的帘帐,姜芙一偏头,就能将室内的景象阅览个八九分。

榻外的几人忙忙碌碌,有几人瞧着是医师打扮,他们身边的下手正在兢兢业业地磨着什么,再旁边,就是看着医师写药方子的菁菁,菁菁的旁边则是一冷面的黑衣侍卫。

祝已?姜芙暗自咋舌,她已有许久未曾见到他了,他虽明面上是阿染的贴身侍卫,但实则是被魔尊派过来的眼线,也不知阿染什么时候能收服这人……

说起阿染……姜芙心尖一跳,再扫视了房内一圈,却没瞧见那少年熟悉的身影。

也不知是怎么,姜芙突然觉得自己的胸膛间,蔓延出一股子难言的滋味,酸酸涩涩,这种感觉令她自己都恍然一愣。

“你在想反派吗?”

忽然一道声音斜插进来,姜芙先是吓了一跳,尔后反应过来:“系统,是你啊……”

“对了,我怎么突然出来了?”她像是后知后觉一般地发问,系统听着她明显失落下去的语气,也不知该怎么安慰,话中却匆忙搪塞道:“就是那样出来的,你去问问陆隐笑不就知道了。”

没见着人而心情低落的姜芙,没发觉出系统言语中的顾左右而言他,直到掀了帘子来替她敷药的菁菁过来,她欣喜的一声:“姜姑娘,你醒来啦!”才将兴致低低的姜芙拉回神来。

“来,小心点儿。”

见她要坐起身来,菁菁忙过去小心翼翼地服侍着,末了还同杵在那儿的祝已道:“还不快去把少主喊回来,姜姑娘已经醒了!”

瞧着她这个模样,姜芙眼中微微露了丝疑惑:“少——咳咳咳……”只是她才刚开口,便觉得自己的嗓子沙哑极了,连话都说不出口,咳了好几声才稍微见转。

“快端水来!”

轻拍着她脊背的菁菁倒是急得不行,忙冲那些个医师喊道,迫得医师们本就慌乱的手,又忙不迭地去寻杯盏来倒水,一杯温水递至姜芙跟前时,房内已然一片手忙脚乱,人仰马翻了。

喝了一杯水下腹,姜芙这才觉得自己犹如干涸的田苗喂了雨水,活过来了一般,她捏着杯壁边沿的手扣扣着,眼底不易令人察觉的疑惑已经浓烈。

是她的错觉吗,她只感觉不过几个时辰未见菁菁,为何菁菁待她那般地慎重体贴,要知道,菁菁不明她的身份,还只当她是阿染相识的一个朋友,所以平日倒也客气地唤她一声“姜姑娘”。

可眼下——

菁菁的言行举止,莫不在展露她的恭敬,不是对待主子的普通朋友,反倒是真将她当主子来看待了。

祝已已经一言不发地离开去找阿染去了,等了片刻,姜芙一口闷了菁菁给她端过来,嗅着味道怪异的药,不消多久又昏昏沉沉地睡了过去。

……

“……我只要李池遥死。”

日暮微垂,余晖中不远处的少年身姿欣长,负手身后间端的是沉冷的气势。

祝已眼皮一跳,不敢再缓步,他忙并做几步过去,微垂首:“少主,姜芙姑娘醒了。”

少年身形一顿,紧接着他毫不犹豫地要往身后的宫殿走去,只是下一刻,便有人地喊住了他,声音凉凉:“记得你方才所言。姜芙她不喜你做这事,切记瞒住她。”

祝已瞧见,那向来喜形于色的郁泽君敛了笑意,看着少年的身影在薄暮的日光下渐行渐远,他冲这位九君之首的君上微一点头,只见对方也向他投来视线:“烦请多瞧着陆隐笑一些。”

“属下职责所在,君上言重。”

祝已最后望他一眼,恭声告退。

……

室内寂静无声。

医师们领着各自的小徒已经退下,徒留菁菁一人守在帐子边。

“都退下。”

少年小心翼翼地掀开洁白的床帘,轻声道。

本就寂静的室内,伴随着门扉轻阖的声响,唯余两人,显得连呼吸声都轻到不易察觉。

微掀了帘子,挂绳的穗子摇晃间,姑娘安静的睡颜在人前显现。

许是喂了一碗补血药的缘故,她的面色已经没有了刚被他找到时的那般惨白,只是唇色仍没什么血色,眼眸这样紧阖时,一度要让阿染以为眼前的人,不是沉睡过去而是……

“师尊……”

“……姜芙。”少年忽地一手紧攥成了拳,一手虚拢在女子那纤细的指尖上,像是害怕再越过雷池半步一般,少年的下颌线紧绷着。

良久,他微垂着眉,以虔诚的姿态隔着自己的手背落下一吻。

“我定让李池遥,付出伤你的代价。”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