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章 姜芙在哪

姜芙醒来之际,眼前是一片白茫茫的天地,若不是她还能看见自己身上的各处,她都要以为是自己这是眼瞎了。

姜芙瞅着眼前古怪的白色,她试探性地迈腿走了两步,却发现这地面并没有什么异常。

这场景,倒是和她先前做梦遇到的一片空白有些像,但她这次是有自主意识的,姜芙清楚地知道自己在晕倒前,是那个女官使了怪。

姜芙扶扶肩颈,没有什么酸疼感,拉伸了下腿,全身上下都似乎不见什么异样的疼痛。

居然什么都没对她做,那这个女官把她打晕做什么?是没来得及动手审她还是出了什么意外?

姜芙沉吟了片刻,打算打开乾坤袋来看看,有什么符咒是能帮她逃离这儿的。

但她一动用意念,想要施出法诀,却蓦地一阵头晕目眩,姜芙还没有其他心思,便突听脑海中传来系统的声音:“姜芙快住手,别再动用灵力了!”

“系统……”

姜芙只感觉自己全身的力气都被抽光了似的,什么劲儿都使不上来,她撑着身子滑坐在地,弱弱地问道:“我这是怎么了?”

“是因为你现在身处在类似乾坤袋的器物中,如果动用灵力就会像你现在这样,你千万千万别再乱动了,连调息都最好不必要,自然恢复就好。”

系统这还是第一次用这么严肃的声音同姜芙说话。

姜芙听到这熟悉的机械音话中带焦切时,还直直有些没反应过来,直到系统连声催促了好几句,她这才忙不迭地应下来。

“说起来。”

姜芙没忍住地打趣系统:“这么多年了,还真是头一次见到你这样的……嗯有人情味儿。”

“……以前我不也是这样吗?”系统那流利的机械音忽然凝噎了一下,它的反问赢来姜芙的连番回击:“当然不是了!以前你可都是宿主宿主地喊我,从来没喊我名字,还有还有,只要有什么剧情偏差的地方,你可不都是坐视不理的嘛,哪有现在这么快地跳出来告诉我不能这样那样做呀?”

“话说,你这样的改变,难道是因为系统升级的原因吗?”

姜芙坐下来,手指稍微缓过了许多,她便开始无聊地摆弄着腰边乾坤袋的穗子,一边同系统闲扯着话。

也不知是怎么的,说得好好的系统忽然不再吭声了,徒留寂静的白色空间里,还回荡着姜芙最后一个字落下的余音。

姜芙也不恼,系统这样爱搭不理她,倒还符合了它先前未升级时的性子。

只是……

姜芙想到自己刚才提起的话,剧情线偏差。

她张望地看了眼四下白茫茫的空间,只怕她眼下又是钻入了这偏差中,之前遇到过的还是在盟誓大会之时,像这样在原剧情中只字未提的存在,就是属于偏差。

想到盟誓大会的后续并不友好,姜芙便不免皱皱眉心,这次不会也……

因着系统刚才的那番告诫,姜芙不敢再使用灵力打开乾坤袋,在恢复元气的同时,她要静下心来想想——那个迷晕她的女官,把她绑进这儿究竟是有什么目的?

……

西宫。

郁泽君还未回到自己府中,他得到突如送来的消息便匆匆又往回赶,只是刚踏进西宫宫门,他的面门就被一阵劲风砸了过来,对方的拳一紧便化作嚣张的魔焰,携裹着滔天的怒意,招招致命。

迅速地侧身避开接连挥来的两拳,定睛看去,郁泽君一下便拧了眉心:“陆隐笑,你疯了不成?”

“姜芙在哪!!”

对方死死盯着他,一身凛冽的魔气滔天,仿佛只要郁泽君一回答出姜芙的下落,他便会化作一头猛兽,将人猛扑啃噬殆尽。

见郁泽君不言,少年的身形一动,紧攥的拳为掌,重重地往人胸口拍去,岔了下神的郁泽君一个不察,饶是他反应再迅速。也只堪堪避开五分的力道。

少年的怒气实在太重,下手自然没有轻重,郁泽君捂着胸口喘了口气,见他还要攻来,他忙一手做出停止的手势:“等等等等,你是不是搞错了什么——”

“她不见前就只见过你一人!”

阿染的身形如影如电,带着冲天煞气的手,牢牢地掐住郁泽君的脖颈:“你还要狡辩什么?收买区区两个侍女便想混淆视听?!”

两人距离这般近了,郁泽君这才看清少年是怎样一副模样,他双眸通红,也不知是如何,就连那眼圈都染上了一层绯红,脖上的青筋因激怒而乍然分明。

甚至,掐着他脖颈的手都冰凉彻骨,他整个人,像是一抹冷到冰窖深处的锋芒寒冰。

看到他这个实属狼狈的模样,郁泽君心头泛起的一点不悦都散得不差了,他身形一晃,也不知是使了怎样的巧招,整个人便从阿染的桎梏中脱身而出。

少年眸光一冷,还欲再动手,郁泽君却是步子往后一退,一晃眼的工夫便退出了十数步开外,他立在西宫的宫门边,反手却将赤赭色的大门给关阖上了。

“本君若真要跑,何须再回来自投你的罗网?”

收起了往日的嬉笑,郁泽君面色郑重:“姜芙之事,我当真毫不知情。眼下要紧的是她到底被谁带走了,你方才提到的两个被收买的侍女又是怎么一回事?”

在郁泽君的徐徐劝诱下,少年那一身的凶煞之气,终于稍褪。

……

“你是说,那侍女说姜芙是自己偷偷离开的?”郁泽君晃着扇子的手一顿,他问阿染:“她房内的东西可有被带走的?”

“丝毫未动。”

少年一字一句道,生冷的眸光投在郁泽君的身上:“最好不是你动的手脚,否则我不介意将报应应在你的至亲身上。”

他的眼神透骨冰寒,像是一柄没有生气的寒刃,看得郁泽君都心下下意识地一瞬轻颤,回神过来,郁泽君自是不悦他牵涉到莲华:“本君行事光明磊落,不屑做这种偷鸡摸狗之事,你有气冲着本君来便是,若动了莲华,你便瞧瞧你那便宜父亲可能护得住你!”

“如此头脑发热,倒不如把那两个侍女带过来好好审一审,既然姜芙未将贴身衣物带走,便不是她自愿出走的,这背后的指使者是谁,待你审问出了结果便不就大白了?”

郁泽君面色不大好看地冷哼一声,甩手就要走,可面前忽地出现一人,黑衣高束发,利落的装扮配着黑鞘长剑,面带清冷漠然的神态,他立在郁泽君步子不远的位置,是要拦住他的姿态。

“祝已?”

郁泽君打量了他半晌,眉头微凝,似乎要问些什么,话到嘴边又换成了:“少主好魄力,居然在本君毫不知情的情况下,把人都拉拢到你这边儿来了。”

祝已乃是魔尊派过来监视西宫的眼线,他早便看中此人的天赋,虽年纪轻轻,但修炼速度却是旁人喂多少灵丹妙药都远不能及的,他早有想把人纳入自己麾羽下的心思。

如今,却不防,被陆隐笑捷足先登了一步。

“属下是少主的侍卫,自当应尊上之令竭诚奉主,郁泽君慎言。”

祝已神色岿然不动,仔细分辨了他话中含义的郁泽君不由一笑:“是。本君不走便是了,你不必这般同本君刀剑相向。”

看来,陆隐笑毕竟年轻,手段还是险差了些,这人的心思还是没完全被他收买的。

“把人带上来。”

见他安分,阿染这才吩咐下去将那书房的侍女押送上来。

远远侍候一旁的菁菁领命而去,很快便将那两个侍女带了上来。

面对这么大的阵仗,甫一被押来,侍女们便吓得跪地连连求饶:“少主、少主饶命……”

“指使你们的人,是谁?”

阿染偏眸看过去,眸光淬冷间,少年的周身泛着的都是隐晦的怒意,仿佛只要她们不肯坦白,下一刻便要身首异处。

那两个侍女本就是候立在书房外头的,连书房都进不去,那是品阶低等的存在,面对阿染的这般质问,自是吓得哆哆嗦嗦,连句否认的话都说不出来。

其中一个眼见菁菁立在身旁,忙膝行跪过去,哀哀祈求:“菁菁姐、菁菁姐!你帮帮我罢!我当真不知姜姑娘的下落……”

自柳柳叛主被少主撵出宫去后,菁菁平日里便与这个红玉比较交好,此时瞧见她这样凄惨地哀求着,菁菁不免心软了一瞬。

她望向满眼冷意的少年,迟疑着道:“少主,会不会是弄错了,红玉胆小得紧,又与姜姑娘没有交恶之心,应不会做出这种恶事来……”

有菁菁的出言维护,红玉登时哭得泪声俱下:“少主明鉴,奴不敢欺瞒您,更不敢替背主人相瞒!”

红玉低垂着头,谁都没瞧见,她的眼中有一瞬的心狠一闪而过。

“今日奴瞧见了非芸偷偷与一女官模样的人,在私下里说着什么话,奴原瞧非芸是个本分的性子,便没理会这事儿。可谁曾想,非芸将奴支走不久后,姜芙姑娘便离开了西宫……”

那旁边本瑟瑟颤着身子的侍女,在听到她提起自己的名字后,陡然抬起了头,直到尽数听完后,她睁大的眼眸中有着不可思议的光。

“你、你胡说!红玉,你怎能这样污蔑我……我……”

那侍女气得满脸通红,但她显然是个没有红玉那般滑头的人,此时连辩解的话都说不大利索。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