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章 是娘娘变了

可一路快要行至书房了,那看着就不像好东西的女官却始终没动手,反倒是姜芙被吓得一惊一乍的,好几次动作弧度过大,引得那女官侧目连连。

就在姜芙都以为是不是自己太过小心谨慎,而怀疑错了人了的时候,那女官突然止住了步子:“姜姑娘,这是去书房的路吗?”

姜芙恍恍惚惚的:“啊,当然是了……”

话音刚落,她自己就立即脸色变了变,绝了,居然套她的话?

姜芙正欲再抽出那张本要往回放的引雷符,可面前那瞧着脸色都没变过的女官,就只是轻飘飘地挥了挥袖子,一阵缥缈的黑烟递来,姜芙都来不及后退,就被吸了个正着。

这么容易就能让人中招,这还不如一开始就干脆迷晕她算了啊……

姜芙失去意识前,脑海里默默滑过的就是这一连串的无语凝噎。

看着人软绵绵地倒了下去,眼眸无力地阖上,春姑姑又探了探她的眼睑,确定是昏过去了这才放心地站起身来。

她朗声唤道:“都出来罢。”

书房里头,有两名侍女应声推门而出,她们畏首畏尾地步上前来,小声地给春姑姑见礼:“姑姑……”

“你们做得很好。”

春姑姑瞥一眼侍女们的神情,微然笑了:“不用这么害怕,如今少主已被召去北宫,一时半刻赶不回来,即便他回来了——”

“我先前教你们的话可还记得?”

侍女们颤颤地齐齐点头:“记得,记得。若是少主问起姜姑娘的去向,便告知少主姜姑娘偷偷离开了魔宫,因为姜姑娘早、早有离去的心思……”

“极好。”

春姑姑深谙软硬兼施的道理,她不紧不慢地敲打着:“你们若能成功瞒过少主,这事儿自然查不到你们头上,而娘娘亦必有重赏。如若不能,不仅这西宫容不得这等子叛主的奴才,还只怕娘娘是不会让你们的弟弟妹妹好过的……”

侍女们惶恐地拜倒在地:“奴明白,定不敢叫娘娘失望……”

魔烟忽飘,犹如一阵风沙,一晃眼便将眼前的一站一躺的人掠走,只一瞬间的工夫就消失不见了。

唯留剩下的侍女们跪在地上,瑟瑟发抖低低地哭泣着。

……

北宫,长春殿。

“阿春,你回来了。”

美人榻上的妇人笑吟吟地看着跪在下首的女官,她重染丹蔻的指尖,掐着一支颜色艳丽的伴生花:“我让人四处寻你,你去了哪里,怎的才回来?”

“叫娘娘忧心,奴有罪。”

春姑姑一脸平静地跪拜下去,良久都没有起身。

看了半晌,上首坐着的池遥夫人掩唇轻轻笑着,声音却有些发冷:“还不快把阿春姑姑扶起来。”

她这话是对着侍立两旁的侍女说的,但被搀扶起来的春姑姑,心里却有些止不住地发凉,她跟随多年的人……到底是变了。

“你还没有同本宫讲,你这般风尘仆仆的,到底是去了哪里?”

春姑姑垂首:“奴……去了趟少主的宫中。”话未说完,她便看了眼身旁的那些侍女,池遥夫人端详了她片刻,出声让那些不敢抬头的侍女们都退了下去。

“说罢。”

池遥夫人将目光回转,指尖轻使了力,拽下几片花瓣来,那花颜色侬艳,同她那朱红色的指尖,可谓是相得益彰得好看。

妇人眉眼淡然,慢着声儿道:“究竟是什么事儿,能叫你这般神神秘秘的。”

春姑姑微俯首:“娘娘,奴这些时日去暗查了少主的西宫,发现那宫中,藏了个姑娘。”

“这倒是怪事了。”

提起陆隐笑,池遥夫人的兴致便不高,但听得春姑姑说及那宫里藏了个姑娘,她的长眉又挑了挑:“本宫记得,他可是从不贪男欢女爱的。”

她这个便宜儿子,自幼便一副老沉持重的模样,那周身的气韵,比仙门的那些世家子弟还要矜贵翩然,那些爬他床的侍女尽皆被杖责发落了出去,观其言谈,哪里像个被困魔域百年之久的魔修?

便不是因她之故,只怕陆修然都对这个儿子没什么好脸色,不似魔倒像仙,说出去只会是他们魔族的耻辱!

“娘娘,这姑娘是少主的软肋。”春姑姑眼见她沉默良久,便知她这又是在腹中咒骂着陆隐笑了,春姑姑提醒道:“我们借她来生事,这或许,就是小公子坐上大位的转机。”

闻言,池遥夫人却是一声冷哼,她重重地甩了下袖摆:“转机?那般不孝子,本宫若再替他苦心孤诣,只怕最后都讨不了半分好!”

听着她那负气的话语,春姑姑微不可查地皱了下眉,她早已对这个主子没什么留恋,唯一放不下心的就是小公子。

倘若真能助他登上大位,自己不光能得一个有功之臣的名头,也总比那个同她无甚关联的少主坐上那个位子要强得多。

只是眼下看来,这成大事的路上总有脑子喜欢犯糊涂的人。

春姑姑忍下气,好声劝道:“娘娘,奴求您不要意气用事,您先前不是一直想让小公子……”

“闭嘴!”

只觉得她嚷嚷吵得头疼的池遥夫人重重一拍扶手,不知哪里来的怒意横生:“本宫想让意儿如何便如何,哪里轮得到你一个贱奴来本宫面前指手画脚!滚出去,在阶下给本宫罚跪两个时辰!”

春姑姑拢在袖子里的手一瞬时,攥得紧紧的,顿了顿,在妇人大喊着来人要把她拖下去时,她骤然抬起了头来。

“娘娘似乎还没弄明白。”

春姑姑面带着冷笑:“如今的您虽为魔后,可北宫上下人尽皆知,尊上已有数日未曾来您的寝殿,夜夜宿在南宫乙殿,娘娘可是觉得为此而骄傲?”

“自己的丈夫,许诺了白头偕老一辈子的丈夫,转眼便扭头去了旁的女人的房中——娘娘,您早该清醒了,若不是您诞下两位公子,而小公子又与您亲近,尊上哪里还会给你一个正眼?”

听到这席话的池遥夫人瞳孔骤缩,她骤然站起身来,也不知是太急促还是如何,一个踉跄险些让她摔着。

池遥夫人紧紧攥住扶手,她努力地维持着身为魔后的姿态,指尖掐入掌心,她冷声喝道:“你放肆——”

“奴是放肆了些,可总不及娘娘这般愚蠢。”春姑姑又是一笑,笑得发丝微颤:“少主乃是你的亲生骨肉,你却犹如被魇着一般,处处同旁人说道你只生了小公子一子,奴笑你太可笑了!”

“少主天纵奇才,年纪轻轻便修为出众,被你与魔尊打压同样能赢得众臣看重,你却鄙夷不屑——”

这一声声凌厉的剖白,听得池遥夫人紧掐的拳骤然绽放一丝光华,仿佛携裹着主人的怒气一般,以雷霆之势冲殿下恍然未觉的女官砸去。

春姑姑没有反抗,那魔气重重地袭在她的胸口,迫得她往后退了几步撞上身后的殿柱子,发丝乱得飞垂间,髻边的银钗子跌在地上,她呕出一口猩红的血来。

血在她唇边像是绽放了一抹侬艳的花,春姑姑倒下间,忽地有一声清脆砸地的声响清晰入耳,紧接着,就是一声声惶恐至极:“娘、娘娘……奴什么也不曾听见、奴……”

那摔了一盅燕窝的侍女带着哀哀的泣声跪倒在地,池遥夫人站在高高的殿台上,娇艳的裙裳下,手腕翻转间那侍女都来不及再发出一声求饶,就已被隔空扭断了脖颈。

感受着自己的五脏六腑像是被碾碎了的疼,春姑姑艰难地抬起眼帘,她将这一幕看在眼中,自嘲般地掀起了唇角。

杀鸡儆猴。

她早就该清楚的,这百年来,她的这位主子已经变成什么样,心狠手辣?暴戾无常?还是对她这个陪伴数百年的老奴都能随意打杀?她池遥可不就是能做得出来的吗!

妇人指尖掐着的那支伴生花早已碎烂,乌色花汁黏糊糊地沾染在她纤细的指节上,她没在意,婀娜娉婷地从阶上步至春姑姑跟前。

耳边步摇坠子晃荡,池遥夫人微屈下身去,仔仔细细地打量了面前狼狈的女官一眼,她一下笑了,指尖伸出去攥住春姑姑的下颌。

“阿春。”

她的语调柔和到仿佛刚才送春姑姑的一掌,不过是错觉一般,更是视眼前呕血到奄奄一息的人熟视无睹,池遥夫人柔媚地笑了:“你怎能这般忤逆本宫。”

“是娘娘变了……”

春姑姑想要用力甩开她的钳制,但她用力到气喘吁吁都没能让池遥夫人松手,而闻言的池遥夫人脸色登时大变。

她反手为掌,使了狠劲儿一般甩在春姑姑脸上,一声清脆的重响,打得发丝狼狈的女官无力地倒向一旁,但她仍艰难地转过头来,死死地盯着面上那张面目狰狞的脸。

殿外,忽而一声闷雷而下。

划过天际的闪亮光芒映彻天边,照在金尊玉贵的妇人身上,她那张艳美的面容,此时狰狞得宛若深渊的疯魔。

“本宫不曾变过,本宫没有变——”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