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呕出一口腥血

“本君知你与小阿芙情谊不一般,毕竟她也是把你从乱石上拉回来,救你一命的人。可少主莫要忘了,大业未成,若你仍感情用事,你便只能是一只苟且在阴暗处的可怜虫罢了。”

郁泽君看那抿着唇一言不发的少年一眼,意有所指:“只怕到最后来,连想护住的人,一个也护不住罢。”

少年的下颌线绷得紧紧,过了许久,他将目光投以床榻上,那薄薄的莲花帘帐后,是沉睡得眉眼静好的女子。

“我……知晓了。”

……

也不知过了多久。

姜芙意识重拾时,眼前是一白茫茫的光亮,她挣扎着坐起身来,想要去探看那光亮身后的地方是哪里。

可她艰难地拖着乏力的身子走了许久,却犹如入了鬼打墙的地形似的,怎么也出不去。

姜芙只觉得累极,使劲唤着系统也没人搭理她,她正要坐下来歇会儿,可一屁股坐下去,陡然传递给她的是一阵猝不及防的失重感。

我去!!!

陡然睁开双眸,映入眼帘的是熟悉的莲花纹样的帐顶,姜芙看着那素白的帘帐,久久有些回不过神来。

原来,她刚才那是做了个梦。

姜芙扭头看了看四周,确定无疑,这是阿染的屋子,她怎么到这儿来了?之前……她不是忽然晕倒了吗?

难道这具身体该有什么隐疾不成??

姜芙惊得连忙在心里默喊系统,但意外的是,这一回系统迟迟没有回音,仿佛又恢复了之前系统还未升级成功的样子。

姜芙越发忐忑了,她甚至能脑补出自己这身体能患的各种绝症,心脏病?小脑萎缩症?

“检测报告已出……”

系统那久违的电子音忽然上线:“宿主身体体质已降到弱等,各项数据分析表明,是你所处的地方不适宜修仙者生存。”

听到这番话,姜芙差点热泪盈眶,阿弥陀佛,不需要死翘翘就好,她还想好好攻略完这个反派后去过她的自由生活呢,怎么能任务到一半就出岔子了呢。

“那该怎么办?你要给我升体质的药吗?”姜芙隐隐期待。

但那电子音却没有如她所愿,颇有些无情道:“请宿主尽快完成任务【辅佐陆隐笑夺取魔尊信任】后,遣返玄天宗。”

姜芙虽然有点失望,但不至于到灰心丧气的地步,系统向来都是这样的,不提供过多的便利,唯一能值得一提的,就只有任务之后的奖励还算不错。

姜芙从床边起身,走出几步,这才听见殿外似有人在说话,也不知是这板材隔音效果太好,还是她们将声音压得低,反正姜芙听得不太清楚。

只隐约听见她们似乎在吐槽谁,一人觉得她实在不像个侍女的做派,洒扫之时整日不见踪影云云。

另外一人又言,勾搭上了主子的待遇,自然是不同普通的奴才……

听到这里,姜芙便有些恍然大悟,这两人议论的对象可不就是她吗。

“嚼什么舌根子呢你们!”

外头那两人还在碎语着什么,忽地又来一声呵斥声:“都快去干活,甭想着偷懒耍滑,否则,柳柳的下场就是你们未来的样子!”

后头那两人说了什么,姜芙没听清楚,但刚才那一叠声的斥责声音,可不就是菁菁嘛。

果然,殿门的声响传来,开了又阖上,菁菁嘴里还嘀咕着什么“要是让姜姑娘听到了那还得了?”之类的话,姜芙心下觉得好笑,听着脚步声渐渐近了,她忙又坐到了床边。

那头,菁菁刚一打帘子,就瞧见了恰恰屁股挨上榻边的姜芙,小姑娘慌里慌张地把手里的托盘给塞到了桌上,忙过去道:“姜姑娘,你怎么起来了?”

“我没事菁菁。”

姜芙咧嘴一笑,拍拍胸脯,想要证明一下自己身体确实无碍,可也不知是她无意识地力气大了些,还是怎么,她胸口间竟倒腾起一股子晕人的腥气。

姜芙一个没忍住,一张口,哇地呕出一口猩红的血沫子来,看到那血,姜芙还直愣了半晌,反应过来后忙心道不好。

果不其然,她朝菁菁看过去,小姑娘被吓得脸色煞白煞白的,那眼睫颤颤,像是在努力忍住不要掉下眼泪来。

“姜姑娘,你快躺下罢……”

菁菁那副压抑着眼泪的表情,真有些像是怕她随时挂掉,姜芙虽然刚才呕了那口血,但她真没感觉身体哪哪疼啊痛的,只是……为了不触动菁菁那难过而紧张的情绪,她都不敢说句违逆的话,只得乖乖躺好。

菁菁擦了眼泪,又噌噌噌地去箱箧里翻腾什么,等姜芙一探头看过去,就见她抱着两床厚厚的棉被摇晃地冲这边走过来。

姜芙惊得都被自己的口水呛到:“菁菁你——倒不必加这么厚实的被褥吧,咳咳咳我会被压死的……”

听着她咳嗽的声音,菁菁越发心疼,把被褥妥帖地给姜芙一一盖好,不顾姜芙的强烈拒绝,甚至把被子拉到她下颌边。

“呸呸呸,不要说这种胡话。姜姑娘,你现在身子骨弱得紧,就连郁泽君都给你诊了脉,也想不出有什么好法子替疗养,你还是先好好地歇几日罢。”

这被子实在沉重,姜芙闷得气都有些喘不上来了,刚拿出来的手,又立即被菁菁眼疾手快地给塞回了被褥里头。

姜芙无法,只得顺了她的意,乖乖地被这么压着。

“少主也知道我这事儿?”

菁菁回了桌边,端了汤药过来,一边喂给姜芙喝,一边道:“自然是知晓的,不然,奴哪能有召请郁泽君的法子呢。”

“就连这药,也是少主给姑娘你寻来的,小厨房紧赶慢赶地煮了半个时辰,这才温到了合适的口感,算着时间送过来。”

姜芙忽然想到什么,眉心狠狠一跳,她忙问:“郁泽君给我把过脉了?你可知他说了些什么?”

修仙者的脉象与魔修可是不一样的,所以先前姜芙才这么提防着魔族的医师过来,不对……之前那用来给她滋养灵力的草药,是阿染向郁泽君讨来的,这样算起来,以那郁泽君近智多妖的性子来看,他十有八九早就猜出了她的真实身份。

姜芙心情复杂,不知该说什么好,菁菁不知她心中所想,还以为她是终于正视起自己的病情来了,便道:“郁泽君说了什么奴又如何知晓,不过姜姑娘你莫要太过忧心了,奴看郁泽君出来时,面色不似过分焦虑,显然是有一定转机的。”

当然会有转机了。

姜芙在心里默默接话,她只要离开这魔域,就会立即生龙活虎起来,压根不需要什么灵丹妙药。

“菁菁,多谢你告诉我这些。”姜芙回神过来,望向菁菁,小姑娘的那双眼眸中,是毫不掩饰的关心,这么多些天以来,菁菁是当真拿她当朋友的。

菁菁小心翼翼地观察她的神色,忽然她便想到刚才进来时,撞见的那两个偷偷嚼舌根的侍女,姜姑娘该不会是听见了她们的胡言乱语,这才心里不太好受吧?

“姜姑娘……”

菁菁犹豫着要不要说些话来宽慰宽慰人,但她也怕姜芙并未听见那一番言辞,她若说了安慰的话,岂不是反倒给她心里添了道不痛快?

“小阿芙——”

这声音由远及近,带着吊儿郎当的腔调,颇有些懒散,一听就知道是郁泽君的。

一听这声音,姜芙立即扑腾扑腾着手就要挣扎着坐起来,碍着不便见女子的病容,郁泽君只在一席珠帘前停下了脚步。

“奴见过郁泽君。”

菁菁连忙行了一礼,遥遥看着的男子挥挥手:“不必多礼。”

“话说,小阿芙你什么时候养好精神,再给本君做一盘那个糯米糍呗?”

划拉开羽毛扇子摇啊摇,这人的话也和他手里摇得正欢的扇子,颇令人有揍他的冲动。

正准备退下去的菁菁步子就是一顿,她有点不悦地看向郁泽君:“君上,姜姑娘身子骨还弱极了,怎么做得了糕点。”

姜芙这还没说话呢,就见这氛围陡然凝着了下来,她又怕菁菁得罪了郁泽,忙打圆场道:“没关系,只是做糕点而已,菁菁你别太紧张了,我没事的。”

话一说完,她又想起自己刚才才咳了血,怎么还能说没事,果然看一眼菁菁那神色,就是满脸的不赞同。

姜芙登时觉得头疼,一个头两个大。

“本君不过说笑罢了。”

郁泽君仔细瞅了她们半天,忽而从袖兜里掏出一物,让菁菁转交给姜芙,手里握着那个小巧的白瓷瓶,姜芙有些不解地抬眸看过去。

隔着一席帘子,郁泽君的面容隐隐绰绰,看得不甚清楚,对方不言不语,似乎就是在等她发问。

姜芙陡然想起了他知晓自己乃修仙者的身份,那么……

“菁菁,你能避一避吗?我想问问郁泽君一些事。”

菁菁自然是颔首应下,只是路过那帘子边,她的目光颇有些不善。

还说是和姜姑娘亲厚的人呢,就是这么把生病的人使唤来使唤去的?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