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章 趁早放她离开

“你真不心疼?”

姜芙追着前头的少年进了殿内,她笑盈盈地道:“那看起来像是黑金参茸,听郁泽君说过,这种品相的参可值千金,你竟也就连一眼都没瞧便拒了?”

“不心疼。”

阿染回过头来,语气郑重:“若是师尊送的东西,便是一文不值的小玩意儿,弟子都会好好留存。可陆盏玥……她的言行甚为诡异,方才还欺辱师尊,弟子自不能忍。”

少年的神态可谓相当认真,目光灼灼然,看得姜芙心下没来由地一烫,她忙率先挪开了视线,转移话题。

“你……你也察觉出她怪怪的了?”

若是如资料中形容的那位魔族公主一样,她应当对阿染这个弟弟很是不屑一顾才对,她这个人虽有野心,但却智商不够,后来即便耍了心思嫁了位魔君,还不是葬身于乱世中,连自保能力都没有。

如今姜芙观她的样子,也觉得她不是个能成大事的人,整日嚣张跋扈地要责罚下侍,魔宫中的仇家都怕是一堆一堆了吧。

“自我从宫外回来,她便待我异常热情,但人心岂非顽石,弟子能感受得出来,她笑起来时十分虚假,显然不是真心相待。”

阿染沉吟了会,便同姜芙一一分析了出来,他道:“只是,弟子有一点十分不解,我不受魔尊重用,少主之名虚有其表,说的话甚至都比不上陆迟意的一次撒娇有用,我这般处境,她何须要次次这样频繁示好?”

阿染说的这些,也都是姜芙的困惑之处。

只是,她总不能告诉阿染,自己怀疑这个陆盏玥或许会是异世者。

从前,姜芙经历过的那些世界中,便不乏有这种突然性情大变的角色,经过系统检测,基本都能确定,就是异世者的灵魂闯入了那角色的躯体中。

只是,那些异世灵魂同那些角色的身体不太契合,便会引得灵魂身体互相排斥,不光是那些角色的身体控制权被夺,更有甚者还会把原来角色的生活搅得一团糟,闹得后面的剧情线紊乱。

“系统……”

姜芙在心里唤着系统:“你能查得出来,陆盏玥有被换了个芯子吗?”

系统的机械音立即在她的脑海里响了起来:“经过检测,陆盏玥身上的灵魂很契合,并没有任何异样。”

这可就怪了。

“师尊?”

姜芙恍然一回神,便迎上阿染担忧的眸光:“你怎么了?”

姜芙笑了笑,忙摇摇头。

陆盏玥虽然看着不对劲,但到底没有什么ooc的行为,整个人的性子与剧情中描写得不差,再说了,还有系统照看着,应当不会出现以前经历过的剧情线折乱,她千方百计地掰正剧情的情况。

……

日暮西山时分,天边浅淡的金光化作了绚烂的晚霞,遍布在天际,比雨后的彩虹还要惊艳数分,这是魔界一天最美的时刻。

也是与人间的景象最酷似的时刻。

这些时日,没事做的时候,姜芙尤爱收集魔界中稀奇古怪的东西,花花草草或是金银玉器,又或者是廊下花盆里的一块奇形怪状的小石子,把它们收进库房中,看着它们的名字和图片一一罗列在光屏上,就很有成就感。

——她很少能这般自寻快乐。

从前穿梭在每个世界里,记不得自己的来历,也不知道未来会降落在哪一个星球,唯一的目标是完成任务,每一天都是对自己的浑浑噩噩,心中唯有茫然。

现在……

她应当是对未来不再这样循环往复的日子的万分憧憬,未来,多么美好的一个词汇。

躺在摇椅上,姜芙微眯的眸子看去,天边的云卷了又舒展,那漂亮的红霞,像是小姑娘脸上最美的红晕,连晚来的风都透着一股子的惬意。

“姜芙——”

忽然的,远远地传来一声大喊,姜芙抬眸看去,却不见人,但眼前光亮一闪,小胖子陆迟意的身影就清楚地显现了出来。

对方喜滋滋的,整个不大的小孩身上还挂着一个不小的包袱,他的小眼珠转溜溜的,一眼便瞧见了在这儿赏晚霞的姜芙。

小胖子讨好地凑上前来,肉嘟嘟的小胖手使劲拍了拍身上的大包袱,眼都要笑没了,活像个在求人帮忙的狗腿子。

“姜芙姐姐,你快看看是不是这些材料,我好不容易从郁泽君那儿搜刮来的!他起初非是不给我,最后还是我费了好大的工夫这才抢过来的。”

陆迟意宛若献宝似的,屁颠颠地忙把包袱放地上,小心地摊开了给姜芙瞧里头的东西。

不等姜芙开口,他便急不可耐地催促着问:“怎么样?是这些吗?”

姜芙垂眸看了两眼,那包袱里装着的,尽是些土豆萝卜大白菜,羊奶干菜五花肉,这些本是在人间寻常的吃食,只是到了这难以养植菜蔬牲畜、还出入不得的魔域里,这些食物便越发稀罕和宝贵了。

这魔界中,唯有位高权重的魔尊才用得起少些的新鲜蔬菜,但这般下去到底是不行的,所谓有需求便有市场,郁泽君便签契了一群能够进出魔域结界的低阶魔兽,由它们在暗中为自己运输这种外界的货物。

只是,签契了主人的魔兽,虽能倚仗主子的术法化形成人身去采买,但它们智力低群,能送回来的东西有限。

是以,即便是在郁泽君那儿,想要这种外界的东西,还是得出高价来购。

“你……”

姜芙凝噎了几瞬,接着道:“该不会是把所有的身家宝贝,都拿出去抵当了吧?”

先前,姜芙之所以会想做那些超现代化的糕点,还是因为在这魔界里的吃食实在是差到极致,无论是天上飞的还是水里游的,大多都是那些皮厚肉又糙、未开灵智的魔兽,才这么住了个把月没沾点荤腥,她的嘴都快淡出鸟了,再不改善改善伙食,是抵不住了的。

至于托郁泽君去找的那些食材,她可是没花过一两银子的——早先她便答应了,每回要做什么吃食必然给郁泽君送过去一份儿,这才叫她一分不花白嫖了许多食材。

只是,陆迟意这儿,他又无掌厨的长技,郁泽君总不能也给他这般便宜行事吧。

“噫,哪能呢!”

蹲在地上数食材的小胖子连连摇手,笑得美不自胜:“都是我抢来的嘻嘻嘻,一分钱不要!”

闻言,坐在摇椅上的姜芙险些眼前一黑。

还有这种操作?

……

被姜芙忽悠着去找了食材的陆迟意,顺利地把东西一一带了回来,姜芙只得按照先前答应他的,任劳任怨地去给他做糕点了。

说起这些花样繁多的糕点,还要多亏她上一个世界的经历,那是科技化的现代世界,姜芙穿成了个当红的流量小花,在网上卖着温柔勤劳还做得一手好菜的人设。

而为了攻略嘴刁到不行的那位反派钢琴家,姜芙不得不费尽心思去“圆谎”,久而久之,饶是她之前再四体不勤五谷不分,也能拿得出许多的拿手菜色。

只是现在这毕竟是在古代,人类对吃食鲜少讲究,更没有现代的那么多高科技料理机器,做出的味道自然不能和那会儿比。

想到从前攻略目标的生活,姜芙陡然生出了丝怅然若失的感觉,这样的情感被她自己觉察时,姜芙切着土豆条的手就是一顿。

因为惧怕任务者感情用事,所以每每任务过后,系统都要给她清一遍关于那个世界的感情,她……怎么可能还会有这种“留恋”的情绪?

而且,在这一刻,同那个反派钢琴家相处的记忆,似乎如潮水般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地涌来,停留在她脑海里,记忆被镌刻了似的越发清晰。

“嘶——”

姜芙只觉得脑中倏地一阵抽痛,像是被人捏紧了神经脉络一般,疼痛如流水迅烈地散漫全身。

意识最后的那一刻,姜芙只来得及松开手中摇坠的刀,便陷入了一片无寂的黑暗中。

……

西宫,正殿。

微微滞凝的气氛被急切的一声打乱:“如何了?”

原还为自己屈尊降贵来这儿当医师的郁泽君,在探完脉后,他本要调笑几句的神情收敛,眉宇间微攒,似有些凝重。

“你心里应当很清楚。”

郁泽君收回手,拢拢袖子继续道:“她既为修仙者,自幼当是生处在灵力充沛之地,这鸟不拉屎的魔域里,连那些魔兽的肉都难吃极了,怎么可能适合她这样的娇娃子生活。听本君一劝,趁早放她离开。”

“哎,就是可惜了那些好吃的糕点丸子,我泱泱魔族,竟没有一人的厨艺能与小阿芙相比。”

说到后头,郁泽君原肃起来的那些凝重的氛围,便尽皆被打破了去,他不知从哪里变出来一把花羽毛扇子,摇啊摇的,看着少年那挺直的脊骨似乎更脆弱了些,他眼里尽是看好戏的光芒。

“可……先前能够滋补灵力的草药……”

静了好片刻,少年耷着眼帘,他舔舔干涩的唇角,艰难地想着能补救的办法,可话还未说完便被摇扇子的郁泽君给打断了:“那灵草数百年才得一两株,别说在魔域中寻它了,便是在外头那些灵力旺盛之地,养出它来也不容易。”

“那回赠你,是看在你少主的面子上。否则,这灵草一株千金难求,为何本君单单要买你这笔帐?”

郁泽君眼中含笑道,话里意有所指。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