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 谁监视的你

反派的弟弟名唤陆迟意,此时他的年纪拿人间的年岁来言,不过就是个七八岁的孩童。

剧情中,他被提到的几率并不算多,在姜芙的潜意识里,这个小孩儿的存在,就是加深反派与父母亲的矛盾隔阂,以至于让他达到黑化的临点。

在父母的熏陶下,这小孩势必也同反派水火不容,应当十分不喜这个亲生兄长。

在见到陆迟意之前,姜芙对自己的这个猜测深信不疑,直到,她亲眼见到了这个小孩。

那是姜芙陡然浮现寻陆迟意帮忙这个念头的第二天,但她还未曾付诸行动,在去宫门口循例见郁泽君的路上时,她撞见了个钻狗洞的锦衣小公子。

他生得壮实了些,卡在洞里出不去也退不回来,正急得那短胳膊胖腿使劲地在挣扎,陡然听见了身后的脚步声,他连忙哎哎叫起来。

“终于来了人,还不快把本公子拽出去。”

这语气实在毫不客气,姜芙不认得他,却觉得有点儿好玩,生起了捉弄他的兴致:“我凭什么要帮你?”

小胖子似乎被她吓到了,呆了片刻才结结巴巴的:“你你你你是什么人?难道是娘亲过来逮我的吗?”

姜芙捉弄地应了声是,哪料到那小胖公子听了她承认的话,登时被惊吓到声带泪音:“我不是,我没有想出去玩……都是重花的错,她骗阿紫外面有糖块做的人,可好吃了……呜呜呜呜呜……”

他原本还只是勉强能镇定住的哭音,可说到最后,居然真的嚎啕大哭了起来,也不知是因为知道自己吃糖人无望,还是害怕被他娘亲逮回去受惩罚。

看得姜芙都呆了呆,意识到好像玩过了头,她连忙一边把人拉出来,一边补救道:“其实方才我是骗你的,我压根都不认识你,也不认识你娘亲,怎么会奉她的命令来捉你呢?”

使了点劲儿,那小胖公子就被她拽了出来,姜芙这才看清,这小孩生得白白胖胖的脸上真的还带着泪痕,他虽然是个小胖墩,但丝毫没有遮掩掉他眉眼间的精致感,还是个高颜值的好胚子。

小胖公子还在一抽一抽的,闻言便震惊地睁大了他的眼睛,不可置信的神情溢于言表,他恶声恶气道:“你大胆!居然敢欺骗本公子,你可知我哥哥是谁?”

“不知。”

姜芙老老实实地摇摇头,面对这小胖墩的迅速变脸,她觉得这小孩更有趣了。

小胖公子果然得意了:“我哥哥可是魔族的少主!”

“你若识趣,便快些跪下来求个饶,哼,省得我兄长过来把你送到南宫那阴冷冷的地方去。”

小胖墩越说越起劲儿,丝毫没发觉姜芙眼眸里骤然而起的错愕,这小孩就是阿染的弟弟?!

可是,怎么他一副这么信任阿染的模样?难道不该是提及他的兄长就咬牙切齿不屑一顾吗?

“小公子——”

忽地有侍女的呼喊声远远地传过来,陆迟意眼见瞧人求饶无望,又有人过来寻他,他不悦地跺了跺脚一溜烟跑远了。

到宫门同郁泽君汇合时,姜芙问他:“少主的那位幼弟,同他亲吗?”

郁泽君看她一眼,沉吟片刻后道:“自是不亲稔的,陆迟意出生后就一直被放在北宫养着,同陆隐笑都未曾见过几面,能有什么兄弟情分可言。你突然问这个做什么?”

姜芙摇摇头,不说话了。

“难不成,你还想学旁人那般去投靠陆迟意?”

郁泽君觑她一眼,话语间突然刻薄了起来:“别说我没提醒你,北宫的那位魔后可不是个温婉良善的,在她手里教出的孩子,自是有样学样的。”

他说的话重,姜芙有些恼了,瞪了他一眼:“你瞎说什么。而且,你又不是陆迟意肚子里的蛔虫,你怎么知道他心思不好?”

郁泽君那散懒的神色稍敛,皱了眉,他似是更加不悦:“那你急什么?”

姜芙不欲和他多说,叠了几叠他交递过来的信笺,一股脑塞进袖中就要离去。

“劳烦姜芙姑娘了,这些九芝草都是于身体筋脉有益之物,就当是本君代尊上赠与少主。”

姜芙蹬蹬腿却发觉自己迈不开步子,耳边又听郁泽君这般突然正经起的声音,心下一动,她的眼风不着痕迹地掠过四周,果然发现有人正偷偷摸摸地注意着他们这边。

“奴替少主多谢尊上,多谢君上。”

姜芙依葫芦画瓢地屈屈膝,双手接过郁泽君递上来的木匣子,又听对方懒懒的嗓音隔空入耳:“走的时候待本君恭敬点儿,别叫那些人瞧出了什么不妥之处。”

姜芙脸上的笑隐隐有些僵了,若是不知道有这些眼线在这儿,她确实会给他甩脸子就走,哪里用得着在这里卑躬屈膝地目送人走远。

等人离开了魔宫宫门,姜芙这才回身就走,她揉揉笑得僵硬的面颊,再小心地回瞥那些视线,却发现他们一个个都又恢复了正常地在洒扫。

回到西宫宫内,被魔尊召唤了前去北宫的阿染已经回来了,只是殿内气氛似乎有些凝肃,向来不被阿染约束的菁菁都在小心翼翼地斟茶。

甚至是那个常往外头跑,三天两头不见影子的侍女柳柳也回来了,她正伏跪在大殿上,身子瑟瑟。

姜芙走上前去,见她到来,阿染那凝蹙起的眉很快便松了开来,眼眸带着温浅的笑:“回来了。”

有外人在场,姜芙自是不可能把郁泽君转交的那些东西拿出来,她扫了一眼下方,转回视线问道:“这是怎么了?”

“没什么,就是觉得身边只留菁菁一人便足够了。”

听阿染这般说,姜芙就知道这其中定是发生了什么事,否则按照如今失忆的阿染的性子,是无论如何也做不出驱逐侍女的事情来。

不过,他不愿多说,她便不问就是了。

……

午饭后,屏退了菁菁,姜芙拿出郁泽君给的信笺和长匣子来,又将她去宫门路上撞见了小胖墩陆迟意的事,以及同郁泽君交谈时发现了莫名的眼线之事,尽数告诉了阿染。

“师尊觉得那是谁的人?”

阿染听完后,面上的神色淡淡的,仿佛早便有料到有人会这般监视他。

“是……”

看着他的神情,姜芙忽而有些拿捏不定,话临到了嘴边她又改了口,试探性地问道:“你不会觉得是你的那位弟弟吧?”

倘若今日没见过那个小胖墩,她定然也会这么觉得,可今天看到的陆迟意,的的确确与人类的小屁孩无异,甚至,他似乎还表现得十分崇拜阿染这个兄长。

更遑论,他那一副想吃想玩的模样,怎么可能想得出来使人去监视着阿染呢。

姜芙有点儿担心,陆迟意不是她想的那样讨厌阿染,但如若阿染将陆迟意想坏了去该怎么办,两兄弟本就因父母原因而没见过几面,若是因这种阴差阳错的误会而让仅有的一点情谊都没了,无论于谁而言都是不小的损失。

“倒不至于是他做的。”

少年摇摇头,他打开手里的那支长木匣子,一边道:“陆迟意尚且还是个孩子心性,怎么可能会忌惮我与郁泽相交过甚?”

姜芙的注意力直直被他的话吸引住,既然排除了陆迟意,那剩下的可能……

“是……魔尊?”

姜芙轻声喃喃着,似乎又怕戳中阿染的伤心点。

“也不是。”

阿染眼眸弯弯地冲她看过来,又扬了扬手里的长匣子,示意她看看:“这是滋补体内灵力的草药,郁泽说是外界偷偷送进来的好东西。”

“可这与你体内的伤没什么作用……”吧。

姜芙的话没有说完,她自己便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看着少年含笑不语的模样,她不确定地指指自己:“这、这是给我的?”

“师尊为我煞费苦心许久,弟子有愧,求师尊莫要推拒。”

少年说这话时,满心满眼都是诚恳,姜芙的胸膛间登时涌起一片感动——真没白疼你。

自从来了魔界后,姜芙便觉得自己的杀伤力大幅度地降低了,因着这里的魔气会时常压制着她汲取灵力,导致周身的术法根本运转不起来,而今这药能盈补体内的灵力,姜芙自然是求之不得。

接过匣子,姜芙犹如吃了几颗定心丸一般,心情都舒畅了许多,看着她这个样子,阿染也跟着弯弯唇角:“早知师尊能这般高兴,就该早些让郁泽去寻药的。”

“所以阿染,监视你的人究竟是谁派来的?”

既不是向来受父母宠爱的陆迟意,也不是那个对反派不给好脸色的魔尊,那会是谁,总该不会是阿染的生母吧?

“陆迟意的娘。她应当恨极了我。”

姜芙看过去,只注意到阿染微翘的唇角未平,他就那么淡淡地笑着,仿佛那一对夫妇无论做什么,都丝毫不会牵扯到他的情绪。

那一瞬间,姜芙竟有一丝丝的毛骨悚然。

因为,她好似透过眼前失忆的少年,看到了剧情中疯狂又绝望的的反派。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