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 别不要我

阿染转醒那日,午后阳光正好。

一直阴森森得像块黑罩子笼着的天边,难得破开了连日的阴霾,撒下星星点点的光辉。

自打入了魔界后,姜芙已许久没有见过这般的好阳光了,她搬了把摇椅,和在西宫时那样坐在园子里晒太阳。

而秋子正伺候着莲华午睡,那两只鼠妖就这么跌跌撞撞地扑了出来,惊惊慌慌的:“啊呀姑娘!阿染……哦不少主他醒了!”

慌张的模样,差点儿让姜芙以为是阿染出了什么事儿。

她舒了一口气,重新坐回了摇椅上,眼眸微眯道:“这么久还不见醒的话,非要让郁泽君过来瞧瞧了。”

看看是不是把人补过头了。

看着她似乎半点不担心的样子,鼠妖们都甚是奇怪:“姑娘不去看看少主吗?”

“不去,烦着呢。”

姜芙挥挥手把它们掀到一边去,她又是双手撑着自己的双颊,惆怅地叹了口气。

这么些天,郁泽君来得频繁过来诊脉,莲华的那些补品又都入了阿染的腹中,姜芙倒是不担心他会出什么事。

反而她得替自己担忧了。

——就在昨日,系统发布了新任务。要姜芙助阿染夺得魔尊的信任,巩固阿染少主的地位。

姜芙当然明白这个任务的用意,反派之所以黑化就是因为魔尊下手太绝做得太狠,以至于反派逐渐凉薄想要报复,这个任务就是要让反派觉得自己没有被生父那般厌恶嫌弃,达不到黑化的临界点便更不至于到后来的灭世之举。

可这太难了。

姜芙思忖了许久,都没能想出什么好法子来。

“师尊……”

身后传来一道平直温吞的声音,低沉沉的听不出情绪的起伏变化,有如少年转瞬间长大了黑化的音色,令姜芙直直打了个寒颤。

她扭头回看过去,却猝不及防地迎上了少年那双微圆眼眸中的复杂情绪,有惊有喜,更多的竟是数分忐忑不安。

没等姜芙松口气说些什么,阿染便腿弯一屈,随着那膝盖砸地的一声闷响,他径直跪在了姜芙跟前。

吓得姜芙大惊失色,一下从摇椅上如冲天炮蹿了起来,姜芙使劲要把人拽拉起来,又急又促的声调里满是惊吓:“快起来!你这是做什么?”

要夭寿了要夭寿了!

反派居然跪她了!啊——

姜芙的内心使劲尖叫鸡,简直比这跪的人还要惶恐万分。

奈何她使了九牛二虎之力,少年仍跪得纹丝不动,他垂着一双眼眸,叫人看不清其中神色:“弟子该死,连累师尊至此,师尊若要降罚,无论是打是骂阿染毫无怨言。但求您——”

“不要走,别不要弟子……”

说到最后那一声儿,少年的声音俨然带上了泪音,只不过他似乎在死死压抑着,那修长的脖颈上都绷出了明显的青筋,听得看得姜芙直接傻了眼。

这孩子,不会是放血放到脑袋坏掉了吧?

“说什么傻话,快起来。”

面对少年一口一个师尊地唤着,又念及资料中记载的反派不被怜惜的往年,姜芙登时母爱都泛滥一片,所有的话都尽皆成了一句温柔的抚慰:“为师怎么可能不要你。”

话落,被她扶起来的少年也不知是触动了他的那根心弦,一下便撞进了姜芙的怀里,将她抱得死死的。

姜芙整个身子都僵住了,好家伙,直接上手了。但她到底是没能狠下心来将人推开,刚才少年站起来时,她看到了他眼角一晃而过的殷红,显然刚才跪地的时候就已红了眼眶。

反派诞生至今不过百年,魔的寿命比之同阶段的人类,不过还是个十七八岁的孩子罢了。

姜芙无声地叹了口气,她手轻轻抚落在少年的脊背上,带着安抚的意味。

……

原本,姜芙是想着等阿染好得不差了,便寻个机会逃出魔宫去,有郁泽君帮忙,在魔界隐姓埋名一段时间应当也是轻轻松松的。

按照剧情的走向,届时她和阿染只要等到各宗门下山历练的弟子不慎入了魔域,由此引发了人魔群战之时,他们借此混乱一起离开魔界便好了。

但偏偏系统下达了要助阿染夺得魔尊宠爱的这个任务,隐遁闲散的日子肯定是遥遥无期,便只能作罢了。

“魔尊嗜甜,饭后常用一盅燕窝甜汤、不喜舞刀弄枪、好把玩玉石、每日午后三刻小憩半个时辰……”

下人打扮的随从绞尽脑汁回想着,每说一点,坐在他面前的女子便在纸上仔细记下一点,说完了,他捧着谄媚的笑看着人。

姜芙吹干墨迹,满意地点点头:“做得不错。”

她拔下发间的一支钗子递过去,虽然有点肉疼,但她现在并没有魔族间通用的货币,用金银珠宝才不会打眼惹麻烦。

那随从欢欢喜喜地接过那支镶嵌了珍珠的发钗,连连应声:“多谢姑娘,多谢姑娘赏赐!”

姜芙不忘提点:“多注意着尊上有什么特别喜欢的,或者厌恶的,过来同我回禀自然少不了你的好处。”

“是是是……”

随从悄无声息地从后门离开,姜芙便捻起那张写了许些笔墨的纸来细看。

自阿染在盟誓大会上受伤已经过了半个月了,在郁泽君明里暗里的帮忙下,那位魔尊总算对阿染在大典上“临阵脱逃”之事有了缓和的态度。

最开始的难关已过,便要想着如何讨魔尊的欢心。

而这其中最重要的一步,就是打听清楚魔尊的喜好、日常习惯等等,且这些都是要实时更新的,所以姜芙收买了北宫的一个侍从,每几日让他悄悄过来一次,告知魔尊的新动态。

这尚且只是最基础的一步。

紧接之后有个小小的难点——自上次在大会上受重伤之前,不记得往事的阿染原本对魔尊这个父亲是有一些孺慕的,可这魔尊毫不留情的手段,直接把少年失忆后仅剩的一点儿希冀都给磨灭完了。

即便姜芙现在给他铺好了路,让阿染去走,只怕他也不愿了。

“他既不愿把我当做至亲,我亦不愿认他为父。”

当姜芙想让阿染捧些甜点去北宫时,少年便是这般说的,他说这话时,眉眼不似从前那样意识到犯了错地微垂,一双眼尾有了微挑的眼眸里尽是冷淡。

显然是盟誓大会那一事,让他的心彻底地冰凉了。

姜芙愁得不行,她都已经规划了好些讨好北宫的方案,奈何阿染不配合,她能如何?

思来想去的,姜芙仍觉惆怅,索性她扔了纸笔去院子里走走。

立在廊下看着那些似乎四季不败的花儿,姜芙若有所思地问:“系统,这些花我能不能收到库房里?”

在这一世开始前,系统曾告诉过她,如果她能完美完成阻止反派灭世之举,结束后便再也不用受系统的束缚,一直穿梭在各个世界完成任务了。

不仅如此,姜芙还能拥有挑选曾经待过的任何一个世界的权力,在那儿,她将完美而幸福地过完余生。

这是姜芙做梦都想要的自由,她自然会为此倾尽全力了。

据姜芙这些天所知,魔界的这种伴生花具有极其顽强的生命力,季季开花,栽种即活。

若是届时她到了下一个世界,无论是现代还是古代,把这种花放在市面上销售,肯定会一抢而空的,到时候借机经商便不愁没吃喝的钱了。

之前鼠妖们在她裙子上绣的,就是这种花。只不过这样的念头只是在姜芙脑海里一闪而过,现在仔细想想,如果真的能行,便是一笔横财。

虽然还没到完成任务的临了阶段,但姜芙却将算盘打得哗啦啦地响,当初系统绑定在她身上时,还附有一个容纳奖励物品的库房,系统许诺过她,到时候里面的东西一并随她带到未来生活的世界里去。

“经过检测,【伴生花】可以放入库房。”

系统的机械音很快响了起来,姜芙立即高高兴兴地去连土带花挖了好些出来,几乎把那一片的伴生花给薅光了。

回到殿内时,跟着阿染出去的菁菁已经回来了,只是姜芙左看右瞧没看见阿染的影子。

菁菁看着姜芙这一身的脏兮兮不免惊讶:“姜姑娘,你怎么弄成这幅模样了?”

不等姜芙细细说明,她又一头钻进了自己的屋子里,翻出了两套干净的裙衫来,给姜芙递过去。

“姜姑娘莫要嫌弃,这都是往年少主给我们置办的,不过衣裳多了便穿不过来,一直放在箱箧里都要生灰了,你便拿去穿罢。”

菁菁和另外一个侍女都是魔宫内品阶低级的,修为低到连引气入体都艰难,因而她看不出姜芙可以用净身咒褪去身上脏污的能力,还只当她两套衣裳换着穿了近一个月呢。

她的目光和善而诚恳,丝毫不见什么虚伪的神色,姜芙自然不会推拒,笑吟吟地把衣裙接了过来:“那便多谢菁菁姑娘了。”

姜芙洗浴过后,外头的日光已然迟暮,阿染还未回来,偌大的宫殿内只有菁菁和她两人。

一有闲情,菁菁自是和普通的那些魔修一样,免不了有些八卦,这些话便尽数地倾吐给了姜芙听。

但听了几刻钟后,姜芙都有些昏昏欲睡了,这小丫头说来说去,无非就是在说和她一起在西宫当差的那个侍女,有多么地胳膊肘往外拐,整日里往东宫跑,去巴结少主的那个幼弟去了……

等等。

阿染的那个……弟弟。

姜芙的眸子在一那瞬间亮了亮,或许他会有办法。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