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 天道不公

莲华夫人住的乙殿富丽堂皇,里头更是别有洞天,秋子领着姜芙一路往里走,同莲华就寝时的床榻错开,一旁的妆奁桌隔壁安置的是一面厚重的书架。

只见秋子不知往哪儿一拨,那堆满了书的书架子便缓缓挪开,露出里头黑黢黢的通道来。

似是这样的动作已经很熟稔了,秋子转过身来:“姑娘,走罢。”

那暗道里黑得吓人,姜芙虽不怕黑,但若在这种封闭的昏暗空间里待久了,谁难免都会心里毛毛的。

那秋子仿佛看穿了姜芙所想一般,下一刻,她便抬手施了火咒,长而窄的暗道内瞬间通亮,姜芙抬眼看去,只见两边的壁上都坐垒着一只小烛,隔一段距离便有一只,长长得蔓延到看不到的尽头,只需燃上火,便能使得暗道内灯火通明。

但秋子到底修为不高,不能一次性将这些烛台都点上,只能走一段点一段,颇为费力不说,还挺耗时间。

两人走至尽头处,眼前便陡然显现了一节石阶,拾阶而下,再入内里,赫然又是别有一番洞天。

这里装潢得雅致,床榻、矮桌、烛台,日常能用到的东西一样不落,但姜芙率先一眼就看到的是那拔步床,掩着轻薄的帘子之下,似有人昏沉沉地熟睡在里头。

“阿染——”

姜芙几步过去,掀开帘子一个没忍住唤出了声来,床上的人紧阖着眼眸,鸦色的眼睫垂敛着打下一层黑色的阴影,衬得那张瘦削的脸没有一丁点儿血色。

“到底是怎么回事?”姜芙朝秋子看过去:“今早他出门时尚且好好的,为了那个盟祭大会,他当真也被血祭了?”

秋子迟疑了片刻,道:“盟祭大会乃是尊上一手操持的盛典,是为了安抚叛乱中死去的将士,将少主也作为祭者之一……是巫师大人提出来的……”

“巫师?江岂?”

姜芙捏紧了拳,尤带怒气的眉眼染上了层层厉色。

若说郁泽君是反派这边阵营中的人,那么这位魔族的巫师江岂,便是实打实的忠于魔尊的臣属,他的能力确也不低,上能窥测天机通晓未来,下能用奇门异术诊病。

可以说江岂是反派强有力的劲敌,如今按照他这般的行为,可以知道江岂已经由占卜之术,知晓了反派未来将会是魔尊的一大患害,所以他才要借盟誓大会除掉阿染这个祸根。

江岂的心计谋略,都不是现在失忆的阿染能够应付的,资料中记载过,即便是后来的反派一揽大权,若不是江岂在魔尊身边几经策划斡旋,魔尊这个位子早便不保了。

后来的反派成功弑父夺位,也是因为江岂病逝了的缘故,江岂虽有通天之能,但他到底只不过是个普通的魔修,多次窥探天意易折寿命,注定活不过百年。

秋子的语气忧心忡忡:“姜芙姑娘,你还是先别怪巫师大人了,少主他的身子……”

说着,秋子的声音低了两度。

“尊上心狠,生生放了少主大半的血去祭天,若不是郁泽君上来得及时,恐怕你也不能再见着少主了。”

“今日夫人特地请了医师来看,他已言明了少主是失血过多,乙殿内实在没有对症的药,又不能麻烦医师闹出太大的动静……还望你想想法子,寻些补血滋体的药方来……”

姜芙自然要想办法救阿染,她点点头,又道:“秋子姑娘,我会些针灸术,想替少主试试看能否令他清醒,劳烦你了,暂且先回避片刻。”

等秋子离开了,姜芙这才解下乾坤袋,乾坤袋挂在她腰边时瞧着便像个香囊,并不引人注目。

若是在旁的地方,姜芙也就不这么顾忌了,可这儿是魔界,拿出这种宗门的宝贝在人前,那便是不要命了。

“补气丹、固血丹……系统这些对阿染有用吗?”姜芙翻来覆去倒腾出一堆的药丸,却不大记得这些丹药的具体用处,一边瞥见阿染昏迷不醒血色尽失的模样,她便越发心切,急得额边都渗了汗。

“对他起不了什么大作用。”

没等姜芙眼眸深处蔓延上更加焦切的神色,系统又接着道:“上次任务的奖励是固本培元丹,是一品丹药,能够快速令人精血充盈,恢复元气生机。”

“是否用在反派【陆隐笑】身上?”

面前一道光屏骤然浮现,伴随着闪着光辉的字迹逐一在上头显现,姜芙毫不迟疑地点了“是”。

“【固本培元丹】已成功使用。”光屏上字迹再起,但很快又隐没而去。

阶梯上传来秋子的问话声:“姜芙姑娘,你可好了?君上来了……”

姜芙心下一跳,忙把乾坤袋束了口,重新挂在腰上。

“好了——”

姜芙往外扬声,目光不住地落在阿染的面容上,看着他的面色似乎添了几分红润,她这才微不可查地松了口气。

“你这是怎么了?”

身后传来的音色清清淡淡的,听不大出对方突然问这话的深意是什么,姜芙回头看过去,郁泽君还是那副波澜不惊的神情,只是眉宇间似乎多了些惆怅。

姜芙感受着自己胸膛间的心跳加速声慢慢平缓下来后,努力镇定地用询问的目光看着他。

郁泽君挑挑他那长眉道:“怎么一副被吓到的表情?难不成,你在这儿做什么不可告人的事?”

这男人该死的第六感。

姜芙觉得自己笑得再正常不过:“我能做的,不都在君上的掌握之中了吗?”

郁泽君觑她那淡笑一眼,没有答话,而是径自从袖口拎出一只长匣子,递到姜芙跟前。

“这是九芝草。”

郁泽君的视线在床榻上的阿染上转了一圈,又回到姜芙身上:“如今能益血补血的灵药都已被巫师禁止售卖,本君府中虽有多余,但皆是登记在册的,亦无法光明正大地送来,只能给他补补内伤。”

姜芙刚接过来打开,那郁泽君突然话锋一转又道:“他怎么看起来好了许多似的?”

姜芙眼皮跳了两跳,捏着那九芝草的指尖一紧,竟下意识地被她一股脑塞到了阿染的口中,那草药似有灵性,入了口中便化作纯净的内力蔓延到少年的四肢百骸。

姜芙反应过来自己不但反应过于激烈,似乎还干了件蠢事,她连话都说得结结巴巴的:“君、君上啊,看来你这草药还真是送对了啊,看少主一下子脸色都红润了起来哈哈哈哈……”

郁泽君看着她干笑的样子,默了半晌,随后抛下一句“你就可劲欺负他吧,等日后陆隐笑正常了,瞧他会不会找你算算账”便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哎……”

姜芙看着他走了,没忍住小声嘟囔:“一个大男人这么小心眼做什么,你不说我不说,阿染他怎么会知道我这样喂药?真是的……”

她自顾自地吐槽着郁泽,没留心到,床榻上逐渐恢复了些生机的少年,在她嘀嘀咕咕地说着话时,他的指尖忽然轻微地动了动。

……

郁泽君到底是入了阿染阵营的人,他安排姜芙在莲华夫人的乙殿住下,以他忧心莲华的身体状况为由头,姜芙成了郁家送往莲华身边服侍的侍女。

一连过了三日,阿染还是没能转醒。

姜芙已由开始的焦躁不安,变成了后来的顺其自然,固本培元丹喂了,郁泽君送的九芝草也服用了,就连莲华的一些补品都被阿染吃了许多。

用那位常给莲华诊治的张医师的话来说,这人便还没醒来,多半也无碍了。

这些天住在乙殿里,姜芙不仅窥见了莲华骨子里的温柔体贴,也在她口中得知了阿染受伤的具体经过。

那日盟誓大会以活人血祭,巫师江岂提议阿染的鲜血更加纯粹,借此祭天安抚亡灵效果更甚。

魔尊自然允了,阿染本就因先前的伤而身体亏损严重,放血不过半刻便虚弱不已,最后郁泽君救下了人,将她安置在了莲华这里。

盟誓大会迫不得已被中断,魔尊大怒之下,江岂占卜突然消失的阿染在南边,且未出魔域,后来便就是姜芙先前看到南宫宫门为何被围得密实的缘故。

除却魔尊这些令人厌恶得牙痒痒的所作所为,姜芙更是领教到了,先前郁泽君为何说是魔尊对莲华有亏欠。

在这待了不过几日,那魔尊陆修然身边派遣过来送物什的人,却是近乎不曾断绝过,什么金镶玉的屏风、镶嵌了珍珠的梳篦、珍贵无比的灵芝妙药源源不断地送进殿内。

看得姜芙直咋舌,可服侍莲华已久的秋子却见怪不怪,有时甚至还对这些宝贝嗤之以鼻。

“如今倒惯会装模作样的。”秋子在暗地里啐骂时,恰巧被姜芙听了个正着,她好奇不已秋子的态度。

秋子便给她解释,原来,在魔尊迎娶陆隐笑的生母为魔后之前,莲华便是陆修然即将要纳的正妃,可那名女子一来,莲华便登时被陆修然所抛弃,将她搁置在了这般冰冷冷的别宫内。

“他们夫妇倒是恩爱,接连诞下两名麟儿,可便可怜我家夫人了,她这般隐忍退让,原以为尊上能封她做个小夫人,可没有,已然过了百年了他连一面也未曾来看过,夫人孤独守着这高高的院墙,身子也越发不好。你说,我怎能不替夫人抱些不平?”

闻言,姜芙有些哑然,她不知道原来还有这些内情,这魔域之中,原来不止阿染一人苦着。

在资料的剧情中,更是一星半点都未提过莲华这个人,束缚在这深墙之下,无人知晓她的悲恸,也无人体谅她的温柔避退。

这天道,未免也太不公了些。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