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借东风

未尽的雨绵绵不绝,如缕如丝,檐角堆积凝聚的水终于落了下来,啪嗒一声,砸开空气中的沉寂。

“噤声。”

“脚步快,别张望。”

领着几名捧着饭食的侍女前行,为首的那名女官低声厉色,凝肃的神情让那些侍女一个个都如临大敌。

但她这般谨小慎微的动作,着实叫人困惑,有胆子大的侍女抬起头来,轻声问:“冬姑姑,到底是发生什么事了?”

不是说为安抚业夷君叛乱一事死去的魔将,这才刚刚举行了盟祭大会吗,好端端的怎么又突然之间暂停了祭天仪式,还封了南宫宫门,不许任何人进出宫内呢?

那被唤作冬姑姑的女官皱着眉看过去,眉宇间尽是凌厉。

“不该问的便别问,否则我瞧着谁能护得住你。”

她的语气波澜淡淡,却有着十足的威慑和恐吓意味,吓得那侍女登时垂下脑袋去,不敢再说话了。

看着她们沿着长长的抄手长廊而去,姜芙一边用灵力烘干身上湿漉漉的裙裳,一边问袖口里的黑鼠:“可知道她们去的是哪个方向?”

体内的灵力不多了,听不大清楚她们的对话,只观这些人行事举动不太正常,似过分的小心翼翼,姜芙便觉得这里头有些内情。

淅淅沥沥的雨已经停了,天边徒留一层灰蒙蒙的雾气笼罩着,方才她一路走过来,赶到那原本人群熙攘的祭台时,早已经空荡荡的了。

虽这天上下着雨,但魔界多的是修为高强的,举办这样隆重的仪式,魔尊不可能不撑个避水罩起来,所以这些人必不能是因为要避雨才走的。

又放心不下阿染,恐他真出了事孤立无援,姜芙只得躲着人一边摸索着往前走去北宫寻人。

这正巧就遇上了这位冬姑姑领着一些侍女路过,黑鼠听了姜芙的话,冒出脑袋来仔细回想着:“这儿……似乎是叫南宫的地方。”

南宫?

姜芙在脑海里搜罗了一番,这才记起来,魔界王宫分为东南西北四宫,魔族尤以“北”为尊,所以北宫乃魔尊平日里处理政务和魔后的居处。

而其余三大宫中,西、东二宫分别是反派和他幼弟的寝居、而剩下的这南宫,多是些闲杂仆役的下房,或是那魔尊一些被冷落的姬妾住的地方。

用人界皇宫的词来形容,便是“冷宫”二字比较贴切。

姜芙想到这儿,脑子里竟下意识地冒出“阿染很有可能被人安置在了这儿”这样的念头,她丝毫没有犹豫,提步跟上。

一路沿抄手长廊跟过去,看到那长廊尽头处的情形,她连退了两步,运转起周身仅有的灵力往自己身上拍了张隐身符。

那前方,赫然被一身铁甲的魔卫紧密地围了个水泄不通,那些个女官侍女连门都没摸着,就被他们拦了下来。

姜芙把没有法子贴上符咒的鼠妖低声屏退:“小黑,你先去寻寻小白,我在这儿观望观望。”

那花鼠妖正畏惧得不行,听她这般道,犹如蒙大赦似的一溜烟蹿没影儿了。

不必担心鼠妖被人发觉,姜芙便靠近了些过去,那些侍女手中的似是餐盒,正经由魔卫的手,鱼贯送入那宫门后,瞧着便觉得提防严苛。

这么大的阵仗,总不能是给那些被冷落的妾室送饭吧。

姜芙越发觉得这里头被安置的人就是阿染,但是她该怎么混进去见到人?

“谁——”

那魔卫中忽然有人高声厉喝道了一句,姜芙心尖一颤,捏着乾坤袋的指尖不觉紧了两分,她虽然没灵力了,但好歹那把风旋剑也是上古神剑,也不知道抵得过这些魔卫几时……

姜芙正不安地乱想着,却不料她身后应和般地响起一声:“是本公主。”

姜芙错愕地看过去,来人的正是一身奢华装扮的陆盏玥,但少见的是,陆盏玥身后那一连串的随从,如今只换成了一名面相稳重的侍女。

姜芙看过去时,她们身上的光华正收敛而去,想来,刚才她们也是在这儿隐身偷看来着。

方才为首出声的魔卫见了她,并没有什么过分惊诧的神色,只微微一颔首:“殿下,还请您速速离去。”

在看到陆盏玥到来的那片刻,姜芙便闪身往她们两人身后一躲,敢情这陆盏玥也有不只会捣乱添堵的时候,现在来得正正好。

按照陆盏玥这嚣张跋扈的性子,她都被人发现了,碍着脸面,她肯定不会就此听话地就走,而且陆盏玥带的这侍女修为瞧着也不高,应是不会识破她的隐身符。

所以,她正好能借陆盏玥这股东风给混进去。

果然不出姜芙所料,听了那魔卫不咸不淡的语气,陆盏玥登时便眉头倒扬,隐有动怒:“放肆!”

“本公主要到哪里去,还需得你指指点点?”

陆盏玥平生最厌恶旁人看轻于她,她是庶出不假,可她也是父王唯一的女儿,是他最疼爱的小公主,哪里能让区区一介侍卫就扫了颜面?

那魔卫没曾想陆盏玥会这般难缠,眉头微皱地扫了眼她的身后,再道:“殿下息怒,这是尊上特下的旨意,近两日内无诏者不得进出南宫。”

注意到对方横扫过来的目光,姜芙心下微微惊了惊,这人修为似是不低,竟能察觉到她的存在。

想着,姜芙又往那稳重的侍女身后挪了两步,可别让人发觉出什么不对劲才好。

“别拿父王来压我!”

陆盏玥愤恼之下,什么都听不进去:“我偏不离开这儿,偏要进去,难不成,你还能对本公主动手?”

说完了,她使劲给了身旁的侍女一个眼色,那沉稳的侍女便径自向前而去,拂开那些魔卫的手,一边又冷声道:“我家殿下乃是千金之躯,你们若敢碰着挨着殿下,届时瞧瞧尊上可会饶得了你们!”

此言一出,绝对是杀伤力一片。

那侍女一走,姜芙便苦皱着一张小脸,忙垂着脑袋往陆盏玥身后凑过去,俨然一副小丫头的模样,生怕那些个魔卫瞧出什么不对劲出来。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