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盟祭大会】

把摇椅拖进了殿内,姜芙站在窗边,看着酝酿已久的天色终于发了威,阴风怒号间,层层乌云密布下飘荡起了豆大的雨滴。

这场雨来得又急又大,顷刻间便转成了瓢泼之势,姜芙本还靠在窗边,熟悉着掐诀的动作,目光闲散。

但她的眸光落在外头不远处的某处时,她又立即收了动作,抓起旁边的一把油纸伞匆匆出了殿门。

姜芙靠得近了,才看清楚顶着大雨往这边跑来的人影,是西宫的侍女,她还记得这姑娘叫菁菁。

自打阿染回来后,便没让她们这些侍女近身服侍在殿内,这些天她们都是待在殿外等候的,眼下这时候怎么跑出来了。

两人相行避至廊下,即便姜芙反应迅速地拿了伞出来接人,但菁菁还是全身都快要湿透了,姜芙收了伞,瞧见不免蹙眉:“快去换身衣裳吧,免得着了凉。”

闻言的菁菁却是疑惑地看了她一眼,一边捋开湿漉漉的碎发,菁菁一边打量着她问道:“姜芙姑娘,你为何不去盟祭大会?”

望见姜芙比她更甚的一脸茫然,菁菁便心下了然:“可是少主没与你说?那既如此,你好生地待在西宫便行了,记得切莫出来闲逛。”

说罢了,她便都顾不得换身衣裳,只仓促地用巾帕擦了擦身上的湿哒哒的地方,又进了内殿拿了什么东西,便匆匆忙忙地撑着伞钻进了大雨中。

她这番话宛如在姜芙心里放下了几只蚂蚁,百爪挠心的难受,偏偏又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盟祭大会?

姜芙翻遍了整个资料,也没在上面找到记载的关于这个大会的信息。

“系统3.0正在安装重启……导入系统数据……”

系统那久违的电子音终于上线:“更新成功!系统3.0版竭诚为您服务。”

原来是更新去了。

姜芙松下了提吊已久的一颗心,连忙问:“系统你怎么样了?”

“没什么大问题,是之前主脑发现了系统存在不少漏洞,研发了新的安装包已经解决了这些问题,这几天都在待机忙更新的事。”

“这个世界里有什么资料上没有记载的事吗?”

姜芙想起刚才菁菁说的那些话,又联想到这魔域隐隐有大事发生的天气征兆,不免担忧:“刚才反派的侍女告诉我,他们现在在举办什么盟祭大会,可我翻了一遍所有的剧情,都没有提到过这个。”

观菁菁的模样,那桃李大会是很得魔族上下重视的,既然是连反派都要参与的重要剧情,怎么可能在资料卡中省略了去?

“稍等。”

系统很快回复,比之从前答复的速度快了不少:“后台查询到,是系统在升级维护的原因,导致世界剧情有短暂性的错乱。”

“宿主不用担心,这些没有记录在册的剧情,与接下来的主要剧情并没有任何影响,请安心等待下一个任务。”

“喔。”

姜芙点点头表示了解,她又来回翻看了资料一遍,发现果然像系统说的那样,资料的记载中,系统更新的这段时间发生的所有人物的走向,都与她经历过的不太一样。

陆盏玥待在自己的殿内,与一些臣属的千金赏着花聊天,压根没有那个闲心跑来西殿找姜芙的茬;

而那位郁泽君也是,他虽为九君之首,手下魔兵逾万人,但因为那叛变的业夷君一事,魔尊对他忌惮不已,想法设法地要削弱他的兵权。

郁泽君的结局本就是会归入反派麾下,所以即便反派归来时失忆,但这段时间里,他也如之前同反派商量好的那样,在助反派恢复记忆的同时继续先前的布局,哪有闲情逸致来撩妹子。

看到这些,姜芙却总觉得哪里奇怪,可又说不上来是为什么。

但既然资料上没有记载这场大会,而反派又将她一人留在殿中,按照他还失忆着的性子,必然不会是对她有害的,那她便顺其自然就好。

姜芙坐下来想了又想,许是因为系统回来的缘故,她心里安定不少。

“姑娘!”

忽然的,一抹黑色的团子直从门外滚了进来,扑棱着身上的水珠,一下子摔到了姜芙的裙裾边。

“大事不好啦!”

姜芙将它拎起来,听鼠妖掐着尖细的嗓音,惊慌失措地扑腾着四肢叫了起来,若是不知晓的人路过,定要以为是姜芙准备把这只小妖怪怎么了。

“他们魔族当真是可怕,那盟祭大会是拿活生生的魔修来祭天的……”

小黑在姜芙手心里抖啊抖的:“那些人还说用魔焰烧干了血后,还要拔了皮,抽出祭者的骨头来续什么东西……”

“祭天?”姜芙蹙眉,再问道:“小白呢?”

黑鼠苦皱着一张脸,恨铁不成钢:“小妖们本远远往那边看了一眼,按照姑娘说的就要赶紧回来禀报,可白起它非说好像看到了台下的祭者里有阿染……我硬拉都拉不住它偏要去看个究竟。姑娘您说说,阿染……哼哼他都是魔族的少主,怎么可能被魔尊拿来生祭啊……”

姜芙心下一颤。

她微攥住了拳,旁人可能不知道,但她心里却是再明白不过的,拿自己的亲生儿子祭天这种事,那个偏心眼又疯狂的魔尊绝对是做得出来的!

“祭台在哪儿,快带我过去。”

外头的雨已开始偃旗息鼓,飘摇得淅淅沥沥,姜芙拎着黑鼠,抓起伞便冲出了殿外。

在伞内仍被雨丝沾湿了皮毛的黑鼠是止不住地抖,它害怕啊:“姑娘,瞧这雨这么大,祭台上的人肯定暂且撤下去了,咱们就别去了吧……”

雨滴砸在伞面上,敲出沉沉闷闷的声响,那攥住伞骨的指节因用力而泛了白,姜芙的下颌微微紧绷着,一言不发。

既然这段剧情是不在世界掌控之中的,阿染他……会不会被天道趁此机会索性让他消失了?

不该是这样的。

她明明可以掰正他的三观,叫他日后即便记忆恢复,也不会如资料中所写得那般嗜血灭世。

“系统,他不会有事的是吗……”

水花在姜芙脚下四溅而起,冰冰凉凉的雨丝滑落她的面颊,像是有人在无声地怜叹。

系统没有避而不答,只道:“【盟祭大会】剧情走向不可窥控,请宿主顺其自然,耐心等待。”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