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奇怪的陆盏玥

“弟子方才施了个屏蔽咒。”

迎上姜芙疑惑的目光,阿染浅浅地冲她一笑,故作玩闹般地轻声道。

又恢复了进魔域之前那个少年的模样,仿佛他还不知晓自己的真实身份,更不会去多想自己这个魔界少主名存实亡。

姜芙定定地看了他半晌,其实他一定什么都知道的,资料上的反派那么早慧,揣度人情冷暖的本能,即便在他失忆了也不该会忘却的。

“小黑小白。”

姜芙忽然喊团团围绕在她裙边的那两只鼠妖:“你们且先出去玩会,就待在门外,莫要走远了去。”

鼠妖们自然唯她的命令是从,乖乖地出去了。

少年抬着眼底纯粹而干净的眸子看过来,他唇角的笑意微微顿了下,却很快又将眼眸笑得弯弯。

他站得身姿挺直,俨然一副洗耳恭听的姿势,这是猜出了姜芙有事要叮嘱。

姜芙瞧见他这幅模样,心下稍顿,放心他并未想起什么的同时,又深觉得头疼,这人分明近智多妖得很,如今失了忆倒令人觉得温良不已,可内心深处终究还是报复性重、心狠手辣的。

姜芙拉着少年寻了处桌案相对坐下来,她本想趁着这时候,先给阿染多洗脑洗脑这世界的光亮面,可话才起了个声,阿染这小偏殿的殿门就被人用力地推了开来。

还伴随着门外那两只小妖的尖叫声:“天啊!都说了闲人勿扰,这个女魔头怎么还敢推姑娘的门……”

殿内不大,推开大门绕过黑木的扇门屏风便能将里头的景象一览无余,姜芙才听了对方仓促迈来的几响脚步声,就看清了来人的面容。

那是一个芳华正茂的姑娘,着了一身锦绣黑裳,夸张的裙裾迤逦在地,她生得眉眼还算清丽,只那一身凌人的气势给她多添了两分夺目的艳丽。

她身后跟着一群垂首敛目的侍女,有的甚至还缀在一旁给她理着长长的裙摆。

见了人,姜芙看她这般尤带焦切的面容,便知晓这姑娘肯定是认识反派的,定然是听了阿染回来的消息匆匆赶过来的。

姜芙甫一起身,那女子的目光就望了过来,打量间,姜芙隐约察觉到对方眸光中的不善。

“阿隐,回了宫也不先过来与阿姐说一声,若不是我半路上碰见了祝已,你是不准备让我知晓了?”

女子觑了姜芙一眼,随即淡淡地收回目光,朝阿染看过去,她一边笑了起来,一边迈着步子亲热地凑过去,言语间尽是亲昵。

少年连忙起身,不动声色地避开对方要抚自己头的手,微垂着长眸,阿染轻声道:“抱歉,我已不记得从前的事。”

闻言的陆盏玥登时一愣,反应过来后她心底里蔓延起一股子欣喜若狂,和前世一样,业夷君叛变被镇压,阿隐他失踪回来后便失了忆,压根就不记得从前的一切了!

这般看来,他便也是不记得,自己面对他被欺负时的漠然姿态,所以她得趁着这个间隙,牢牢栓住这个同父异母的弟弟的心,未来她才有无上尊荣可言。

思绪几经周转,陆盏玥不自觉便已笑开了,她既决心放低身段,声音自然是前所未有的柔缓。

“阿隐,这没什么打紧的,只要你平安回来便好了,看到你安然无恙,阿姐便放心了许多。”

陆盏玥没再勉强对阿染进行肢体上的亲昵接触,她转动眸子,不经意的目光落在姜芙身上,顿了顿:“不知道这位是……”

她虽对这个弟弟不怎么上心,可她也明明记得的,前世的陆隐笑回来可是狼狈得很,被祝已寻着时,整个人的筋脉都快要断绝了,血都快要流尽,人也就凭着最后的一股子毅力吊着,哪还有现在好端端地站着,跟只无良的小绵羊模样。

她也是听医师说,陆隐笑也就是不走运,倒下时没碰着个人,但凡有人给他包扎一下伤口上点止血药粉,都不至于那般血流殆尽,可现在不但看着伤势没那么严重了……怎么还带了个外面的人回来?

想到自己心里的猜测,陆盏玥原本因高兴而舒缓的眉,不由蹙了起来。

静默了片刻,阿染正要回答陆盏玥的话,却被姜芙抢了先:“我是少主在外头捡来的,少主仁善,已允我在这儿做个洒扫的活计。”

陆盏玥在打量着姜芙的同时,姜芙也在不动声色地观察她。

听这人的自称,应当就是魔尊的那位唯一的女儿陆盏玥了,可按照资料中描写的那样,这位殿下可不是个能对反派和颜悦色的主儿。

陆盏玥的生母乃是魔尊的一房侍妾,在遇见陆隐笑的母亲之前,她是唯一一个替尚且还是少主的魔尊诞下孩子的妾室,只可惜红颜薄命,人生下了陆盏玥不过百日便撒手人寰。

因为陆盏玥是自己多年来唯一的女儿,魔尊即便迎娶了魔后,也对这个女儿颇为宠爱,即便是庶出,族内上下也没有人敢像对待陆隐笑这般,轻视这位公主殿下。

资料中对陆盏玥描写的并不多,姜芙只知道这个魔族公主是个眼高于天的人,她在看到反派被魔尊打压得凄惨之下,便起了不该有的心思,动了些不磊落的心思嫁了位魔君。

储位之争上,区区一个只有小手段的陆盏玥,怎么可能敌得过苦心经营了数十载的反派,反正资料中对陆盏玥的下场只是一笔带过,姜芙猜想,她应当就是死在了陆隐笑领着魔修破开魔域封印,同人类修士大战了一场的那次战役里。

想到这些,姜芙的眼里便不免带上了些疑惑。

陆盏玥自持得魔尊看重,尤其看不上被忽略的反派,她想与陆隐笑的那位受宠的亲弟弟交好,但两人年纪相差悬殊,并玩不到一块儿去。

这会子瞧见陆隐笑回来,却眼巴巴地跑过来,说上一堆的看似关心的话,着实有些奇怪,且很难不令人怀疑她的用意。

听了姜芙的话,又瞧见少年静默不语似是赞同的模样,陆盏玥这才稍稍放下了心中的警惕,这一世虽与前世有些差异,但或许正因为她重生回来的缘故,这才干扰到了一些事情的发展呢?

“阿隐你好好歇息,等你好些了记得去北宫拜见……”

陆盏玥差点想说让阿染去给父王请安,但一想起前世父王是如何命丧黄泉的,她便讪讪地止住了话头,硬生生改口:“阿姐便不打扰你,先走了。”

女子拖着那长长的裙裾脚步仓促地离开了,身后那些侍女险些追赶不及,声势动静一度有些浩大。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