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变故又生变故

闻言,阿染的神情比那哭泣涕涕的侍从还要惊慌不已,他望向姜芙:“师尊,他在胡言乱语什么……”

少年的嗓音哀哀的,像只受了惊的幼兽,生怕姜芙会因为那侍从的话,而心生误会丢弃了他。

只是他不知道的是,同样被吓到冷汗泠泠涔涔的人,是姜芙。

这可怎么得了,竟忘了这一茬,这侍从既是九位魔君之一身边的人,任阿染再不得魔尊看重,那侍从自然也是多少认得人的。

——阿染的身份这么直接被揭露了出来,万一、万一这反派一下恢复了记忆,她不仅完不成先前的增添好感的一步,更是把自己逼上了惨烈的末路。

要知道,如今年少时的反派,他的性子就已经开始莫测高深了,如若知晓这么些天她以“师尊”之名,占尽了他的便宜,那可还得了?

扒了她的皮挫骨扬灰,恐怕都是轻的吧?姜芙想起陆隐笑后来做尽的那些惨绝人寰之事,不由对自己的下场暗自猜测了下。

努力地咽咽口水,姜芙撑起最完美和灿烂的一抹笑容来:“阿染,咳、你或许是真的与这人是相熟的吧,你瞧瞧你,失了忆肯定是什么都不记得的……”

迎着少年纯净而信任的眸光,姜芙的笑都干巴巴起来。

这下翻车了。

她可是要借阿染的师尊这个身份,在魔族待上一段时间与反派培养感情的,可是若她此时认定了阿染是魔族少主,那她的这个天赐良机的新身份,又将如何圆过去。

更重要的是,若她此时否认阿染乃魔族少主,日后反派恢复了记忆,任她届时助他许多,恐也不能打消他的疑神疑鬼,甚至还可能会一念之下掐死她……

思及此,姜芙抖了两抖,回神过来,她一把握住了阿染的双手,神色坚定无比,又故意透露着两分隐晦的痛色。

“阿染,是我未能如实相告,你是魔族少主确然不假。”

在姜芙一副愧疚为难的神情下,少年呆呆的神色也跟着几经变转,最终定格在窥探到真相的了然中。

阿染定定道:“您不必多言,阿染明白您的苦衷。”

他乃魔修,师尊身为正道门派的弟子,本应如旁的修仙者那般对他口诛笔伐、厌恶至深,可是没有,她甚至还瞒下他是魔修的事实,师尊她……若自己是名门正派中人,定能安然无事地待在师尊名下了吧。

用余光瞅见少年恳切的模样,姜芙却是迟疑,这人到底是听没听出来她是有隐情的原因啊……

在一旁听了许久的侍从左望望右瞧瞧,在两人之间打量时,他那一对精明的眼珠子转的飞快。

等阿染看过来时他便又奉迎地一笑,他确实认得少主,眼下便只想着如何在人面前洗清自家君上的嫌疑,要知道如今那业夷君叛变之事一出,其余八大魔君均不能免疑,这恰恰是紧要的节骨眼上。

否则,他可不会冲这位名存实亡的少主这般低声下气。

几人心思各异,但终究是还很和谐默契地噤声,徒落一片安静。

……

顺利进到魔域里时,并非像姜芙先前预想得那样——从侍从身上探听完一些重要消息,再由阿染出面领她进去。

当然,这也等同将阿染的身份告知已失忆的他自己,但这本是姜芙最坏的打算,如果系统还是迟迟不吭声的话。

可她没料想到,这侍从认得甚少出现于众魔君面前的阿染,完全将她的计划打乱了去。

好在,变故中仍徒生变故。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