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回归正轨

姜芙后知后觉地想起阿染来,只见,在一旁捧着乾坤袋的少年,一双清亮的眸子比姜芙的还要惑然。

看着他安然无恙,姜芙松了口气,挥手唤阿染过来,她仍不敢收了风旋剑,这魔林当真不能小觑,如她自己所说那般,这儿不仅有凶悍的魔兽,或许还有更多神秘的生物出没,一个不慎就能要了小命。

“师尊。”

少年乖乖地把怀里的乾坤袋奉上,语气里尽皆是孺慕:“你真厉害。”

姜芙挠挠头,还觉得挺不可思议的,她随手把乾坤袋挂回腰间,想了想道:“不许胡说,魔林中的魔兽不是开玩笑的。”

当然,对你而言那确实是没什么杀伤力的。

姜芙在心里默默补充。

捏着风旋剑走了好一段路,除了刚才看见的那只蜥兽之外,黑雾之下,直到出了林子也再没碰见有什么异样的危险了。

踏出黑雾的尽头的那一瞬,姜芙隐隐难安的心终于坠了地,她一边将手里的剑归鞘,一边四下打量这“柳暗花明”的又一村。

这是一片开阔的草地,近乎一眼望去看不到尽头,姜芙垂下眼,试探地动了动,她脚底下踩着的草坪草叶嫩绿,土壤松软不已,与先前他们翻过的崇山峻岭与黑雾中遍览的风景简直大相径庭。

这草,居然是真的,还这般的翠绿,春意盎然得不似那传闻中的魔族地盘。

姜芙眼眸里浮现浅浅的惊诧,随口问道:“魔界一直都是这般四季如春的?”

要知道,现在这个时候在人界可是濒临冬日的秋季,未曾修炼的普通人类可都是该裹上厚重的秋袄,四周的风景也早已变作了枯败的秋黄色,哪里会像这里一样,还是整一副生机勃勃的模样。

被问了的阿染眼眸里透露着迷茫,虽然他心觉奇怪,但骨子里对这里的熟悉感告诉他——要回答“不是”。

“师尊……”

少年吞吞吐吐地憋着话,等姜芙回过神来朝他看去,却见阿染一张脸又被染得绯红,那是不知该如何作答的为难与窘迫。

姜芙心知自己刚问错了问题,她如今已被反派认作是师父,她既是修仙者,收的徒弟自然也不可能是与人界为敌的魔——既不是魔修,自然不会知晓这里的情况。

姜芙忙冲他摆摆手,示意他走快些,应付完失了忆变得懵懂无知的反派,姜芙开始呼唤系统。

“系统系统,怎么还没有显示完成任务?”

系统鲜少像这次回得迅速:“请宿主按照剧情描写,让反派生活回归正轨,倒计时,一个时辰。”

姜芙如临大敌。

让反派回归正轨?什么正轨?姜芙连忙回复先前看过的资料,发现从原主一气之下下山后,溯源到反派这边的时间,正是魔族历经了一场内部小动荡的时候。

“魔尊领众将压下叛变魔君,混乱中,少主陆隐笑负重伤失踪数日……”

姜芙看至这句,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这不就是正巧对上现在她捡到阿染这时候吗?

与人族皇帝拥有至高无上的地位的不同是,千百年来的魔族并未完全将权力掌握在尊主手中,他们的魔尊之下,还奉有九大魔君,相当于人类朝廷中的首辅一般,但他们在共同辅佐尊主的同时,又一致地扼制魔尊的权柄。

姜芙觉得,按照这种设定,有魔君生了叛反之心,那是再自然不过的事了。

并且。

只有是在这节骨眼上受了重伤,实力强大的反派这才能够沦落到魔域之外。

百年前神界替人魔二族设下这般结界禁地,迫使魔族众人只能蜷居在这小小的西郊,但此结界也并非是所有的魔修与魔兽都不得出入,它只能限制约束一些高修为的魔。

就如一面镜子,你越强,它便不会弱到哪里去,若是功力全盛时期的陆隐笑哪里出得去。

所以这百年来能从禁地走出去、入世人界的魔都是功力匮乏、不堪一击的,人魔二族也因此相安无事了百余年。

姜芙想着事,漫无目的地往前走,都没发觉眼前的景象早已不知不觉地变幻了,直到身旁的少年喊了她一声,她这才回神过来。

映入眼帘的又是一大片的枯败之色,诡异的树桠盘垣逐渐黑寂的高空,空旷的平原之上平白带来几分凄凉阴森之感,这同他们一路行来的景色别无一二,仿佛刚才踏过的绿草如茵只是姜芙一瞬而过的错觉。

姜芙微蹙了眉,她刚一扭过头来,阿染便指指她腰间的乾坤袋:“师尊,再不放小黑小白出来,它们就要被缚灵了。”

活物进乾坤袋里,若是待得时间久了,便会被囊袋吸收灵识,简称缚灵。

姜芙恍然一惊,忙解开了乾坤袋的束口,随着她掐诀的动作落下,灵光一闪,那两只毛茸茸的花鼠就一齐滚落在了地。

“姑娘姑娘……”

两只鼠妖惯会识人眼色,虽刚从死里险险逃生,但它们一下便瞧见了姜芙面上略带的愧色,宛如顺杆往上爬一般,鼠妖们拽着姜芙的裙裾,用它们软乎乎的语调道:“小妖们快吓死了!”

“实在对不住,是我忘了……”姜芙懊恼自己的大意,虽说鼠妖们修为低下,但毕竟它们没真的害过人,不是心思歹毒之辈,是以她也从未想过要收它们的性命。

或许是没见过还会主动道歉的修仙者,鼠妖们皆是一愣,扒拉着姜芙的爪子都忘了松开。

还是阿染上前去把它们拨开来,少年对着又陷入心事的姜芙弯弯眉眼:“师尊,弟子似乎来过此地,不如由弟子来领您前行。”

不满被驱逐开来的鼠妖哼哼两声,一只比一只蹦跳得高,嚷嚷着:“你当然来过这儿啦!”

“姑娘就是在往这边来的路上捡着你的,你这人类究竟是什么人?”

似乎被他们点醒,姜芙迟疑了一瞬,试探性地问道:“阿染,你真的还记得来过这儿?”

看着少年点点头,姜芙忽然觉得有点儿不安——反派不会突然恢复了记忆吧。

她在心里喊着系统,可任她有满腹的疑问与忐忑,系统也没再像之前一样回复得迅速。

瞧着阿染那似不谙世事的单纯模样,姜芙在心里抹汗,真是要遭不住。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