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透明人出于利益

  • 长夜将明
  • 归来细雨中
  • 2021字
  • 2021-05-25 23:35:00

秋晟睡前忘了拉窗帘,阳光照入房间,投在他的脸上,他用手遮住眼睛,继续躺了一会儿,坐起身。

手机显示6:50,还有十分钟到闹铃时间。

大概是因为炎热,脑袋有些昏沉,他想昨晚的梦。

梦里,他立在岸边,看着动静越来越小的少女,终于,少女耗尽了力气,沉入了水中。

梦的最后,他跳下了河。

我为什么会跳下去?他想。

那是一个超脱现实的梦,在梦里,他没有认出盲眼少女,不记得现实的事情,他为什么要下水?

是夏天太热了?想要下水凉一凉?

打开窗户,热浪袭入屋内,秋晟感觉身上有些黏。

租房的厕所和洗澡间是一个房间,除了秋晟和一个室友,别的室友都是上班族,他们一般六点就会洗漱离开,现在淋浴间里没有人。

洗澡的时候顺便刷了牙,秋晟穿上衣服,出了门。

少女家,客厅和平常无二,阳台上还是一片狼藉。

顺着客厅和餐厅的中线,秋晟来到卧室前,他和少女对上了视线。

那双有神的眼睛,让秋晟心中一颤,第一反应是——我被发现了?

这个反应只存在了一秒,秋晟舒了口气。这双眼睛太有迷惑性,他总是忘了少女看不见的事。

也和没有预料有关,他以为这时候的少女一定闭着眼睛睡觉,没想到她已经醒了,还侧躺着,脸正好朝向门口。

少女戴着耳机,她没有听到敲门声。

秋晟走进屋内,坐在床边,他就这么看着少女,少女今天是普通的头尾颠倒睡法,秋晟坐着的位置正对着少女的脚。

纤细的脚面上贴着三个创口贴。明明只需要一个就能贴好,居然用了三个,还贴的歪歪扭扭。

好在秋晟不是强迫症。

他就这么看着少女,少女也就这么面朝卧室外。

今天早上没课,秋晟就这么坐到十一点,少女只是翻了几次身,上了一次厕所。

自闭了?因为昨天的事情?秋晟想。

时间不早了,他离开房间。

第二天早上,他来到少女家,少女还是这么躺着。

第三天、第四天同样如此。

第五天早上,秋晟推门进来,少女这次换了地方躺,躺在沙发上,估计是上厕所后懒得回房。

在电视旁坐到八点,秋晟看少女还是没有动的意愿,皱起眉。少女不动,他少了许多乐趣,他感觉他是在盯着一具尸体,在尸体旁边做透明人没有丝毫感觉。

得让少女振作起来。

他走进沙发,趴在地上,掏出了躲在沙发脚后面的拖鞋。

少女到现在都光着脚,这是她找了好久,也没有找到的拖鞋。

秋晟想,少女家里不可能没有别的拖鞋,她是在和她自己怄气,只要这一双凉拖。

拿出拖鞋后,还有一个问题,要怎么让少女发现拖鞋。直接交到少女手上是不可能的,随便丢在少女脚下也很冒险,少女会感觉拖鞋是突然冒出来的,因为之前那里没有拖鞋。

要放在某个角落,还要让少女发现它。

思索一阵,秋晟等少女起来,往厕所走的时候,挑准机会,把拖鞋放在了少女要下一步的边缘。

少女踩到了拖鞋边缘,她先是吓了一跳,慌忙往身后退了两步,然后立在原地,思索刚刚的触感,判断那是什么东西。

明眼人只用看一眼,而少女要依靠触觉和经验猜测。

少女从门口拿来盲杖,在地上戳了戳,确定戳到了东西,那东西不会动,不是什么虫子。她蹲下身,摸到了拖鞋。

秋晟坐在地上,看少女的反应。

拿起拖鞋,少女有些不可置信,她反复摸了三遍,跑到茶几旁,从下面取出另一只拖鞋,才相信这是她丢失的那一只。

她露出笑容。

啊,这个家伙原来也会笑。秋晟想。

少女穿上了拖鞋,一改之前颓然的小步子,大跨步向厕所走,她撞在了墙上,磕了一下脑门。

揉了揉额头,少女踹一脚墙壁,摸索着找到了厕所门。

有精力去怪罪墙壁了,应该是恢复过来了。

秋晟又想,少女应该是凭借记忆和经验在家里走,只要路上突然出现什么变化,或者中间因为什么事情停一下,她就会分不清方向,像这次一样撞上墙去。

别的盲人也是这么莽的吗?

大概只有少女会以和明眼人一样的速度走吧。

冲水声响起,少女回到客厅,她脸上的笑容已经消失不见,但秋晟可以通过她的动作,看出她有了精神。

打开电视,将音量调大,少女进了厨房,她饿了。

大概是找到拖鞋给了她信心,她再次寻找木铲,结果当然是一无所获。秋晟不是来当保姆的,拿拖鞋给少女,是为了让少女动起来,现在目的已经达到。

没找到木铲让少女的精神萎靡了一些,她吃了两片面包,躺在沙发上听电视。

她垂在沙发边的脚丫晃悠着。

找到拖鞋这么高兴吗?

换句话说,之前没找到拖鞋那么沮丧?

秋晟盘起双腿,看着少女的脚,陷入回忆。

上幼儿园前后,他们一家和爷爷奶奶一起住,白天父母上班,爷爷奶奶带他,还有他的堂弟。

父母给他买了不少玩具,但那些玩具,常常被堂弟拿了去,最开始,他闹过几次意见,爷爷奶奶说他应该让着弟弟,可是堂弟就比他小了一天,爷爷奶奶说小一分钟也是弟弟。

他告诉父母,父亲不管事,只答应给他买更多,母亲只会应和父亲,没有主见。

父亲补偿他买来的玩具,也让堂弟先占去玩,大人都让他不要在意,他便也慢慢不在乎了。

堂弟玩完新玩具,他懒得再拿来玩,他迷上了爷爷的收音机。

不久,堂弟要占着收音机玩,他就出门看蚂蚁。

喜欢的东西不见了,便把注意力投入别的事物中去,无需吵闹,无需介怀,吵闹没有作用,介怀只会痛苦。这大概是他自己领悟的第一个道理。

他想,他不是从高三那一年开始变化的,他大概早就有些不正常了。

他盯着少女晃动的脚。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